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荼翎

喜欢的cp不逆不拆/有没有人找我玩儿鸭

【巍澜】师生关系(二)

巍澜 师生AU 年下
高中老师赵云澜和孤苦伶仃沈巍的日常
ooc都是我的 
在火车上码字真愉快(并不

师生关系(一)(二)(三)(四)

02.

 “我能这么荼毒社会主义青少年吗?人家根正苗红的,别逗人小男孩儿了啊,你看看你,好歹是个人民教师,怎么这么讲话呢…”
 赵云澜一边推着沈巍进家门,一边结结巴巴地朝祝红解释。

 很显然,祝红并没有理会他的解释,白眼一翻,自顾自地去了。



 自见到赵云澜的第一面起,沈巍就发现赵云澜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柑橘调香味,有风吹过他身边,这气味就顺着晚风钻进沈巍的鼻腔。

 直到赵云澜掏出钥匙开了家门,满屋子的柑橘味儿就扑面而来,同身旁人一样干净且香甜,沈巍站在玄关处,感受着被这个味道包围的温暖,一时之间竟有些热泪盈眶。


 这个男人给了他一个住的地方,一个家。


 “愣着干嘛呀,进来,我带你看看。”
 赵云澜都已经走到卧室打算回头给沈巍介绍介绍了,却没想沈巍直愣愣地站在了家门口根本没随着自己跟过来。

 “我这儿是学校给分配的房子,不算大,但住两个人也绝对富余。你不用担心温饱问题,我拿着国家给的工资,管够。”

 “你也不用担心我这人的人品问题,都说了我是人民教师,受过专业教育,我教历史,当了三年老师了,课后辅导辅导你也完全没问题。”


 “辅导…?”沈巍认真地听着,听到“课后辅导”顿了一下,“我没上学啊…”


 忘了自己还没告诉沈巍打算这个九月就让他去自己所在的中学念书的事情,赵云澜一拍脑门儿,叹了口气。
 “瞧我这猪脑子,最重要的事没跟你说。”

 沈巍看他这一系列连贯的动作,歪了歪头。


 “趁着九月开学,你到我这儿来读书。”



 沈巍在福利院的情况赵云澜都已经问清楚了,正规上学是没有,但听院长说这孩子平时爱看书,什么都看,什么都知道些,直接上高中或许在课程上有些吃力,但就这孩子高于同龄人的学习能力来说,还是可以试试看的。

 拖了几层关系联系好了学校,直接把沈巍安排在了赵云澜今年要带的高一班级里,这学校也不算特别重点,加个学生也不至于头破血流的。


 沈巍这边就不一样了,突然被领养又突然被告知已经安排好了学校,接下去的日子不仅要和一个刚见了一面的陌生人一起过,还要开始接受从来没接触过的“教育体系”。

 说实话,这样的“送温暖”砸得沈巍整个人到现在还是懵的。



 “诶你晚上住这屋啊,我下午没课,过会儿咱出去买点儿东西回来吃,吃完我给你拾掇屋子。”
 赵云澜领着沈巍把家里走了个遍,厨房卫生间该有的摆件都介绍了一遍,走完流程已经累得不行扯过个抱枕抱在怀里,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沈巍,帮我倒杯水。”


 突然被点名的沈巍如梦初醒般整个人颤抖了一下。

 “啊?哦…好。”
 随后茫然地走到厨房,拉开了柜门拿出个玻璃杯开始倒水。


 赵云澜看他虽然眼神飘忽,估计是还没习惯,但刚讲的细节什么的都记在了脑子里,一瞬间觉得自己眼光独到,捡了个宝贝回来。


 一杯凉白开下了肚,赵云澜洒脱地拿袖口擦了擦不慎溢出来的一条水渍,丢开抱枕顺着地心引力往后一瘫。其实也没干啥事儿,但赵云澜就是觉得自己特伟大,这感觉比刚领了教师资格证那会儿还强烈、透彻,是浑身上下都带劲儿的感动。

 靠,一个二十五岁好青年硬生生被自己感动地快挤出眼泪了。


 休息的差不多了,赵云澜睁开眼睛打算带沈巍出去撸串儿,这也是他下午没课时候的正常安排,妞儿没时间泡,串儿还是得撸的。

 抬眼却看见沈巍还背着他那视若珍宝的双肩包,站在刚给自己递杯子的地方一动没动,这场景就像是自己拐了个孩子到家里一样,咋看咋不顺眼。

 一向是行动快于思想的赵云澜二话没说跨两步走到沈巍边上把双肩包摘了下来,等沈巍反应过来时,赵云澜已经锁好门牵着他走了。


 “去哪儿?”沈巍问。
 “吃饭啊哥。”赵云澜头也不回地答。



 小区边上开了几家烧烤店,但赵云澜吃过之后觉得味儿不正宗,既然是沈巍到他赵云澜家里的第一顿,那就肯定不能对付了,得铺张着吃才行。于是赵云澜牵着沈巍的手腕绕了点路,到一个小巷里的一家店前停了下来。

 “老楚!给我老样子来两份儿的!”
 刚到店,赵云澜就扯着脖子冲店里头嚎了一嗓子,嚎完就随便找了个空位带着沈巍入座了。

 这里人不算多,但来这儿的人基本上要么是借酒浇愁的,要么是亲朋好友聚会的,总之烟酒是一样不差,混杂在空气里的味道有些刺鼻。

 沈巍皱了皱眉,搬着椅子默默地往赵云澜身边挪了挪。


 “赵老师,您的烤串。”

 一个声线相对比周围的粗犷大汉来说不知道温柔多少倍的男生双手端着铁盘递到了赵云澜面前。

 “哟,”赵云澜赶紧接过铁盘放在桌子上,“小郭呀,前两天怎么没见着你呢?又让老楚折腾狠啦?”边说边操起两串羊肉串,左右开弓地大口吃了起来。

 男生被调侃得一下子红了脸,连忙摆手说“不是这样的”,一面磕磕绊绊地往店里跑,沈巍顺着看去,一名全身是黑的高大结实的男人从店里走出来接住了险些自己把自己绊倒的男生,揽在了怀里,又凑近男生的耳边问他些什么,男生脸更红了,挣脱出来就跑进店里忙去了。


 这男人应该就是刚赵云澜喊的“老楚”吧,沈巍看着男人朝赵云澜投来的危险目光,眉头皱得更紧了些。


 “你也吃啊,老看什么呢。”
 赵云澜举起一串放到沈巍嘴边,“要我喂你啊?”


 这下沈巍的脸可唰得一下比小郭还红了。


 欲言又止好几回,最终还是接过了烤串小口小口吃了起来。几串下肚,沈巍喝口茶水压了压嗓子里的油腻味道,“你怎么吃这个?”

 正准备再多要几串烤翅的赵云澜猛地停了下来,眼中不知名的情绪一闪而过,随后换上一贯的笑容对沈巍说:“那可不嘛,我一社会主义单身男青年,除了教书育人撩妹泡妞什么都缺根筋的,没人做饭可不得出来凑活凑和嘛。”

 沈巍实在想不通“教书育人”和“撩妹泡妞”这两个词是怎么能并列使用的,也无暇顾及这些细节,他正襟危坐,一字一顿地回答赵云澜。

 “我给你做饭,以后,多久都可以。”


 赵云澜嚼着嘴里的烤腰子,心中一股暖流蔓延开来,直冲下半身。

 这他妈不是捡了个宝贝,这是捡了个自带保姆属性的宝贝儿啊。


-tbc-


师生关系(三)


欢迎大嘎评论区找我玩儿

评论(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