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亩玫瑰

拥抱中老去的是时间的玫瑰

【巍澜】磨合期(六)(完)

沈巍再遇昆仑&赵云澜巧逢小鬼王
原著和剧版交叉融合&双穿越设定
ooc都是我的锅 这篇完结 
写个五分糖的小甜饼给自己叭

磨合期(一)

(二)(三)(四)(五)(六)

06.
 
 消失的虫洞也好,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也好,此刻周围一切无一不在提醒他们刚所经历的一切虽梦幻,却真实存在过的。

 一场意外收获的惊喜。

 赵云澜发现沈巍眼眶微红的时候便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他几乎是冲到沈巍面前狠狠抱住了他,双手紧紧地拥住他的脊背,感受到对方这段时间下来的瘦削又加深了心里的愧疚。

 “不闹了…我们不闹了好不好…”

 赵云澜一遍接一遍地重复着,在沈巍的耳边带着哭腔厮磨。

 沈巍被突如其来的“和解”扰得手忙脚乱,几声道歉后才平稳了情绪,揽住了赵云澜的腰,顺着腰线向上,轻轻抚摸着赵云澜的背,似乎想让他别再难过。

 可他自己都根本无法停止落泪。

 即使是夜晚,从楼上的窗户上看下去,也依旧是车水马龙的模样,沈巍偶尔会望着这样的情景发呆,走过万年,还是会有不适应的时候。

 山河湖海,日月争辉,鸟兽鱼虫皆世间万象,这些光景他都只想与赵云澜一人分享,可这般兴致总扼杀在一句承诺里,久而久之积攒下来的隐忍难耐便在这一世冲出突破口,全数发泄在这一段相遇中。

 他沈巍有充足的来意,只缺一个合情合理的立场,不是赵云澜不给,而是沈巍不敢再接。


 “云澜…你,刚刚莫不是回到了万年前?”

 赵云澜一顿,抬起头从这个缠绵的拥抱中回神,望着沈巍一时之间不知道作何反应,鼻尖还挂着颗泪珠要落不落。
 沈巍细心的为他拭去这颗泪珠,看着赵云澜脸上的泪痕一阵心疼。

 “那就是了,我同你一样,也回了那里。”
 “你…有没有见什么人?”

 这下赵云澜彻底清醒了,他一脚勾上了门也不管这门关没关上,拿衣袖在脸上一通乱糊便拉着沈巍坐到床边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自己的经历。沈巍见不得他这样乱来,一边从西装外套里掏出手帕为他擦拭脸上的眼泪一边紧紧回握着赵云澜的手。
 

 “…大概是这样,可我也不知道最后是为什么就这样回来了。”赵云澜沉浸在思考里俨然忘记了方才二人还在吵架当中,这该说的细节一个都不落下,包括小鬼王所讲的那些故事,知道自己的心思都被拆穿的这种心情还真是又煎熬又羞耻。

 “诶怎么都是我在说,你也遇到了什么人对不对!让我想想…你…是不是遇见昆仑了?”
 赵云澜一脸得意且期待的表情望着沈巍,意料之中的看见沈巍从脖子红到耳朵的可爱模样,也不急,就这么等着他开口。
 
 “就…和你差不多吧,我也从昆仑君口中知道了些他的想法,至于咱们是如何回来的,我也不知该如何解释,暂且就当作是这场大战后时间紊乱留给我们的惊喜吧。”

 沈巍低着脑袋,声音越来越低,正当赵云澜想进一步逗逗他家大人的时候,沈巍突然抬头凑近了赵云澜,一本正经地说道:
 “情满使人语塞,笨拙就从我对你的心意开始了,云澜,我真希望我所讲的每一个字都是唇舌早已替我设好的埋伏,我怕讲错话,所以不说。”
 “我是想倾诉的,哪怕是一闪而过的念头,可事实上,车水马龙的城市里,我望着这转瞬即逝的陌生的景象,我甚至逐渐消失了对未来的期盼,我没法遇见你,我只好在时间的洪流里靠一丝念想等一个时机。”

 “云澜,或许我们今生的相遇短暂,但哪怕剩下的日子都在磨合期,我也愿意,只要是你。”

 此时此刻的赵云澜大脑处于当机状态,他面对距离他只有十厘米的自家老婆用比以往快一倍的语速说完了真情告白,确确实实地打了杆直球,一下子倒不知道怎么接才好了。

 而沈巍却不同,他只等一句回答,等不到…若是等不到便算了,他紧盯着赵云澜此刻慌乱的双眼,急切地从中寻求一丝肯定。

 就仿佛,他们的角色自赵云澜告白的那晚互换了。

 赵云澜显然是还没缓过神来,本握着沈巍的手都下意识的松开了些。

 不偏不倚,这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沈巍的眼神黯淡下来,纤长的睫毛受顶灯照射投影在苍白的脸庞上,加深一层落寞。

 沈巍摇摇头抽回自己的手,慢慢站起身,脑子里只剩下“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个念头,整个人“摇摇欲坠”的模样下一秒就仿佛要直挺挺地倒下去了。人还没完全站直,就在毫无防备的状态下被一双强有力的手偷袭,按倒在了床上。
 
 赵云澜一手按住沈巍一边的胳膊,两腿分开跨坐在沈巍腰间,看着身下人湿漉漉的双眼和不知所措的表情,心中不禁感叹自己床的质量真好,这么大动静都没塌。

 “大人,怎么这就要走了?”

 沈巍从头到尾都像被浸在名为“慌乱”的酒里一般,看着压在自己身上一脸荡漾地看自己好戏的人,半晌,嘴里只吐出了几个字:“你…不然…不然呢?”

 说着说着,不知道又自己把自己哪根筋搭桥到悲伤筋上去了,自顾自咬着嘴唇,偏过头去不再说话。

 赵云澜只好让出一只手握住沈巍的下巴,将这个榆木脑袋正对着自己,这时的沈巍已经在前后不到三十秒的时间差里泪流了满面,看得赵云澜心疼得恨不得抽自己俩耳光。
 经过了复杂且深刻的自我反省后,赵·死不要脸·云澜一鼓作气俯下身吻了上去。

 管那么多呢,先亲爽了再说。



 一吻交换万年愿景,舌尖上留恋的热度提醒着沈巍他现在是作为一个“人”和赵云澜做着恋人之间亲密的事。他存在着,他的爱意热切地被回应着,几分钟前的委屈也好难过也罢都化作不断攀升的情欲,在这静谧的夜里爆发开来,与空气中的清冽缠绵在一起,中和出一丝温柔。

 “云澜,我爱你。”




之后干了个爽(bushi

-The End-


写完啦!全文15000+

感谢一路看来的你们!
无论构思还是文笔我都很垃圾…但还是谢谢你们的小红心♥️



评论(1)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