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荼翎

喜欢的cp不逆不拆/有没有人找我玩儿鸭

【巍澜】师生关系(三)


巍澜 师生AU 年下
高中老师赵云澜和孤苦伶仃沈巍的日常
ooc都是我的

刚下飞机来更文了!

师生关系(一)(二)(三)(四)

03.

 沈巍说完才发觉,自己说的话至少在现在阶段看来,实在是越了界。再加上赵云澜已经直勾勾地盯着沈巍快要超过一分钟了。

 沈巍是如坐针毡,赵云澜心里却是幸福满溢,还略微带一点儿恶趣味——他想看看沈巍之后要如何收场。



 可惜沈巍基本上没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表面上还是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要不是从耳根蔓延到锁骨的害羞反应,还真能蒙混过关。

 经不住赵云澜X光般的视线,沈巍一鼓作气又干了一杯茶水,放下茶杯的同时深呼吸了一口气,才将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

 赵云澜一路从沈巍被茶水润过还沾着水珠的嘴唇看到他修长的手指握着的茶杯,心情有些复杂,思考再三,还是没忍住。

 “沈巍啊。”

 “…嗯?”

 “你刚喝的,是我那杯。”

 “……???”
 


 赵云澜头一次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失分寸,沈巍从烧烤店回到家的这段路里都一直低着头,走路磕磕绊绊就算了,偶尔还会同手同脚,赵云澜真担心沈巍这性格会把自己憋死。

 这不,开了门就立马窜进了自己的卧室,紧闭着门,一点儿调和的机会都不留给赵云澜。
 赵云澜恍惚间觉得自己愁得像个青春期小男孩儿的秃头父亲。



 “沈巍,洗澡水给你放好了啊,过会儿出来洗澡。”赵云澜洗漱后贴心地为沈巍准备好了毛巾牙具还挤上了牙膏,洗澡水的温度也经过了一番细心调整,做完这些满意地敲响了沈巍的房门。

 “…好。”
 直到从厚重的木门后面传来沈巍闷闷的声音, 赵云澜才放心地离开。

 


 赵云澜正式以老师的身份教书育人已经三年了,谈恋爱的机会总是源源不断送到他眼前,年轻时候总选择接着,可时间和感觉的限制总是草草地了结了他的爱情。
 朋友之间评价赵云澜是个风流倜傥为人正直的男人,可嫉妒他的人总要在背后传那些风言风语,说他赵云澜一定是脚踏几只船的渣男。


 谁能想到,赵云澜是把恋爱留在家门外的人,谈情说爱的事在餐厅也好,电影院也好,商场也好,对方要怎样的爱情,他都能给到。唯独家里,是唯一一个留给自己的空间。
 能卸下对怀好意来的和不怀好意的人的防备,也不用在满身疲惫的状态下迎合谁的心情。

 喜欢好看的人,谁不喜欢呢?
 但更喜欢和舒服的人呆在一起。

 交往过的每一段感情里,或多或少都是不舒服的,达不到感情的饱和点,又或是对方的热情太满,烫得自己怪难受的。

 总而言之,赵云澜觉得自己可能更适合一个人。



 浴室的暖光笼罩在玻璃上,模糊间能看见缭绕升腾的雾气,给这间房子添上了数倍温暖的气息。赵云澜望向窗外,无边的黑夜似乎也变得不那样无法触及。
 或许这回自己做的决定,并不全是感情的冲动消费;或许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渴望一个能让他感受温暖的人。


 “沈巍…”
 赵云澜咬着手指,低头轻喃道。


 浴室的门“咔哒”从里面推开,困在里面的雾气一股脑地争先恐后冲了出来,萦绕在沈巍身边。沈巍套上了灰白色的睡衣,最简单的设计和配色偏偏在他身上看出了几分高级感,赵云澜不禁感叹小巍同学的这张脸,清秀又稳重。


 “好看,随我。”
 赵云澜得意地心想。


 吹风机在客厅,沈巍只用毛巾随便擦了擦头发。眼镜上都是浴室里攒的雾气,走出浴室门的瞬间视线虽然清晰了些,但还是有些摇摇晃晃的,终归是对这个陌生的环境不太熟悉,沈巍现在脑子里在“直接回卧室睡觉”和“去客厅取吹风机”里纠结。
 长达十秒的选择终于有了结果,沈巍转身朝卧室门走去。


 “哪儿去啊,过来,我给你吹头发。”

 就知道不该思考这么久,刚侧个身就被赵云澜握住了手腕,拇指温柔地拂过沈巍的掌心,沈巍为自己做最后的挣扎,想挣脱出来,赵云澜便加重了些力道,依旧是十分温柔,却多了些不容拒绝的意味。

 “…好。”
 赵云澜觉得自己摸索到了沈巍的第一个小特征,说“好”应该就是他不太情愿的意思。



 领着看不太清路的沈巍坐在沙发上,赵云澜把电视声音调小了些,决定用吹风机的最小档来增进一下他和沈巍的感情。

 “沈巍啊,我听院长说,你是五岁那年一个人去的福利院?”

 “嗯。”

 “那能和我说说,是为什么吗?为什么一个人去那里,五岁之前你在哪儿,这十年里过的怎么样?都和我讲讲呗。”
 “你看啊,我们未来要生活在一起很长时间,虽然你到了法定年龄十八岁的话就可以离开我但这不还有三年的美好时光吗,我们应该彼此了解一下。
 “当然,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我就不问了。”


 赵云澜一边轻撩着沈巍最外面那层发丝,好方便吹风机的暖风让头发干得快些,一边拿指腹在沈巍的头皮上有节奏地按摩,静静地等待着沈巍的回答,已经降低到2格的综艺音效在此刻的静谧下都显得格外吵闹。


 沈巍的头发已经吹得半干,不一会儿便开了口:“我的父母不要我了,从我三岁那年,他们就把我丢给亲戚,不知去向了。”

 赵云澜手上一顿,愣了一下,随后关掉了吹风机,坐到沈巍对面,以一种极认真的态度倾听着。
 
 “刚开始的时候我记得他们的样子,总会出现在梦里,近两年梦得少了,只剩个轮廓,我不怪他们。”

 “在福利院的这十年里,院长对我很好,院里的孩子们也对我好,他们喜欢闹我,我也乐意被他们围着,那会让我觉得我是被需要的。”

 “父母放弃我…说明我一定是哪里不够好,我不讨人喜欢,这我知道,可能…惹他们厌了,才会将我丢给别人。”

 “在亲戚家里住的那两年,我学着帮忙做家务,可惜我太笨,总帮倒忙,我常看到他们投来的目光,虽然那时候我小,但这样厌恶的表情,我终生难忘。”

 “我…并不讨人喜欢,赵先生您领养我…我很高兴,但要是哪天您不需要我了,或是…讨厌我了,请您务必直说,我不会缠着您不放的。”


 沈巍越说声音越小,一字一句钻进赵云澜的心里,就像有无数粗壮的荆棘缠绕着他,刺得心脏生疼。


 明明是遭受了这样煎熬的人生,沈巍的语气却听起来毫无波澜,赵云澜不愿去想他是经过多少个绝望的夜晚才造就了现在这样一个沉默寡言,又永远克制的孩子,此时此刻,他只想抱抱沈巍。
 而他也确实这样做了。
 

 “没事了…都过去了,你现在有我。”

 赵云澜几乎是贴着沈巍的耳廓说道,略微沙哑的低沉的嗓音似乎天生就带着催眠的作用,一句安慰胜过千言万语,沈巍知道自己现在不能掉眼泪,大人最讨厌矫情的孩子,可他还是控制不住得模糊了双眼。
 

 赵云澜的温柔猝不及防,沈巍觉得自己那一瞬间是被他深爱着的,即使他们从相遇到现在不超过二十四个小时,得到的慰藉却比他此前的十五年加起来还要丰厚。


 赵云澜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他怕自己给的安慰太过突然,会吓到沈巍,又怕此时的情况下自己给的安慰不够,会错过这一次绝佳的促进感情的机会。
 考虑了这么多,真要实施的时候,还是将所有的柔情都倾注在这个拥抱里,感觉到沈巍的颤抖,隔着两层薄衣的温度,赵云澜迫切地想要温暖他。


 “你现在有我呢。”


 这个拥抱跨越了时间的距离,试图弥补沈巍过去的时光,赵云澜明白自己要做的还有太多太多。松开了拥着沈巍的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什么而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的双手,赵云澜捧起沈巍的脸,仿佛有千言万语要讲,却一个字都没说出口。



 “那你…今晚就先回卧室休息吧。”赵云澜最终只蹦出这么几个干巴巴的字。

 “…好。”沈巍点了点头。


 ???根据自己方才的总结,沈巍这是不情愿的意思?
 那……

 “那要么,你跟我睡?”

 没等到沈巍肯定的回答,等来了沈巍的落荒而逃,和临进门时被赵云澜的视线捕捉到的红透了的耳朵。

 明显因为被沈巍拒绝而十分疑惑万分不爽的赵云澜嘟囔着:“现在的青少年都什么毛病?”


 “这么叛逆吗??”


-tbc-

巍巍:您不觉得您有点儿叛逆吗???

师生关系(四)

评论找我玩儿鸭!!


 
 
 
 



评论(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