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荼翎

喜欢的cp不逆不拆/有没有人找我玩儿鸭

【巍澜】磨合期(四)

沈巍再遇昆仑&赵云澜巧逢小鬼王
原著和剧版交叉融合&双穿越设定
ooc都是我的锅 来求评论了走过路过您行行好叭

磨合期(一)

(二)(三)(四)(五)(六)


04.

 推开门便被一道白光晃得睁不开眼,感觉到外界的气息正在剧变,待气息稳定了,沈巍才慢慢睁开了双眼,眼前却是一片无垠荒地,这山、这水竟是万年前的模样!

 沈巍迈开腿向前走着,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努力整理思绪,唯一合理的解释便是大战虽定,三界时间线却受了影响,依旧处于不稳定状态,不知又是哪里出了差错,余波影响了他的行为,或许…赵云澜此时也被安置到了时间洪流之中…

 当务之急是找到回去的方法,可这漫无目的地行走终归不是办法。沈巍的能力此时也仿佛受了制约,现在他不过是个普通人了。

 不知怎的,心里竟生出一丝开心的情绪——在这万年之前的世界,他不是万恶之源,不是从地底深处爬上来的鬼王,不是生来只会遵循本能杀戮的“东西”。这里的阳光,突然就显得明媚温暖了,如同他被赵云澜救出来那天,抬头望见的暖阳一样。

 想到这,沈巍不禁懊悔起来,虽然前不久还陷在争吵中,但此刻却倍加思念: “云澜…”

 就在这时,沈巍敏锐地察觉到有人正从不远处走来,脚步随性而轻柔,好像是同他一样漫无目的地在散步,出于安全考虑,沈巍躲在了树后,待那人慢慢靠近,沈巍微微探出,却被震惊到说不出话来。

 “…昆仑君?!”

 反应过来时,沈巍已经从树后走了出来,又十分不冷静地喊出了这声名字,来人显然被吓了一跳,往后一退,险些被脚下的石子绊到。站稳了脚跟才抬头正视这个衣着怪异行为更加怪异的男人,盯着他的脸看了许久,大惊:“你是…那孩子?!”

 “不不…你…你是从哪里来的?”

 沈巍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脸唰的就红了,想到万年前自己直白的模样害羞的不得了,再一想,现在自己所处的时间点还不清晰,一切还得先问清楚再说。
 
 “所以…你是万年后的小孩?啊…不对,你都长大了,不能这么称呼了…”

 “昆仑君,想如何称呼都是可以的。不过…请教一下,‘小鬼王’,也就是当时的我,现在是身处何方?”

 本一脸疑惑的大荒山圣听见“小鬼王”三个字,神态立马变得柔和,微笑着说:“他这孩子,不知怎的让我亲了一下额头便羞得躲进了大封,不知多久没见他了。”

 沈巍和昆仑席地而坐,见昆仑一边拿着根狗尾巴草把玩,一边温柔如水地讲他和万年前的自己的那些事,这感觉…已经无法用奇妙来形容了。

 若他不知道将要发生的那些事,若他不知道五十年后自己将捧着那一攒魂火到他面前只为讨一个吻,若他…不知道这之后这人将叹息着把四方天界都托付给自己然后消散在自己面前。
 他或许会不计时间地坐在这里和他聊到星河斗转,四季变换。

 可他已经走过那生不如死的几千年,他无法当作这一切未发生,他的痛,压在心底,每个深夜里都要翻腾一遍。
 
 沈巍终究低估了自己的贪念,无论是面对赵云澜,还是现在坐在自己面前的昆仑君,抑或是万年前自己还是小鬼王时对昆仑的情感,都是那样丰沛满溢着的,张扬或是隐忍,都是贪恋总不餍足的。

 透过树叶,这般美好的阳光落在昆仑身上,哪怕树影斑驳在他的面庞,这人对他产生的吸引力,也大过天地,超脱世俗。是出于本能般的喜欢他,想抱他。

 听他讲“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他不知道为何昆仑会同他说这些,明明昆仑那样聪慧,知道自己是来自万年之后,定会知道他所说的这些自己都经历过一回,但他还是静静地听着,他只将这一切归为昆仑在打发时间,排解孤独。


 从昆仑君的角度说起那些往事,确实别有一番滋味。

 他说初见面时正咬着幽畜脖子的当时的自己那张脸和丑陋的幽畜相比简直就是刀削斧凿般的皮囊,哪怕脸上沾着腥臭的血,也忍不住多瞧上两眼。

 他说好几次命当时的自己去采果子吃,是知道那果子未熟,骗自己吃下去也只为看自己被酸味儿冲昏头脑龇牙咧嘴的样子,表面上装得无辜的模样实际上心里乐开了花。

 他说他好奇那头发是如何编的,曾在自己起床时分出一神悄悄地观察过,计划着哪天要为自己编一次发。

 他说带自己游历山川湖海本是想当作打发时间,却在不经意之间将自己认成无法忽视的存在了。这山海不会动摇,但人却会,他其实也在害怕着是否有一天自己会跑到他面前说要离开。

 他说亲吻自己额头时其实没想太多,只觉得自己想要表白又不知如何表达的样子太过可爱,想逗弄一下,靠近自己的时候其实心里紧张得不得了。

 他说他一早就看出自己对他的心意,那样纯洁、热烈,又不加掩饰。

 昆仑君突然就转头对上了沈巍的视线,问:“万年之后,也就是你的年代里,‘我’是什么身份?‘我’同你…有交集吗?”

 沈巍愣了一下,随后笑道:“万年后你叫‘赵云澜’,是镇魂令主,是个英雄。你同我…是恋人。”

 说到最后三个字的时候,沈巍明显地有些不安,昆仑却惊叹于“恋人”这个身份,忽地仰天大笑起来:“太好了,不枉我辛辛苦苦栽培他这些年,也不枉我对他这一片心意!”

 这回轮到沈巍惊讶了,他一把握住昆仑的手,激动地问道:“昆仑君你,当时…对我…不…对那时的我…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昆仑似乎有些害羞,抽出手挠了挠头,说是从初见时就倾心了,只是碍于自己好歹一个大荒山圣,怎能随意表白心意,该有的架子和面子总还是要有的,便一直不说。

 这一番话着实令沈巍内心欢呼雀跃,就仿佛他此刻就是小鬼王,恨不得当即从大封回来抱住昆仑就不松手。

 可一想到之后昆仑终要消散,这喜悦的心情便停留不住了。沈巍纠结再三,还是选择了问出自己一直想问的:“昆仑君,若是…若之后你…将要消散于世,你…”

 “我知道,”昆仑有些无奈地伸出手阻止了沈巍问出接下去的话,苦笑着,“我都知道的,我的元神…能撑多久时日我心里有数。”

 “那他…”

 昆仑拍拍衣服上落的杂草,站起身自顾自向前走,沈巍就跟在身后,等他回答。

 “我虽为大荒山圣,但不论何时,要我离开这大荒之间,你所见这日月星辰,群山峻岭,山河湖泊,都不是我所爱。”
 “我唯一不舍的就是他。”

 “可我有我的使命,我有我的责任,我要镇守四方安宁,三界不能出丝毫差错。”
 “我会尽我所能保他安全,但这重担,我怕是…怕是要压在他身上。”

 昆仑的声音不住地颤抖起来,他继续不停歇地向前走着。

 “我唯一不舍是他,唯一挚爱是他,唯一信任也是他。我明白这责任之重大,我也清楚只要是我交代的事,这孩子一定会拼命去做,可我总有一天要离去,这巍巍高山和湖泊森林我只能交于他手。”

 “我不知他能否理解我的心意,这破石头烂河水我不在乎,我拿的出手的就这点真心,只要他握紧了,只要他能好好的,我的命魂散了也没所谓了。”

 就那一瞬,沈巍突然就明白了,自己所做的决定对赵云澜的伤害有多大,并不因为“没和自己商量”、“不顾自己心情”这种理由。
 赵云澜这般急切,不过是…希望自己能好好的,希望自己能携着他的“在乎”好好活着。


 昆仑在一颗参天大树前停住了脚步,沈巍抬头望去,认出了这树,是大神木。
 星辰涌动,风云四起,沈巍脚下生出微风,逐渐汇成漩涡,昆仑回头望向他,一脸云淡风轻。

 “昆仑君…不论未来发生什么,请不要动摇,做你想做的。”

 临消失前,沈巍用尽力气朝他喊出了这句话,随即又是熟悉的白光外加一阵眩晕,再睁眼时,已回到了原地。

-tbc-

感谢阅读 晚安

评论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