小荼翎

喜欢的cp不逆不拆/有没有人找我玩儿鸭

【巍澜】师生关系(四)

巍澜 师生AU 年下
高中老师赵云澜和孤苦伶仃沈巍的日常
ooc都是我的 
巍巍终于上学啦~

师生关系(一)(二)(三)

04.

 日子临近开学,赵云澜已经连着几日熬夜准备教案了,沈巍看着他日渐消瘦的身形和发青的眼圈,忍不住开口。

 “不能白天做吗?”
 “我…打扰到你了吗?”

 赵云澜放下手中的钢笔,揉了揉眉心,语重心长地回答道:“我还年轻,我不能做一个只在晚上灵感爆发的当代教师吗?”
 说完,低头看了看手表,时针已经走过十二点,快有靠近一点的意思,赵云澜叹了口气,又抬头看向此时端着杯热牛奶一脸纠结要不要进来的沈巍,心里五味杂陈。
 

 “…进来。”


 沈巍听话地进了赵云澜的卧室,站在离赵云澜半米距离的位置上不知道视线该放在哪里,只好盯着那碗热牛奶。


 “离我那么远干嘛?我又不会吃了你。”赵云澜一手撑着额头,满眼调侃的望着沈巍。


 被看得怪不自然的,沈巍又往前挪了一小步,眼睛还是没敢直视赵云澜,正想着把牛奶放在桌上立马转身离开,下一秒就被揽入了一个极为温暖的怀抱。

 赵云澜双手环住沈巍的腰,怕对方因为害羞而逃开就刻意地用力了些,要不是他们是合法的领养与被领养关系,看起来就更像是将沈巍禁锢在怀里了。

 沈巍自然是害羞地想躲开,奈何这牛奶端在手里横竖不能洒出来一滴——万一弄脏了赵云澜的屋子可怎么办,只好红着脸努力控制这杯牛奶的人身安全。一低头便陷入赵云澜温柔的眸子里,一时之间竟忘了要逃。


 时间仿佛静止在这个拥抱之中,赵云澜“噗嗤”一声笑打破了此刻的“暧昧”气氛,当然,“暧昧”是在沈巍眼里,赵云澜只认为这是“父子”之间的正常交流。

 赵云澜看着因为自己没忍住笑出声而害羞到紧咬下嘴唇的沈巍,顿时萌生调侃的意思。


 “我长得这么好看吗?”
 “刚刚你可连眼睛都没眨。”


 刚刚没眨眼睛,现在可是惊慌失措地不断眨眼睛。沈巍的睫毛很长,在单这一盏小台灯的白光罩映下忽闪忽闪的。赵云澜眯着眼瞧见他眼里的血丝,和与自己一样发青的眼圈,又皱起了眉。


 “最近你几点睡…”
 “好看。”

 “???”

 话还没说完就被沈巍一句突如其来的“好看”打断,赵云澜刚还一副慵懒的模样霎时间变得清醒,瞪着眼睛看着仿佛无事发生过的沈巍。


 “你刚说什么?”


 沈巍看赵云澜一脸不可思议又不敢相信的表情,心里有些置气,难不成自己真要一辈子被当成小孩子调戏了吗。
 这可不行。


 “我说你好看。”


 赵云澜接受到面前人无比坚定且勇敢的目光,差点以为沈巍刚说的不是一句夸奖,而是压抑已久的正经表白。
 表面上平静如水,心里早已刮了一阵狂风暴雨,总结来说,赵云澜暂时没法接受眼前的小男生已经会顶嘴了这件事。

 秉承着既然无法解决那就不解决的人生哲理,赵云澜选择跳过这个话题。


 “你最近都几点睡的?怎么黑眼圈那么重?”
 赵云澜松开揽着沈巍的手,接过他捧着的牛奶一饮而尽,末了问出刚被打断的问题。


 “挺…挺早睡的…”

 “哦?”


 赵云澜起身靠近面前眼神躲闪的沈巍,双手捧起沈巍的脸,也就一根棒棒糖的距离,沈巍觉得今晚对“暧昧”这个词的认知多了好几层深度。


 “你看看你这眼里的血丝,你跟我说你早睡?”
 “当我是傻子?”


 不等沈巍解释,赵云澜已经松开他恢复了他没进屋时的工作状态。

 还沾着圈牛奶渍的玻璃杯静静地放在一旁,似乎在提醒沈巍到了“请勿叨扰”的时间,沈巍觉得自己又搞砸了一次关心赵云澜的机会,无奈地在心里叹了口气,伸手拿过杯子转身就要离开。




 “别那么晚睡,心疼。”


 沈巍听到话音回头时赵云澜背对着他,连姿势都与方才无差,要不是清楚自己是个视听觉健在的年轻人,沈巍都要怀疑是自己出现了幻听。

 不过也好,现在的沈巍同学明显比刚刚垂头丧气的模样看起来精神多了。




 
 开学前一晚赵云澜才想起来要给沈巍收拾东西,书包没买,报道要带的东西也没整理,看了看时钟已经十点半,顿时沙发惊坐起,冲进沈巍的卧室就嚷嚷。


 “明天你要带啥我来…”


 刚解开衬衫最后一颗纽扣的沈巍回头疑惑地看着赵云澜,雪白的肌肤在卧室的夜灯下像是蒙上了一层薄雾,又像是浸在了香甜的牛奶里一般,朦胧不清。


 “…来帮你收拾。”
 赵云澜咽了咽口水。


 还没意识到自己正处于半赤身裸/体的状态,沈巍非常自然地抿嘴笑笑,微微歪着头回答。


 “我下午就整理好了。”


 “那…那早点睡吧,晚安。”
 

 这是什么天然撩妹技能?这个巍巍不是单纯的一朵雪山白莲吗?怎么能这么随意中透露着诱人地差点就勾走了自己的三魂七魄???
 赵云澜几乎是落荒而逃。


 莫名被闯进屋子又慌忙离开的赵云澜打破了生活节奏,沈巍停下手里脱衣服的动作,想明白了什么,白皙的皮肤笼上一层羞涩。



 “我明天送你去学校,不用起太早啊。”


 从客厅传来的声音,沈巍伸长脖子回了一句“知道了”,回头望向窗外澄澈的夜,能看见一两点零星的光,从几天前,他就已经开始期待,期待一个全新的生活,而明天,就是这样的生活的开始,想到这,他就忍不住高兴地笑出声。



 “赵云澜真好。”
 沈巍偷偷地把话含在嘴里,只说给窗外的星星和自己听。



 
 虽说不用起早,可期待已久的沈巍还是非常兴奋…甚至兴奋过头的,五点不到就起了床。

 赵云澜在睡梦中听见卫生间窸窸窣窣的声音,凭着为数不多的理智在脑海中搜寻自己点外卖没吃完所以招来了老鼠的可能性,非常不情愿地睁开一只眼确认了一下时间,才凌晨四点五十,要么是家里来了小偷,要么是他见了鬼。

 因此当他和满嘴牙膏沫的沈巍面面相觑的时候,他瞬间就愿意接受家里来小偷或者他赵云澜今天见了鬼这个事实。

 这个满脸笑容像是沐浴在早晨八点的大太阳底下的人是沈巍吗???
 自己是不是还没睡醒啊?

 赵云澜晃晃脑袋,又揉揉眼睛,沈巍已经拿清水漱了口,他走到赵云澜面前,以一种无比满足而又充满希望的健康的微笑对赵云澜说:


 “早。”


 赵云澜发誓那一瞬间他看见了沈巍脑袋上竖起来的耳朵和屁股后面不停摇摆的尾巴。


 这就是她们小女孩儿说的那什么…犬系吧?



 等赵云澜洗漱完毕朝客厅走的时候,沈巍已经将早餐端上了餐桌,坐在对面,一双狗狗眼乖巧地带着对学校的期待望着他了。

 不愧是爱学习的好孩子…这眼神论哪个资深老教师看到都得热泪盈眶当案例夸上一年半载的。

 


 赵云澜开着那辆骚包的红色越野慢悠悠地往学校挪,一路上连打了好几个呵欠,平时得睡到七点半才起的赵大少爷今天愣是五点不到就被闹醒了,偏偏坐在副驾驶的沈巍又保持着高度兴奋的状态,自己也不好发什么脾气,虽然只是嘴角比平时弯了一些。


 “到学校要和同学们好好相处,别老板着一张脸,嗯…你现在这个表情就很好,保持。”

 “有什么听不懂的你告诉我,我毕业没几年,有些知识说不定还想得起来。”

 “有人欺负你一定也要告诉我,别的不说,我赵云澜好歹那是雷厉风行,况且这届我是班主任,一般的小毛孩看见我不敢造次。”


 赵云澜还在条条框框地交代着,沈巍的心已经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学校里的大家会不会接受他,大家又是不是和福利院的孩子们一样友好,老师是像院长那样沉稳和蔼,还是像赵云澜一样亲切活泼呢?陌生的环境带给沈巍无限大的畅想空间,直到进了校门,这些浮想联翩才落了下来。


 赵云澜今天是白色针织衫搭烟灰色的长风衣,踏着一双做旧的马丁靴走路都带风,路上遇见的老师都要朝他打声招呼。沈巍看见有三三两两的女孩,捂着嘴看着赵云澜偷笑,窃窃私语不知道说些什么。

 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直到送到了教室门口,赵云澜双手搭在沈巍的肩上,压低了声音认真地对沈巍说:“孩子,我就先回办公室聊八卦去了,你照顾好自己。”

 那眼神,和送孩子出嫁的老父亲一模一样。

 说完便轻轻一推,把沈巍送进了班里,自己潇洒地离开了。
 
 

-tbc-

 巍巍要上学啦!!期不期待!!


来评论区找我玩儿鸭!


评论(5)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