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荼翎

喜欢的cp不逆不拆/有没有人找我玩儿鸭

【巍澜】磨合期(二)

 《磨合期》
沈巍再遇昆仑&赵云澜巧逢小鬼王
原著和剧版交叉融合&双穿越设定
ooc都是我的锅 您尽管骂我别客气


磨合期(一)

(二)(三)(四)(五)(六)


02.

 “赵云澜?…赵云澜!!”

 大庆试探地叫了两声,躺在床上的赵云澜却仿佛睡死过去没有回应,虽说是一只活了万年的猫,也总会慌了手脚。第一反应竟然是去找沈教授,还好住在对面找也方便。于是大庆摇身一变化作黑猫绕出房门到了沈巍家的阳台,伸出爪子挠了挠窗户,并适当地发出几声撒娇意味的叫声——人类好像都喜欢这种,虽然沈巍并不是人类。

 窗户上积攒了些雨滴,还沾了些冷气,大庆透过窗户看见正坐在书桌前的沈巍,眼神直勾勾地盯着玄关处,好似能穿过那扇门看到之后的一切。再一想,便彻底明白了:沈巍根本一直没离开过,时刻观察着赵云澜的动向,而此时大庆却丝毫不觉得瘆人,反倒察觉到心酸。

 深爱着的人,明明只隔数米,却无法靠近。
 也不知是这样注视了多久,心里该有多难受。

 沈巍明显是知道大庆翻窗过来的,自然也知道大庆此刻正淋着雨在窗外看着自己的。无奈地叹了口气,拿着柔软的干毛巾走向了阳台,讲可怜兮兮的大庆放了进来。

 一“人”一猫就这么面对面沉默良久,沈巍欲言又止不知道几次,每回都是咬咬牙又把将说的话咽回肚子里去了。大庆看他这样犹豫不决,下定决心开了口:“沈教授,啊不对,是黑袍使大人,想必您也知道我们赵处现在的病况了吧,再这样下去他要是病死…”

 沈巍非常迅速地瞪了大庆猫猫一眼,又非常迅速地带着愧疚收回了眼神。

 “我的意思是…”

 “好了你不要说了,我…我…”
 “我去照顾他便是。”

 沈巍低下头似乎在沉思什么,不过半分钟的时间,深呼吸后拍了拍大庆半蔫儿的肩,先一步走出了门外。



 隔着两扇门看到的光景和就差一张凳子的距离真是截然不同的。沈巍站在赵云澜面前,看着他侧身蜷在一起躺着,手还放在腹部那处的衣服上,一看就是之前攥太紧都留下了化不开的褶,连带着眉头也是紧锁着的,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什么噩梦。

 沈巍是站不得也坐不住,焦躁难耐也没个宣泄的出路。跟着身后的大庆悄悄探出个脑袋,轻声地说:“沈教授,您先看着,我就回特调处了哈,你们…别动手就行。”
 也不等沈巍表态,大庆就赶忙溜走了。
 
 沈巍扶了扶眼镜,尽量小心地搬过一张圆凳,正襟危坐在赵云澜床边,他不敢伸手去碰触赵云澜,他怕自己不小心把他弄醒了,他更怕自己会克制不住自己贪恋他的温度。

 长久以来都是如此,从初见面就是,他知道自己不该与赵云澜多有一句交流,却还是在他伸手时紧紧握住,甚至失礼地多攥了会儿他手心的温度。赵云澜靠在自己肩上的时候,明明是把他推开了,可终是不忍心,又坐近坐直了好让他能睡得舒服些,那车里狭小的空间让沈巍觉得他们的呼吸黏在一起,让沈巍一个无魂之人都仿佛刹那间有了咚咚的心跳。

 这次也…并不例外。

 沈巍反应过来的时候,手指已经抚上了赵云澜的眉头,想为他平息一些不安,想替他分担所有的苦难,这场变故…想来是自己太自私了,自始至终都按照自己的心意在做事,不是不顾云澜的心情,只是他顾不上了。

 天下甚美,我还肯爱这山河,只因为这山河是由你亲口交于我手,我爱的是你临“死”前许下的愿,我爱的是你赵云澜这个人。但即使如此,替你赵云澜稳住的山河大地,总不能任它们湮灭在恶人手中,你在乎的东西,自然是要保的。





 那日看着鬼面最后一丝影子也消失在天地相接的尽头,赵云澜才真的松了口气,方才千钧一发挤出的力量现在全数松散了,他望向不远处满身是血,已经发黑的血痕和新染上的血迹混在一起,都快要和周围的横尸遍野辨不出分别了。

 多看一眼都是心疼,偏偏这一切都是沈巍瞒着自己,早就暗下计划彻头彻尾地要牺牲自己来保全天下,要不是赵云澜隐隐有预感所以在危机关头留了一手才救得他一个“全尸”,这一世分别,就永世不得相见。

 这人该是有多不在乎自己,说是“大煞无魂之人”,怎能连颗珍惜自己的心都没有?再不济,难道连他赵云澜都可以不管不顾不在乎了吗?!说是寻了自己万年,不知道多少次轮回都只是远远看着而已,想来就会涌上酸楚的经历,难道真就忍心自己从此再不记得他吗?

 一切这些个埋怨都绞在赵云澜脑子里,越缠越凶,他就这样看着沈巍,直到沈巍睁眼,直到沈巍挣扎着费劲地坐起身,颤抖着双腿也要朝他走来,直到沈巍跪在他面前,伸手去摸自己的脸,他终于发泄出来,他一把打开了沈巍血肉模糊无法愈合的手,恶狠狠地盯着他,对他说:“你别再找我了。”

 他是看见的,看见了面前人眼神中的可怜,明明万般柔情都给了自己,却被自己伤着。可他只想,只渴求他多在乎自己一点,仅此而已。




 收回记忆,尽管这些日子里赵云澜“丢”下他说的那句话,那个场景一直萦绕在心头,但珍视了万年的人,哪舍得就这样放手。

 沈巍将手指停留在赵云澜的唇间,小心翼翼地描摹着唇瓣的形状,不知多少个夜里,他想摁住这人的肩膀,肆意在他身上留下自己的痕迹,唇边都肿起也无所谓,掠夺掉全部的呼吸便最好,只要这人全部都属于他,怎样都好。

 越是这样疯狂地奢求着,沈巍越是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能量,他赶忙收回手,眼里暗涌的能量逐渐平息下来,半晌,他伸手置于赵云澜头顶,尽量克制自己力量的涌动,悄无声息地为他疗伤。
 



 赵云澜确实没做什么美梦,不过,倒也不算做了噩梦。他只是梦见自己丢下了沈巍之后的日子,或者说…是重演了这四天分不清昼夜的生活。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自己浑浑噩噩,这滋味可真是一言难尽。

 他从不怀疑自己对沈巍的感情,灯红酒绿的日子有过,纸醉金迷的日子也受过,虽然不是玩世不恭,但在情场上绝不是什么单纯无知的。遇见沈巍之后是真的收了心,只要沈巍在身边,处里再多堆积的案子,上头再多无奈的吩咐,都成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只要看见沈巍,一切都没了所谓。

 所以他从扬言丢下沈巍那刻开始,就后悔到了现在。他清楚的,在他和沈巍的这段关系里,只会存在他赵云澜丢了沈巍。只要他赵云澜开口叫沈巍滚远点,沈巍就绝不会再踏入自己生活半步。

 但他又想逼着让沈巍意识到自己这么无私奉献是错的,他想让沈巍多在乎自己一点。
 ——难两全。

 赵云澜还梦见沈巍来照顾他,梦见沈巍给他治病疗伤,梦见沈巍要走,他抓住了沈巍的手。可等他醒来的时候,身边只有一只卧在床上的黑猫,和窗外淅淅沥沥的雨。

 沈巍本就比常人低了不少的温度仿佛还留在手心,可环视四周也根本没有任何他来过的痕迹。赵云澜把梦里抓住沈巍的那只手张开又合上,自嘲地笑了。

 时针指向十点整,赵云澜捋捋乱糟糟的头发,掀开被子下了床,正想去卫生间洗漱,路过餐桌时便看见桌上摆放整齐的一碗粥和几盘小菜。

 他拉开凳子坐下,双手捧着瓷碗,白粥的余温传到他手心里,眼泪没有丝毫预兆地落在了粥里,这一来,便一发不可收。

 “沈巍,我好想你。”
 迷迷糊糊醒来的大庆好像听见自己主子轻声说出这句,想想不太可能,又睡下了。

-tbc-


啥意见我都听 
晚安zh女孩们



评论(2)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