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亩玫瑰

拥抱中老去的是时间的玫瑰

【巍澜】热望(上)

兽医沈巍与赵云澜的几世相遇
设定 大庆从头到尾都没有失去记忆
看完结局临时决定加长 本身一发完现在改成上下
我真的 好喜欢巍澜 好喜欢镇魂啊

ooc都是我的锅

00.

一世荒凉,你是我唯一热望。

01.

窗棂上的风铃随人推门进来的动静响个不停,沈巍刚洗漱出来,抬眼看时钟不过指向七点而已,这个时间鲜有客人,毕竟养宠物的大多都是都市一族,要真有什么事也都是待他们下班后才会抱来他这里咨询问诊。

沈巍不太会人情世故那一套,来看诊的女生有时带有暗示意味的话他也接不住,反倒因为耿直和医术的精湛传出一派名气来。

走进来的是个瘦瘦的小男生,怀里抱了一只纯黑的猫,脖子上挂着金铃铛,一双眼睛看起来炯炯有神,就是前爪上蹭了些血迹,估计是觅食的时候被路边什么刮伤了。

小男生见到沈巍后呆愣了好一会——沈巍一袭白褂,里面只简单的穿着浅蓝衬衫打着领带,却一身遮盖不住的书生雅气。看小男生发呆的样子,沈巍心里暗笑,走近小男生身边,俯身摸摸他的头,问道:“小朋友,你的猫怎么了吗。”

被靠近时闯入鼻腔的淡雅香味让小男生缓过神来,连忙捧着怀中猫的爪子给沈巍看:“它…它不算是我的猫,我只是去上学的时候遇见它,它好像受伤了,我家附近就这一家宠物医院,您帮着瞧瞧吧。”

沈巍小心地接过黑猫走进了操作室,小男生就隔着半米的距离紧紧跟在沈巍身后,又不忘环顾了四周,发现医院的上班时间是八点半,看看自己的手表,顿时心生不安。

“医生…我打扰您休息了吗?”

沈巍刚把黑猫安置在操作台上,就听见身后的小男生微微颤抖的声音,一回头看见的就是一张满脸写着紧张二字的脸,实在觉得可爱,又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小男生的头。

“没有的事,我本身也是这个时间就起床了。”

看小男生舒展开的眉头,沈巍礼貌地回以微笑,转身去拿消毒用的酒精和纱布。

小男生紧紧盯着沈巍的背影,总觉得熟悉,待沈巍拿完工具回头朝操作台走来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做了失礼的事,连忙将视线转移到黑猫身上,也盖不住一张脸从脖子红到耳朵。

“这么说…是你捡到的猫?”
沈巍一边拨开黑猫前爪上的猫以便检查伤口,一边和小男生谈起天来。

“嗯!但是…我还不知道能不能养它…”
小男生越说声音越轻,好似带着愧疚,本闭着双眼的黑猫睁开了眼,朝小男生“喵”了一声,仿佛在与他回应。

“你看,它在说‘没关系’呢。你不要担心,虽然养还是不养现在还没有确定,但你救了它却是事实。”

小男生一下又一下温柔地抚摸着黑猫,黑猫就往小男生的手掌心靠近一点,再多一点。
为了治疗方便,沈巍只好暂时打断这刚建立不到一个小时的“人猫情”。

“别乱动哦,不然伤口会裂的。”
说罢,在小男生不注意的时候,沈巍看向了那只黑猫,意料之中的对视,虽就一瞬。

一切都处理完毕后,沈巍剪掉了多余的纱布,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还好只是简单处理用不了太久,不会耽误他上学。

沈巍蹲下身,双手握住小男生的双臂,看着他的双眼对他说:“猫暂时放我这里,你先安心去上课,现在去还来得及,等你放学回家和你的父母交代一下情况,他们若是同意,你就来我这里把它接回家养着,若是不同意…就放我这里养着,好吗?”

或许是沈巍的声音太过磁性,传到小男生耳朵里的时候他已经完全听不进话里的内容了,只知道一个劲儿地点头,对面前的医生生出无限的信任。

沈巍也看出了小男生的心思,心里是哭笑不得,问出了最后一个例行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赵,赵云澜。”



三月的阳光果然是一年里最温柔的,看着小男生背着书包一面向学校跑一面不忘回头笑着和他招手的样子,沈巍嘴角扬起的微笑逐渐僵在脸上,直到看不见男生的身影。

沈巍脸上的笑容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他转身回了诊室,本该呆在操作台上的黑猫早已跳到了沙发上,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走进来的沈巍。

“多少年了。”

从黑猫那个方向传来一句少年音,好像是那只猫开了口似的。

沈巍坐在黑猫对面,半晌,他低下头去,深深地叹了口气。

“记不得了。”

02.

天有些阴了,沈巍走到窗前看着缓缓飘来的一团乌云,不禁皱起了眉。果然没过几分钟就滴滴答答落起了雨。寒气有些渗进屋子里,沈巍拢了拢外套,看路上的行人手忙脚乱地拿身上的物件遮雨,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从微晕的雾气里跑出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儿,一手拿着自己的校服外套挡在头顶,一手紧紧抱着一团黑色不明物体,好像在朝沈巍的诊室跑来,凑近了才看清这是一只黑猫。

沈巍快步走到诊室门前为男孩打开了门,再递给他一块干毛巾,男孩脸上和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刺痛了沈巍的眼睛,他不用想也知道自己现在是一副如何急切的表情。

男孩是真的被暴雨淋了个透,也来不及道谢,接过毛巾就要往怀里的猫身上扑。

“把它交给我吧,那毛巾你先擦着。”

沈巍伸出双手停在男孩面前,双眼流露出的真诚叫人不得不答应下来,于是男孩点了点头,松手将黑猫交给了沈巍,开始拿那块毛巾擦起了身子。

沈巍抱着黑猫坐在沙发上,拿着另一块小方巾为黑猫擦拭,其实男孩将黑猫护得很好,基本没什么淋湿的地方,就是这黑猫看起来不大开心,一直望着男孩站着的方向。

沈巍顺着黑猫的视线看去,男孩正龇牙咧嘴的拿毛巾按在自己的某处伤口上,雨水沾湿了伤口必定是不好受的,纯白的毛巾早已被染了大片的鲜红色。沈巍刚想起身,黑猫就先他一步跳到了男孩身上,男孩赶忙丢下毛巾紧紧抱住了它。

“你都擦干了?”男孩无奈地对着黑猫说,脸上依旧是龇牙咧嘴的模样,动作却无比的轻柔。

沈巍已经站起了身子,焦急地看着这一人一猫,黑猫向他传来一个暧昧的眼神,随后便跳到地上摇着尾巴,轻车熟路般地走向了操作室。

“诶?我原来带死猫来过这儿吗?”

男孩看自家猫猫对这里如此熟悉,不禁喃喃自语起来,单纯的心思让他将这一切归于“猫随主人,主人聪明猫就聪明”的结论,顺带自我感觉良好地在心里夸赞了自己一番。

沈巍离男孩两米远,视线却仿佛黏在了男孩身上,男孩以为这医生是介意自己弄脏了他的毛巾,于是不好意思地举起被血染红的毛巾开口说: “啊…不好意思,我把你的毛巾弄脏了,我下次来赔您一块儿您看行吗?”

白褂医生似乎要看穿自己的眼神令男孩有些浑身不自在,想补充什么赔偿想了又想自己实在是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正思考的时候沈巍已经走到了男孩面前。

“我先给你处理伤口。”说着便紧扣住男孩的手腕,转身将男孩往卧室带。

“诶不不不用,这都小伤,很快就…”男孩觉得奇怪,只是个陌生人怎么那么热心,又是干毛巾又是要给自己包扎的,一如既往地拒绝了陌生人的好意却被面前人一瞬的眼神吓到说不出话,这眼神分明就是在告诉他“不要不听我的话”嘛…这叫人怎么拒绝的了。

沈巍领他坐在自己床上,从床头柜里拿出碘酒轻轻地擦在男孩的伤口处,怕弄疼他还一边吹着气一边询问他有没有碰疼。这一系列的活儿做下来,男孩是彻底懵了,心里暗自记下这家医院的名字,想着日后死猫要有什么大病小病一定得来这家医院,这医生太称职了。

“那什么…我看你这儿这么多药…你是经常受伤吗?”

听到男孩的话,沈巍突然停住了手中的动作,抬头看向因为害羞所以一直摸着后脑勺的男孩,眼神里满是震惊,不过也就只有一瞬红了眼眶,随后立马低下头,继续擦拭着伤口。

男孩见他好像不太愿意搭理自己,便惺惺地合上了嘴,开始专注于观察医生的卧室,这医生生活看起来就很简单,只有一壶茶和一个茶杯放在书桌上,这么大个房间唯一的娱乐活动估计就是看书了,对医生的印象突然就加上了一条“老古董”。



“我伤惯了。”

男孩听见医生这么说,低头去看医生的表情,结果收获的是和刚刚没有分别的一张面无表情的脸,男孩觉得自己一定是被雨淋傻了出现了幻觉。

“怎么会受伤的?”

“嗯?问我吗?”

“嗯。”

“嘿嘿,”男孩突然不好意思起来,挠挠头想着该怎么说清楚这件事会显得自己比较英雄气概,“我放学的时候看见有几个人在欺负我们学校的女孩儿,一冲动就抄了根棍儿去揍他们了,没想到他们还挺专业,结果我就被打晕了,还是我们家死猫…哦就那只黑黑的胖猫,它可能来接我回家吧就把我弄醒了,我赶紧往家跑就碰上这暴雨天,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股脑就往你的诊室冲了…”

沈巍也能猜出个大概,此时已经是怒不可遏,脸色沉了下来,不知道是因为男孩的哪一句话惹到了自己,或许是因为他救的是个女孩儿,或许是因为他不自量力和别人打架还被打伤,或许是综合了这些所有,总而言之,沈巍现在的表情就像是下一秒就要提刀杀人的犯罪凶手。

男孩不敢吱声了。

“我…我要是说错了什么或者打扰到您…您千万别生气,为我这么个小混混气伤身子不值当哈…”

这话要不说还好,说出口就真的触到了沈巍的那根筋,就连手上包扎的动作都忘了轻重。

“嘶…啊…”男孩被医生不小心按到了伤口,血开始往外渗,还没缠上的纱布就已经被染红了。

“对不起!我…我太大意了。”沈巍连连道歉,听见男孩的呻吟立马丢下纱布和剪刀往后退了半步,又马上调整好状态为男孩紧急止了血,急得眼泪在眼眶里积聚着摇摇欲坠。

男孩忍着痛看向医生,伸手拍拍医生的肩:“没事没事,我命硬着呢,疼一下不会死的哈哈。”

话音刚落,男孩就看见医生慢慢抬起了头,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里落下了几颗眼泪,止都止不住地滴在男孩裤子上,将裤子上干了的血迹都打湿晕成一片。

“诶…你你你别哭啊。”男孩手足无措地不知如何是好。

医生剪下最后一条纱布,又仔细地拿毛巾擦净了男孩身上的血迹,取下眼镜,抬起胳膊往眼睛上抹了抹,又成了一副冷面君子的样子,就好像刚刚急到落泪的根本不是他。

男孩下床活动了下筋骨,就往诊室里走,去抱他家的猫。

“以后不要这样了,身体是最重要的,你要照顾好自己。”沈巍接了杯温水,“不要挑食,你太瘦了,多运动,对身体好的。”

“医生都像你这么啰嗦吗…?”

“反正被揍的人不是我。”沈巍推了推眼镜道。

“……”




外面的雨声越来越小,刚刚狼狈逃到屋檐底下躲雨的行人都陆陆续续继续了自己的路程,男孩看这雨差不多停了,便抱着黑猫向外走,走出两步想起了什么,回头看向沈巍:“医生,我叫赵云澜,今天的事多谢啦,你要是遇见我父母可千万别和他们说哦。对了医生,你长得很好看,以后别总是皱眉,会变丑的!”

说完这一串话,男孩便走出了门,慢慢消失在沈巍的视线里。

沈巍扶额坐在沙发上,想起男孩临走前怀中黑猫和自己的对话——
“大人,我可是给你留了时间的。”

“谢谢。”

“…还是不告诉他吗?”

“罢了…他过得好…我就知足了。”

-tbc-

每一节是一世。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