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亩玫瑰

拥抱中老去的是时间的玫瑰

【巍澜】磨合期(五)

沈巍再遇昆仑&赵云澜巧逢小鬼王
原著和剧版交叉融合&双穿越设定
ooc都是我的锅 

磨合期(一)

(二)(三)(四)(五)(六)


05.

 愛是什麼呢?一吐為快也輕慢。
 半副面具,平息所有熱愛。

 赵云澜眼睁睁看着沈巍握着门把手旋开了门,然后消失在了熟悉的那处能量门中,眨眼间便下意识地跟了过去。
 没有落脚到意料之中的虫洞,再睁眼时是满眼落幕的星河,放眼望去什么群峰叠岭此刻都不比那大片,得用“迷人”来形容的星空。

 赵云澜的眼圈都还依旧是红着的,却努力瞪大眼睛想将这一切收入眼底。片刻后才反应过来如今身处何处,这才隐隐担忧起来。这空旷的感觉同万年前的大荒没什么两样,静下心来想想得出了和沈巍一样的结论——他们又陷入了时间的怪圈。


 天上有像流星一般的光芒陨落,只一瞬照亮了赵云澜面前这片荒凉,也让他看见了孤独坐在这片荒凉之中的小鬼王。

 赵云澜三步并作两步地朝小鬼王走去,看他手里握着一捧暖黄色的光,心下了然那是自己左肩的一簇魂火,也顺便确定了时间——这时候自己已经交代完“后事”离他而去了。
 


 “诶,小孩儿。”赵云澜想伸手拍拍他的肩,却被一下躲开,小鬼王拾起脚边的面具重新变成了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就好像刚才偷偷哭鼻子的人不是他一样。

 “你是谁。”

 面前小孩的清冷的语调和印象中的那人一贯冷冰冰的形象猛一下重叠,吓得赵云澜一哆嗦,正想接句什么,就看见小鬼王把刚扣上去的面具摘了下来,露出一双又红又肿的兔子眼睛,微微抽动着嘴唇对赵云澜说:“昆…仑?昆仑…是你吗…是你吗昆仑…”

 赵云澜这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对的,直愣在了原地,下一秒小鬼王便扑倒了他怀里,他能感受到自己腰间的衣服被一双汗涔涔的小手紧紧攥住,也能感受到自己胸口处正被眼泪浸湿着。

 “不走了…不走了好不好…?别留我一个人…”怀里的人抽噎着重复这几句话,赵云澜微俯下身回以拥抱,他实在不忍心看这孩子难过,尤其是切身感受到了他的恐惧和颤抖。

 轻轻抚慰着小鬼王瘦弱的脊背,直到他的情绪平稳下来,打在自己胸口处的呼吸也变得安稳,赵云澜带他坐了下来,全程小鬼王的眼神都直愣愣地盯着自己,生怕自己下一秒就要消失一样,赵云澜深深地叹了口气,抬手拭去了他眼角的泪滴。



 “别哭啦。”
 
 听到这话,小鬼王一直紧皱的眉头才终于舒展开来,他看着赵云澜开心地笑了起来。

 赵云澜见他笑了,便将在嘴里绕了几大圈找不到时机吐出来的话一并说了出来:“我不是昆仑…”

 “仑”字还没收音,这小鬼王好不容易露出的笑容一下就变回了小哭脸,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立马就要下起雨来了,赵云澜赶忙补了一句:“我我我是,是昆仑!是!”

 说罢,这小孩儿灿烂的笑容又给救回来了,这短短两句话的功夫就让赵云澜惊出一身汗,他一边撩起小鬼王的一缕头发不经心地把玩,一边观察着小鬼王还没从悲伤的情绪完全抽离就开始害羞的表情,斟酌很久,才开口。

 “你看我穿的衣服,看见了吗?”
 小鬼王不好意思地上下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点了点头。

 “见过吗?没见过对吧。”
 小鬼王又摇摇头。

 “那就对了。怎么说呢,我跟你喜欢的昆仑君,你先别着急脸红,我和他在某种程度上是同一个人,但是吧…又不完全一样…”
 小鬼王听这一长串话听得糊里糊涂,显然没怎么听懂。

 想必也是,赵云澜看他云里雾里的样子,耐着性子跟他说:“可能你不信,但我确实是万年后的昆仑,我有他的记忆但我并不是他,你明白吗?哎也不对,这把我自己都说糊涂了…”

 “你只需要知道的是,我不想骗你,所以你的昆仑不会回来了,但万年后你会再见到他。”




 那晚的月色正好,没有遮掩柔光的薄雾,只有清透的一片天。

 赵云澜说完这些,静静地等待小鬼王的反应,想他会如之前一般哭闹,又想他是否会恼怒地指责自己带着这幅面孔欺骗他。

 可他没想到小鬼王只是沉默不语,揉揉已经哭肿的眼睛紧咬着下唇。赵云澜不开口,他便不吱声。




 “一万年…有多久?”

 还以为就会这样沉默到赵云澜想出办法回去,小鬼王就突然开口了。

 “这个一万年啊…差不多就是…”

 想解释这段时间的长度真不是件容易的事,赵云澜以为自己可以一语带过,可望向面前的孩子清澈含泪的目光,他顿时失了说话的力气。

 是啊,一万年有多久呢?
 不过是世代轮回几千转,在情爱苦痛与挣扎间熬过,面前这干干净净的孩子要独自一人背负着自己当年只一句话的责任来回走这苦难人间一万回,他要在远处看着他喜欢的人从生到死,再送他进轮回转世之路,他要默默地守护他结婚生子,安稳度过一生,和接下去看不见尽头的生生世世。

 一万载,一个人,一句诺言。
 就这样不抱希望地…执着地…

 赵云澜突然就想抱抱他,抱抱这个孤独于尘世的孩子,他也确实这样做了。呼吸相抵的那一瞬间,小鬼王或许察觉到了,面前这人不是他所爱之人,不是刚离他而去的昆仑君,可他却深陷这般短暂的温柔无法自拔,就好像…能缓解他失去挚爱的寂寞与疼痛,尽管他明白这痛楚是烙印,永生永世不会褪去。

 他再一次,紧紧地揽住赵云澜的脖颈,嚎啕大哭起来,仿佛要将这天地万物的悲都哭散,仿佛要将自己此刻的心绪告知全天下,他失去了他唯一在乎的人,他却无法挽留。
 

 我是無盡漆夜中滋生的,野火一抔。
 只恨不能燒盡三魂七魄,才好換來千里風火灼灼。
 将一句“爱你”,陨落在星河之中。

 “一万年…要很久,很久,”赵云澜在他耳边轻声却坚定地说着,“可你们终会相见,见了便要握紧了,说什么也别放开。”

 小鬼王哭得撕心裂肺,没一会便哭累了,一抽一抽地抱着赵云澜不舍得松手,赵云澜自然明白他的小心思,满是疼爱地抚摸他的头顶,将他与自己拉开了一段距离,望着他好一会儿。

 “你跟我讲讲你们的故事吧。”

 尽管赵云澜脑海里存着这一段记忆,但他却突发奇想地想听听看小鬼王口中的这段日子。

 小鬼王擦擦眼泪,颤抖着声音应道:“好。”

 他说刚见昆仑君时自己正在进食,天性所致,虽然不愿和那些只知道杀戮和饱餐的同类一般,但肚子饿了总归是要解决的。随后便听见有人唤他,再抬头时映入眼帘的就是昆仑君,他说他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一瞬间他脑袋里什么念头都没了,几乎忘记自己还在进餐当中,只想着要是能跟在这人身边,就好了。

 赵云澜听着忍不住偷笑,看小鬼王一脸沉浸在回忆中的崇拜表情就自觉得意,对方自己一点没察觉,便继续听下去了。
 
 他说其实他知道昆仑叫自己去采果子吃是为了看自己被未成熟的果子酸到,他想看自己出糗的模样,但自己仍旧是听他的话去摘,当着他的面吃下去,因为这样能看见他笑,他喜欢看见昆仑君笑。

 他说其实跟着昆仑君的每一天都提心吊胆,他怕昆仑君突然和他说不要他了,他知道自己生于混沌之中,是万物皆不容的鬼族,是不干净的东西,而昆仑君是“圣”,“圣”又怎么能和他呆在一起,所以游历四方的时候他都紧紧地盯着昆仑君,生怕一不小心就被抛弃了。

 他说…他说昆仑君第一次亲吻自己的时候,脑子里就像被闪电劈过一般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了,唇间留下的温度和交融的气息令他忘了呼吸,他从来未尝过这般美好。
 碍于不懂表达,只好一头栽进大荒之间寻他四散的魂火碎片,好再换一次“奖励”。

 而第二次…他若是知道这一吻之后昆仑君便要消失在他面前…他定是不会做这样愚蠢的决定的。
 
 赵云澜听得一阵心疼,他看着小鬼王几乎又要落泪的模样,心里的颤动无法言喻。

 在小鬼王青涩稚嫩的声线下,赵云澜突然就懒得去思考怎么回去这个问题。本该觉得可怖的空旷原野却在这片星空映衬下显得温暖了,赵云澜全将这一晚留给了万年后的他与万年前沈巍的“世纪相遇”。

 时间流的缓慢,却在分别之时显出残忍的一面。周围空气的涌动明显地变了方向,开始集中朝一处施力。

 小鬼王下意识地抓住了赵云澜的手腕,死死地盯住他,咬紧了牙关不愿他走,眼看着面前的“门”越加成型,怕错过这次机会便不知何时才能回去。一下子狠了心,用力挣开了小鬼王的手,在小鬼王没来得及震惊的时候捧起了他的脸侧头吻了下去。

 依旧是轻柔地一触,却让小鬼王瞬间僵直在原地,唇边的空气都像静止了一般。还没反应过来,赵云澜便离开他朝“门”跑去,边跑边挥手,还不忘做鬼脸舔舔嘴唇逗弄他。

 一时之间小鬼王都不知道是该害羞好,还是悲伤好,表情就只好僵在脸上,滑稽的很,他听见赵云澜对他说:


 “一万年,一万年我们定会相见。”



 待风停,四周静落,赵云澜再瞧见的,是沈巍双目含泪的模样。



-tbc-

穿越情节结束🔚

评论(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