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亩玫瑰

拥抱中老去的是时间的玫瑰

【巍澜】师生关系(一)

巍澜 师生AU 年下
高中老师赵云澜和孤苦伶仃学生沈巍的日常
车技真的不好所以有没有车待定
我改了三次名了dbq大家


ooc都是我的
 那么 正文开始——

师生关系(一)(二)(三)(四)


00.

 “过去的阴影紧随我流浪,眼前的世界麻木得坦荡。”

01.


 赵云澜同福利院的门卫爷爷告了别,走出那扇已破旧得生锈掉漆的铁门,没几步便停下来,从身侧传来的热切的眼神快要将他刺穿,他侧头看着身边已经到他肩膀处的男生,突然觉得自己可能是失了智——不然怎么会在二十出头的年纪领养一个十五岁的青春期男孩???


 不是可能,他赵云澜一定是失了智。



 本来只是替家里突然有事的同事来这家福利院做一天义工,几乎是进门的同时就注意到了那个拿着扫帚正拢着地上的落叶的男生。

 偶尔会有四五岁的小孩儿在他身边捣乱,他也不恼,就浅笑着停下手中的活陪他们玩儿,小孩玩够了临走还要沾上脚落叶,好容易聚在一起的落叶堆又得再拢一回,就这样反反复复地做着。

 秋日的午后是一天中最为惬意的时候,橙黄的阳光透过福利院门前的枫树洒在男孩身边,在赵云澜眼里就像是为男孩镀了层光。 

 感受到有人正注视自己的视线,男孩抬头朝四周望,看到赵云澜痴痴发呆的眼神,害羞地红了脸,又低下头去了。



 赵云澜捂住了心口: “糟糕,难道是心动的感觉!?”





 “院长,那个男孩也是义工吗?”看着孩子们围在桌边投入地剪纸,赵云澜抽开身走到院长身边,假装不经意地问道。

 “你说沈巍啊,他可不是义工,他是自小就在这的孩子,五岁那年一个人来到这里,衣服都破破烂烂,身上还有不少伤,问什么也不说话,后来才知道是个孤儿。”

 可能是院长的描述太过令人动容,也可能是这秋风阵阵吹起了人心里所有的温柔,或许根本就是所谓“命中注定”,赵云澜当下便决定要让这个名叫“沈巍”的男生有一个家,捧起院长的双手就要办手续。



 一切手续都处理完毕,赵云澜在最后一份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扣好了钢笔盖,转身面朝着此时还有些受宠若惊的男孩,“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还有些恍惚,几秒后才反应过来,“巍,沈巍。”

 赵云澜不禁失笑,“我叫赵云澜,以后你要和我生活在一起,知道吗?”

 沈巍点点头,习惯性收着下巴看地板,此刻又因为想多看看赵云澜而微微抬头,悄悄地将目光收起一半,一双像盛着深秋的露水一般的大眼睛,从赵云澜的角度,这简直就是个楚楚可怜的小美人。



 “糟糕,又是一阵心动的感觉。”




 一路上沈巍都不曾找赵云澜搭话,不开口问为什么要领养自己,也不问赵云澜是什么职业什么身份什么目的,除了偶尔能感受到的执着的目光以外,赵云澜几乎要忘记这个人的存在。

 当然,还有这副刀削斧凿般的好皮囊。
 过目不忘。



 赵云澜是光明中学的高中老师,这一片高中的老师几乎都被安排住在这个小区。

 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凭借出色的外表和社交能力,赵老师在小区里混的是如鱼得水,明明当代人都宁愿不和对门的邻居多讲一句话,赵云澜却不,家长里短啥都能唠上两句,要是有什么聚会肯定少不了他的份。

 这回身边多了个沈巍,肯定少不了熟人的盘问,每见到一个认识的同事都得解释一遍,偏偏熟人都在今天要和他偶遇,这三番五次的解释下来,赵·交际花·云澜是口干舌燥,赶紧拉着沈巍加快速度往家走。


 “哟,老赵。”
 赵云澜觉得今天可能不宜出门。

 “…这不是红姐吗,下午没课啊?”换上一副陪笑的脸,赵云澜顿觉被命运扼住了咽喉。

 被唤作红姐的女人并不搭理赵云澜这一套,从头到脚对站在赵云澜身旁的人好好观察了一番,弄得沈巍肉眼可见地从脖子红到了耳根。

 “你…新找的对象?”

 也许是错觉,赵云澜觉得沈巍已经害羞到头顶冒烟了。


-tbc-

师生关系(二)

欢迎评论区和我一起玩耍
啾咪


评论(11)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