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亩玫瑰

拥抱中老去的是时间的玫瑰

【巍澜】热望(下)

兽医沈巍与赵云澜的几世相遇
设定 大庆从头到尾没有失去记忆
对剧版结局的极度不满衍生出的HE结局
ooc都是我的锅

03.

龙城下了场雪。

这雪下得疾,不过一夜的功夫便有厚厚一层积雪铺满了龙城的角角落落,一串猫脚印从特别调查处的门口直延续到沈巍的医院门口,等到门外的先生挠了三下门,沈巍才不急不慢地走去为它开门。

走进来的是一只身材肥硕(?)的黑猫,嘴里还叼着一半油炸小鱼干,大摇大摆地跳上了沙发,直到把嘴里的小鱼干都咽下肚子才缓缓开口:“最近龙城不太平。”

沈巍垂下眼眸,忧心忡忡地往窗外望了一眼。

“我知道。”

黑猫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嘴边的油渣,问道:“大人,您怎么打算?”

沈巍走到黑猫身边,拿起茶几上的茶壶为自己斟满了茶,又多斟了一杯推到黑猫面前。一瞬的时间,沙发上卧着的黑猫便在一缕灰烟中化身成一名二十出头俊秀的青年,捧起茶杯细细品着。

“不到危机关头,叫他不要轻举妄动,若真遇上什么麻烦,我自会出面解决。”

青年明显感到周围的温度猛地降下了几分,虽说平日里寒暄是没个正形,但面前举止儒雅的男人的确是镇守四方万年的斩魂使没错,谈及世界安危,容不得半点疏忽,自地底深处爬上来的男人所包裹的寒气,比一门之隔外的冰天雪地要冻人得多。

“这…大人,您也不是不知道,我哪儿管得住他啊,他这人就好打抱不平,再加上这一世落了这么个身份,要真出了什么事,谁劝都劝不动他上前线啊。”

哐的一声,沈巍将杯子砸到茶几上,撒出的茶水溅到青年,青年也不敢吱声。

“他怎么这么不听话!这生生世世我护他安稳保他周全,不是为了让他在众人面前逞强做英雄的!我不需要他做英雄!他哪怕做一个风流浪子,他哪怕是一个扶不起来的阿斗,他哪怕…”
“哪怕永远也记不得我..”
“我只要他平稳度过每一生每一世..就好”

沈巍握紧了拳头,几乎要将牙咬碎般切齿地一字一顿地讲出这些,回过神来已是泪流满面。许是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沈巍站起身去抽了几张纸巾递给青年,“对不起,我..我失态了。”

青年接过纸巾,并不是很在意刚刚不小心的冒犯,沉默许久,对沈巍说:“大人,总会有这一天的,您很清楚,不是吗。”

听到这话,沈巍的眼瞳骤缩,仿佛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嘴唇抽动着不知道在喃喃什么。

“我..大庆..我该如何是好。”

被唤作“大庆”的青年摇了摇头,起身要往外走,经过沈巍的时候重重地在沈巍肩上拍了两下:“按大人所想去做便是。”

待沈巍走出刚经受的情感波动后,大庆已经离开。
雪依旧未停,反倒越落越凶,方才大庆来时的脚印早已被新雪覆盖,这十几分钟里发生的一切就仿佛从未有过。




门上的风铃又响了起来,因为昨夜附近总有人家在放烟火,沈巍一夜都没休息好,第二天清早也不像往常一样起得早,对着镜子都明显感觉到了疲惫。

“哟,沈教授昨天没休息好啊。”来人抱着黑猫,穿着黑皮夹克,踏着双马丁靴轻车熟路地就往卧室走,沈巍才从卧室出来,见到这位贵客难得地露出了笑容。

“昨晚总有烟花在放。”沈巍答道。

“那可不,今天是团圆夜啊,沈教授一个人过?”来人将黑猫放在沙发上,走近沈巍身边倚靠在卧室门框上,带着笑意地调侃着。

“啊,一直如此。”

“怎么会,沈教授这长相,一看就是有不少追求者吧,怎么,没一个能入得了沈教授的眼?”

沈巍显然经受不起这一连串的调侃,一句还勉强应付的过来,这连环逼问可就手足无措了。男人见沈巍的面色从脖子红到了耳根,知道是调侃过分了,便住了口岔开了话题。

“说正经的,沈教授,我这猫啊,说来奇怪,除了我之外就只对你没什么防备了,平时见人都一副清高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总觉得他瞧不上人类…”

一旁正优雅地舔爪子的大庆仿佛对它的主子翻了个白眼。

“不对不对,扯远了,我想说的是,你能不能帮我照料他一段时间?”

这话一出口,舔爪子的大庆都好似收到了惊吓,猛地从沙发上翻身跳下来,又一路小跑跳上了男人的怀里,喵喵地叫的凄惨。

男人也不管怀里的猫叫的有多惨兮兮,自顾自继续说道:“沈教授,我知道你医术高明,也知道你为人和善,我这猫从我十岁那年陪我到现在了,放到其他人手里我不放心…不知你是否愿意帮我这个忙?”

沈巍注视着男人的眼睛,自刚才开始就一直闪躲着不敢看他,到最后一句话才肯直视,满含真诚的情绪,一时之间竟忘了拒绝。

“不愿意。”

似乎是没有意料到沈巍会给出拒绝的回答,男人愣住了,以为自己是听错。

“赵云澜,我不愿意。”似是能看透男人在想些什么,沈巍又重复了一次。

“为什么啊沈教授!我付钱,付钱的!”

沈巍推了推眼镜,绕过男人走到了窗前,双手搭在窗台暗暗用力:“原因呢。”

男人也一步不落地跟在沈巍身后,听到话中的转机,连忙换上营业微笑,讨好地说:“我得去拯救世界啊,拯救世界可不能带一只拖泥带水的死猫不是?”

这话若是叫别人听去,定是觉得他赵云澜又开始插科打诨地开玩笑,不正经,但沈巍明白,他说的拯救世界,不掺一丝假。

“你就没有考虑过自己吗?”沈巍连声音都气得颤抖,可惜赵云澜没注意到。

“考虑自己?我打了二十多年光棍了,生活里唯一在乎的就是这只死胖猫,把它托付给你我就没什么念想啦。”

沈巍回头看着面前笑得比阳光还灿烂的男人,心里百般埋怨千般怒气万般无奈都不知道如何消散。

“...好,我答应你。”
“但你也答应我,”沈巍顿了顿,似乎在想措辞,“你答应我,要安全归来。”

赵云澜自是知道这一去便是前路艰险,有去无回的,和沈巍不过是比陌生人熟悉那么一些的关系,但对方对自己那一刹那的关怀却让他动摇。

“那是当然,等我回来,咱们好好搓一顿!”


来时未下雪,去时已变天。沈巍抱着黑猫,目送赵云澜越走越远,他的背影仿佛肩负着全人类的安危。

“大人。”
怀中的黑猫试探地叫了一声,却未得到回应。

沈巍眼中有团黑雾暗涌,错综交织在双眸之中,久久未平息。





天地翻涌,在触不到的海天交界伸出无数只细长曲折的黑爪,蔓延到世界各处,似是要将整片天空包裹在黑暗之中。就在此时,东方抛出一缕鎏金般的光芒,单枪匹马朝那片将要完全吞噬世界的黑影冲去,硬是撞出条裂缝,大地无数生灵已分不清四方界限,魂魄四散无处归。

赵云澜站在山巅上使出浑身力气向混沌挥鞭,一鞭一魂,万鞭万魂,能镇几分全凭意志能挺到几时,渐渐地,力气开始消融,无边黑暗顺着那细细一缕金光开始了反噬,那打出的裂缝也有了被重新填补上的趋势。赵云澜半跪着坚持不断地续力,却也明白自己终归要力气用尽。

这时,自大地深处喷薄而出一团中烧的火焰,直冲云霄,与肆意张扬的黑影绞动在一起,绞得人间乱作一团,却绞出天地间重见阳光。赵云澜看准时机用力一挥,彻底劈开了混沌噩梦,缠着那团温暖的光像是缠着这人世间的热望,一同抵退了来势汹汹的黑暗。
被混沌迷了心智的万千魂魄受了光的指引逐渐找回意志,陆续归回地底,无数裹着金光的碎片自那团大火里四散开来,遍布世界各个角落,就像初生的雪,盖住了曾被黑暗侵袭过的印迹。

黑影退散,世界将要重归安宁。

赵云澜仿佛虚脱般地收起了镇魂鞭,摇摇晃晃站不稳妥,将要倒下之时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拖住,这才真切地倒在这人怀里。

“谢谢啊..”疲惫打得他实在想要合眼就这么睡去,但还是在睡下之前努力睁开眼睛看清了接住自己的人的模样。

“沈教授?”



04.

团圆之夜,万家灯火,各家各户都张灯结彩同归来的家人共庆佳节。

沈巍依旧是站在窗前,怀中抱着黑猫,仿佛眼前这些他人的欢乐佳景收进眼底后就能化作自己的快乐一般满足。

他踏着烟火而来,风铃响动的一瞬,沈巍就知道是谁造访,便含着笑意去开门。

“沈教授,介意一起过个团圆节吗?”来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靠在门边,头顶还沾着些雪花。

“不介意。”沈巍笑着答道。

“那咱出去搓一顿?”
“好啊。”




“诶沈教授,咱俩以前见过吗?我怎么总觉得你那么熟悉呢?”赵云澜一边狼吞虎咽地往嘴里塞着饺子,一边问道。

沈巍与怀中的黑猫相视一笑:“或许吧。”





大庆:“愚蠢的人类。”



The End;


那几大段的大战描写根本不像大战啊哈哈哈哈哈哈就纯粹瞎写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感谢阅读!三鞠躬!!!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