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荼翎

喜欢的cp不逆不拆/有没有人找我玩儿鸭

【巍澜】磨合期(一)


沈巍再遇昆仑&赵云澜巧逢小鬼王
原著和剧版交叉融合&双穿越设定

ooc都是我的锅 您尽管骂我别客气


磨合期(一)

(二)(三)(四)(五)(六)


00.

 “我的豪迈烈骨都给你看了,我的懦弱踌躇也被你收了,就剩那满心的不堪我不愿露给你瞧一眼,你还要我如何。”
 “我要你在乎自己多一点。”

01.

 特调处又成了死气沉沉的模样,明明局势已定,该解决的乱子也都各自安定,此时此刻,大家却连口大气儿都不敢喘。
 全因为处长自踏进办公室开始就一直保持双臂抱头低首沉默的状态,电话响了不知道几次也不曾接听,最后全是转接到汪徵那里处理了。而这样的情况,从两界恢复安宁开始已经持续四天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沈巍连着四天就彷佛人间蒸发般没再出现在特调处过,平日里都是一起上班一起回去的两个人现在一个是这般模样,另一个不知所踪,怕是吵了不可开交的架。
 我们善良且人畜无害的小郭每天都在“去劝赵处然后被赵处打发走”和“不去劝赵处自己良心不安于是干不好活被楚哥嫌弃”中徘徊。

 “楚哥…”小郭摸着自己随身携带的记事本,手指上沁出的汗微微沾湿了纸张,显然是踌躇了许久,连字迹都有点晕开了。

 楚恕之随便瞥了一眼,看见略微颤抖的手指下盖住那一行“劝沈教授和赵处和好”,心里藏不住笑意,表面上却装的面无表情:“怎么了?”

 “那个…赵处…不要紧吧?不对…赵处都这样了怎么会没事呢,我…我能做点什么吗?要不…要不我去找沈教授吧!楚哥你知道沈教授家里的地址吗?”

 对自家小白兔连连发出的疑问还真是难到了楚恕之。自当年被救下后就一直秉承一颗虔诚的心敬畏着黑袍使,知道沈巍就是他一直敬仰的大人之后自然也没有一句抱怨。“大人的选择一定有大人的道理”——专业的迷弟就要做到百分百的信任。可大战结束后,黑袍使便没再召见过他,也没有任何书信往来,就连彼此之间能量的感应…也微弱得很。

 “这…我也不清楚。”

 意料之中地看到小白兔的耳朵耷拉了下来。

 楚恕之本能地(?)伸出手抚上郭长城的脑袋,在柔顺的头发上胡撸一把,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温柔了些:“你别担心,他们不会有事的。”

 郭长城慢慢抬起头,露出自己微红的眼眶愣愣地注视着楚恕之,彷佛身陷吵架难题的人不是赵云澜而是自己,随后点了点头。

 坐在一旁默默扫雷的祝红一字不落地观摩了全程狗粮,一边忍不住翻白眼一边又心疼小郭,叹了口气道:“鬼见愁和沈教授不像你想的那样,他们好着呢,两次拯救世界的交情,那能是吵一架就断了的吗,他赵云澜就是作…”

 祝红正讲到一半,处长办公室的门就咔拉地被推开了,赵云澜面无表情地从里面走出来,径直走向了动作僵硬的祝红。千年美女蛇顿时停止了呼吸,还在考虑要是赵云澜发话扣除他全年奖金的话她要不要哭天抢地地当场蜕个皮,下一秒赵云澜就擦着她的肩当没看见她一样地踏出了特调处的门。

 赵云澜就在所有人担心的目光里结束了这一天浑浑噩噩的工作,摇摇晃晃地往外走,这四天都是两点一线,哪怕视线已经开始轻微的模糊——毕竟四天就吃了两顿饭,还是大庆忍痛割爱逼他吃下去的小鱼干,但还是记得住路线的。大庆眼疾手快地变成猫样跟在他身后,在一米的距离之内护着他周全。

 这两天龙城的空气都冷冰冰的,四处都包裹着清洌的味道,赵云澜前脚刚到家,外面就忽地下起了雨。他松了松鞋带,左脚踩着右脚的鞋跟就把两只鞋子甩在了一边,整个人摔在了床上。

 要说这雨下得真是情理之中,逼得赵云澜不得不回想起他和沈巍一起的那些点滴。
 比如现在微凉的雨丝正在侵袭他家的木地板,原来沈巍在的时候会在他出门后把窗户打开通风,也会在两人下班之前瞬移到家里把窗户关上打开暖空调,这样他到了家推开门就立刻能感到温暖。

 赵云澜懊恼地扯过枕头盖过自己的后颈,试图将自己的双耳与恼人的雨滴声隔绝开来。没过几分钟就遭受了来自大自然的报应——他的胃突然一阵翻江倒海地绞痛,不过几十秒就渗出满脸细密的冷汗,在他决定去柜子里翻找胃药的时候这阵痛楚又忽然离开了,他捂着胃坐起身来,刚呼出口气立马又是一阵刺痛,一下一下凿在他的神经上,不只是胃里,简直要蔓延到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中。

 大庆本在一旁“待命”,听见自己主子难掩的呻吟立马跳到他身边:“赵云澜,你没事儿吧?”

 “靠,死猫,我看着像没事儿吗。”赵云澜嘴上说着欠揍的话,实际上连抬头的力气都没了。大庆也顾不上拌这一句嘴,连忙问他:“药呢,药在哪儿?”说着便跳下床去寻。

 赵云澜努力控制自己意识的清醒,几番指路后大庆总算是找到了胃药,不幸的是,只剩下孤零零一粒了。

 “这药好像一次得吃三粒,不是我说…你是怎么做到只剩一粒的?”

 “前两次手抖掉了两个…”听不出语气,赵云澜用越来越微弱的声音回道,“死猫,你直接拿过来给我吧。”

 大庆这给也不是不给也不行,还是化成人形去厨房端了杯水将药递在赵云澜手里了,结果赵云澜连杯子都没碰,就着口水一吞便缩成一团躺在了床上。

 “你还真是…”大庆一时找不到形容词,想了一想,“…真是厉害啊。”

 随后就将杯子放回了原地,突然想起了什么,拿起了刚那板药仔细地看了看,愣住了,好一会儿蹦出几个字:“卧槽,过期的。”

 可床上躺着的人早已没了动静。

-tbc-

啊啊啊啊我终于动笔了我爱赵云澜我爱沈巍。
有意见随便提 蟹蟹你们


评论(12)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