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亩玫瑰

拥抱中老去的是时间的玫瑰

【巍澜】磨合期(三)

沈巍再遇昆仑&赵云澜巧逢小鬼王
原著和剧版交叉融合&双穿越设定
ooc都是我的锅 您尽管骂 我就想要个评论

这章之后正式穿越👌

磨合期(一)

(二)(三)(四)(五)(六)


03.

 “大庆,沈巍…昨天他来过吗。”

 刚睡下又被这平地一声雷般的话吓醒的大庆从床上滚了下来,好在有厚实的毛毛护盾护着,稳下身子后打了个哈欠,假装自然地回道:“沈教授?你们不是吵架了吗?他怎么可能会…”

 大庆扯着扯着就发不出声了,他看见赵云澜蹲在自己面前手里拿着的便签,上面清秀的瘦金体结结实实地扇了他一耳光。

 【记得吃早餐。】

 “……”

 “这是他的字迹,就算他不留名我也知道,这个年代哪还有人写字用瘦金体的?”赵云澜眯着眼睛看着一双琥珀色大眼珠子滴溜溜转的“死胖子”,心里不知道在打什么算盘。

 好像是放弃了挣扎,大庆讨好似的拿爪子轻轻碰了碰赵云澜的膝盖,又贴上去蹭啊蹭,好一会儿才开口:“你昨晚疼成那样,我虽说是一只经历过大战的万年老猫,也是会害怕的啊,刚好沈教授住在对面,为了我的主子,我就斗胆去请求黑袍使的帮助了…”

 赵云澜见大庆这一脸委屈模样,也不在乎是不是装的了,心软地抚摸着它的小脑袋。

 “赏你小鱼干儿。”




 赵云澜昨晚不止是胃疼,潮湿又冰冷的空气加剧了他未愈的感冒,头疼欲裂又胃痛难忍,加上止不住地冒冷汗,要不是沈巍用了能力将他的病痛压下去,治愈了整晚,赵云澜早就不知道能否见到今早的阳光了。

 大病初愈还略微有些虚弱,赵云澜吩咐大庆多帮他打理一天特调处,想在家休息一天,大庆知道他身体需要调养,便一口答应下来。

 这空荡荡的房间里,又只剩他一人了。

 人孤单一人的时候,就容易怀旧。
 赵云澜想到初见沈巍时对方握住自己的手不放开,反应过来时窘迫的样子,就好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孩儿当场被爸妈抓到,他以为自己察觉不出,实际上他早就瞥到了沈巍通红的耳朵。

 说是“一见如故”不过是模糊印象造的孽,要早知道他寻了自己一万年,哪舍得说出这样会令他生出希望又掉入失望深渊的话啊。
 
 每一次遇到事情都第一时间出现在自己面前替自己抵挡四处投来的危险,将自己捧在心尖尖上,明明相遇那么多次却始终没告诉自己真相,他该有多会忍耐,才能克制住自己这么多年来的悸动。

 平日里发生的点点滴滴,现如今回忆起来都是满满当当的甜味,偏偏这糖分灌了多少,事后的失落就加倍奉还多少。

 沈巍已经快要一周没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外头还飘着小雨,赵云澜却已不经理性压制,套了件冲锋衣就出门了。

 一趟只为散心毫无目的的短途旅行,就这么一步一步走到了龙城大学,要是此时有人采访他,他一定会说这一切都是巧合。
 是了,自相遇到现在都是巧合。
 
 赵云澜坐在走道旁的长椅上,看经过的来往的大学生,有的孤身一人看着书本,有的和自己的对象打打闹闹好不甜蜜…赵云澜不免生出什么念头来,沈巍等了自己不知多少生生世世,是否每一世都看着自己从小毛孩时期一步一步长大变老。若角色互换…自己该是什么样的想法…?

 容不得赵云澜胡思乱想,沈巍已经结束了一天的课程——下午只有一节文学课,最近心事多,讲课偶尔会出些差错,他需要回到家静心整理混乱的思维。

 没成想一出大厅的门便看到了正陷入幻想无法自拔的赵云澜,不远处还有些女学生拿着手机在偷拍。而被拍的主人公却丝毫没有察觉,依旧沉迷在不知道什么奇怪的事情里,连表情都没换过。

 沈巍心里窜上一股子无名火,他快步走到赵云澜面前,二话不说就拽着对方的手腕拉起就走。

 “诶…?诶!你干嘛呢!” 

 赵云澜反应过来后开始激烈地挣扎,偏偏沈巍的力气是无法想象,他挣脱不得,干脆任由沈巍牵着自己走,好容易等他停下步伐,一句话的开头都还没从嘴里吐出来,赵云澜就一阵眩晕,再睁眼已经回到自己的家。



 “你干什么乱跑!”
 “不知道自己身体很虚弱吗!”
 “身体搞垮了谁来照顾你!”

 这一脸三声怒吼震得赵云澜屁话都不敢说,抱着靠枕一脸无辜样听沈巍训话,这眼神沈巍哪受的了哇,心急嚷完了三句便脸红地背过身去了。赵云澜见沈巍关心自己,不免心中暗爽,表面上却一副要落泪的表情小心翼翼得拿手去攥沈巍的衣角。

 “别生气了好不好?”
 “沈巍…巍巍…阿巍…小巍…”
 
 耐不住赵云澜这几声称呼,沈巍有些动摇了,想回头看看赵云澜的脸,却一下被钻了空子——赵云澜趁沈巍回身的一瞬间扑倒了沈巍怀里,紧紧环住沈巍的腰不放,沈巍手足无措的样子倒是正中了他下怀。

 可惜,沈巍也不是个容易哄的主,这一下子就知道赵云澜刚刚那看似可怜兮兮的嘴脸都是演出来的了,气得一把推开了赵云澜,别过头不吱声了。

 赵云澜哪受过这待遇啊,愣地也不知如何是好,就这么直直地看着沈巍,空气都好像僵在一起。

 半晌,沈巍深深地叹了口气,开了口:“直至今天,我仍残喘在这世上,沧海桑田,匆匆不知多少载,不过是为了一句当事人已经忘却,且只有我一人知的承诺,我死守四方,已全身解数保全三界。” 

 “何来动力?不过是你。”

 “你踏着山海走来,日月星辰曾是你的幕布,创世那刻你是见证者,可我只是光与黑暗的夹缝中原罪般生出的怪物,我连一魂一魄都没有。”

 沈巍自嘲地扯了扯嘴角,“说来好笑,我看尽人间百态,肯守诺言的人鲜有,大多还是建立在许诺时有旁人围观的前提下惺惺作态的,我一个失了三魂七魄的“怪物”,这样拼命又是为何?”

 “万丈深渊透不进一丝光亮,我不在乎;所谓亲朋好友,七情六欲我未曾体会,我不在乎;生生世世只能远远守在你身后,看你娶妻生子,轮回间换无数身份唯一不变的——就是不认得我,我在乎的不得了。”

 赵云澜听不得这般自我嘲弄又令人心痛的话,伸手想去摸摸沈巍的脸,却被沈巍一把打开。

 “于你,是怎样的心情,我做不出合理的解释,只知道即使这万年不相认不被记得,我也依旧无怨无悔地要守着你,我似乎是为了守你而生,也总要为你而亡的。”

 沈巍可能自己都没发现,这些话说完,自己脸上的泪痕都干了。

 赵云澜张了张口,吐不出话来,只知道咬着嘴巴不让自己掉眼泪,眼圈都红透了。两个人谁也不看谁,各自留着最后一丝倔强。

 过了一会儿,大概是稳定了一些情绪,沈巍转身就打算离开,走到房门不过几步的距离,沈巍似乎一直在等赵云澜追上来挽留,所以刻意放慢了速度,可惜到手握上门把手的那一刻,也没有想象中的一句“别走”,在赵云澜看不见的地方,沈巍不争气地又掉了眼泪。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门外,却并不通往沈巍的住处,开了这门,便是另一个世界了。

-tbc-

好困…晚安

评论(2)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