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er

/

决堤

陪伴续梗

@三萬 点梗的
之前回复的都会写到
因为要高考所以以后 慢慢来
爱你们 要评论




00/

“他曾说这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
“转身却已泪决堤”

01/

王嘉尔永远也忘不了,那天自己捧着那沓花儿的碟去张伟家里,他一边打趣说自己一定是被卖大人片儿的小贩骗了,眼里却又闪着泪光。
低头盯着放在最上面那张碟,四个人摆出奇怪的姿势,笑得灿烂得很。用手指轻轻抚摸碟面,看不真切是什么表情,只是等他转身后,是真实地感触到了他的颤抖。

失声痛哭。

许久都没从那样的情绪里逃出来,回头看向他的时候,眼睫毛沁在泪珠里,眼眶一圈都泛着浅浅的红色。他无助地望向王嘉尔,身体蜷缩在角落,浴袍胡乱遮蔽着他的身体。
终于是伸出手来,向他索要了一个怀抱。

自然是乐意给的。

然后就陷进无休止的沉默中,伴随着抽泣的沉默。
王嘉尔轻拍他的背,上下来回抚摸,期望平复他的情绪,却没有什么效果。这场和矫情的斗争持续到了晚上,总算是安静下来了,他拉扯开两人间的距离,红着鼻子问:“能带我去一趟吗。”

王嘉尔无奈地笑笑:“好。”


02/

应承之后开始慌乱了,王嘉尔并不知道怎么带他去,毕竟自己也没想到真能遇见电影里的情节,这种穿越的戏码像做梦一样,或许,自己也只是做了场梦?
给张伟换好衣服,拉起衣服上的帽子把乱翘着的头发遮住,又拿出出门必备的口罩戴在了他哥那张不情愿的脸上。

牵着手往门外走,还没到门口就被甩开了。

“哥你干嘛。”
“两个男的…外面都是人…”

于是,王嘉尔干脆摘了鸭舌帽坐回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地面,一言不发。
张伟见状赶紧凑过去示好,因为还戴着大大的黑帽子,所以蹲在王嘉尔身边的时候根本看不见脸,一连串道歉性质的嘴炮从帽子底下传出来,滑稽极了。

终究是不忍心,王嘉尔摘下张伟的帽子,胡撸把头毛儿,冲他笑着说:那晚上去吧。
像是得到了大赦,张伟连连点头,坐在了王嘉尔身边,陪他一起顶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相依偎的时间总是短暂,紧闭的窗帘透不出一丝光线,阳光的影子都隐了去,王嘉尔看看墙上的挂钟,又侧头看看已经靠在自己肩膀上熟睡的张伟,感到无比满足。

“哥,晚上了。”
“…嗯…晚上了…”

张伟听见自己名字下意识颤抖一下,揉揉眼睛应和道。
开门走出去的时候被扑面而来的冷风吓退回去,王嘉尔知道他哥没有围巾这种会束缚人的东西,只好把张伟的衣服拉链拉到最高,又拢拢他的帽子,确认全身上下只剩眼睛露出来后,满意地牵着他出了门。

来往的人依旧是有的,不过是比白日里少了许多,因为天气的原因,多数年轻人都把自己关在了家里,老年人更是怕受了风寒不肯出门,于是路边只剩下一家三口,父母宠着孩子出来逛逛,其乐融融。

张伟跟在王嘉尔后面缩着脖子,尽管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还是会被狡猾的寒风钻了空子,没忍住皱了眉头,被王嘉尔看见了,就挡在自己身前,好为自己遮风。

他总是能在不经意间填满自己心里的感动区。

转了二十多分钟都不知道在往哪儿走,张伟小心地扯扯王嘉尔的袖子,问他:“你是不是不知道怎么去啊…?”
王嘉尔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默认了。

“那我带你去花儿十年演唱会的地儿吧。”
“啊?好啊。”

这次成了张伟带路,可王嘉尔又怕他冻着,就要走在他前面,张伟嫌他不认识路还挡着人家认识路的,王嘉尔就蹦不出国语,开始急得用粤语说他怕他感冒,还提出要侧着走,这样就能护着他又不会打扰他带路。

“嚯,您脑子里装的是陈年豆汁儿吗?侧着走不就跟螃蟹一样呗?!”

结果还是打的去了。

车上温暖得很,北京的出租车司机从一上车就跟他们唠家常,天南地北什么都能聊两句,张伟聊得欢喜,王嘉尔一句听不懂。
熬到下车,看张伟跟司机笑着说再见,又杵杵自己,叫他付钱,之前懊恼的心情一下子就变成了作为男朋友的荣耀感。

为什么平时要省钱?
因为要给张伟花啊!

到了体育馆的侧门,张伟突然百感交集,路灯散出的那一束昏黄的光通透出飘在周围的灰尘,就连对这灰尘,也有莫名的怀念和触动。

他知道自己就算绞尽脑汁去回避这件往事,也是终究埋不透彻的。

那是他最初的梦想,他没想到一个梦想的实现会以一个梦想的终结为代价。他失去了花儿。

媒体采访他许多回,每次就那么几个问题,问他怎么看待这次解散,问他会不会重组,问他的心情。

能怎么看待?这不是我想要的。
会不会重组?能重组我为什么单飞?
心情?比死还难受。

从来不是一个擅长广交好友的人,蜷缩在一个由郭阳王文博石醒宇搭建的避风港足够了。这是他追求的,拼命保护的,唯一的执念。

身旁的王嘉尔拍拍他的肩膀,问他在想什么,他这才回过神来,说没什么。

一时没办法收回思绪,就拉着往前走,避开他一切担忧的视线,直直推开了门。


03/

“嚯!您怎么来了!!”

穿着花花绿绿的混搭款演出服的男孩蹦跶着朝王嘉尔走来,肩膀上两坨红色的疑似浴球的东西一晃一晃,看得王嘉尔满心欢喜,朝他张开了怀抱。

结结实实地一个熊抱。
在张伟面前,和小张伟熊抱了。

着实没想到真能“穿越”的张伟推开门之后就傻眼了,眼睁睁看着七年前的自己朝王嘉尔扑过来,眼睁睁看着自己以极其幼稚而又羞耻的姿势抱住了王嘉尔。

王嘉尔还笑?!

心里吃味的张伟恨不得把王嘉尔拉回来,再抽俩耳光。可现在的他像是丧失了行动能力,呆在原地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看着不远处站着的郭阳和王文博正宠溺地望着“自己”,眼眶里突然就积聚了许多酸楚。

时光难倒回,他知道。

郭阳看了眼时间,走过来拍拍“张伟”,说要上场了,不忘给王嘉尔一个代替打招呼的眼神,正打算转身,就瞥见了角落里的张伟。

“您是…”郭阳偏着脑袋问道。

张伟赶忙摆手,一边摆一边低着脑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王嘉尔松开“张伟”,对郭阳说这是他朋友,重感冒,嗓子发不出声音了。

张伟听见王嘉尔的解释,微微抬起了头,正对上郭阳的眼神,郭阳笑着看他,对他说:“那您好好休息吧,记得喝点儿梨汁啊。”

随后走到王文博身边,顺着他走去的方向,张伟看见穿着紧身裤的王文博对他投以安慰的目光。

“张伟”倒是兴奋得很,跳回两人身边,说可以到第一排去看他们演唱会,倍儿精彩,绝对不让他们失望。

然后张伟就看着他们三个勾肩搭臂相依相偎地上了场。

那一瞬间,一瞬间,他突然想放弃现在所有的一切,哪怕当初挣不到一分钱,哪怕当初官司缠身,哪怕当初被喷子的口水淹没,他也毫不畏惧。

说是为了挣钱为了父母解散乐队,实际上他知道一部分原因是自己对未来的恐惧太强烈了,强烈到不知所措。

所以在那之后很久,每天深夜他都沉浸在悔恨和痛苦之中。

王嘉尔突然从背后抱住了张伟,把下巴撑在他肩膀上,有力的小臂环绕住他的腰,在他耳边私语,说:“一切有我。”


两个人进场的时候第一首歌已经开始了,张伟听见自己的声音从离自己一个舞台的距离传来的时候,心里感觉很奇妙,从来没有过的新鲜。他看着自己在台上蹦蹦跳跳一点都不累,唱歌还不会走音,觉得骄傲,又忧虑现在的他是否还能如此,还能坚持几年。

台上的张伟走到他们正对面的时候朝王嘉尔抛了个媚眼,把王嘉尔兴奋得像是中了五百万的幸运观众,摇着张伟的肩膀大声喊“花儿乐队!!!”

“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张伟咂舌。顺便发个白眼儿。

程序还历历在目,倘若没有身边人的话,应该是非常难忘的视听盛宴了。
有旁边这个人的话…可能会更难忘。

“王嘉尔,你能不能坐下消停会儿。”
“啊啊啊啊啊花儿乐队!”

“我不高兴了。”
“花儿勇敢飞!”

“王嘉尔!”
“花蜜永相随!!!”

“…”

张伟开始默默在心中盘算,未来一个月要不要禁止王嘉尔进自己房间的事情。

身后是一片星海,第二排的几个小女生从开场就在哭,拿着最简单的手幅和应援物哭得稀里哗啦,一抽一抽的,感觉下一秒就会驾鹤西去。

主席台那边坐着自己的亲友,和那群人模狗样的记者。

原来以旁观者的身份去回忆这段时光,是这么残酷。

马上就要接受审判,竟然觉得忐忑。


04/

《什么都不必说》那一环节,大概是张伟最不想看到的。

当年是比他们两个后出场,看不到之前发生的事,在后台也听不真切,后来出来的视频一直没看完整过,每次都匆匆看到一半就看不下去,心里跟针扎一样。

郭阳和王文博原来是这样难过的,因为哽咽而跑音颤抖,眼泪流在麦上浸湿了外面那层,即使这样还是接着唱,唱不下去就收声哭几下子,一直反复直到他来。

张伟照旧是看不下去了,想转移视线结果被身后一阵喧闹吸引了目光,一个男人飞快地穿过了人群往台上跑,越过他的时候带上了一阵风,就是那一秒,他看清了男人的脸,看着他被保安拦住,看着他声嘶力竭冲台上喊自己的名字,看着他无力地解释自己是花儿的一员。

心里紧绷着的那根弦,断了。

张伟抓着王嘉尔的胳膊,抓到指节泛白,摘了口罩咬着下嘴唇忍住不哭,可还是泪流满面。
这几年午夜梦回的悔恨和思念一拥而上。

他紧紧抱住王嘉尔,不顾形象,不顾身边一切,他不敢再去多看一眼舞台上的三人或是舞台下方被保安阻拦的石醒宇,他觉得愧疚,又有些委屈。他只能抱着王嘉尔,汲取他身上的温暖以证明自己的存活。

是啊,他熬过来了,这么多年。

可他心里放不下解不开的结还在。
今天,倒是解开了。

王嘉尔从始至终都很激动,他激动能参与他哥的过去,激动几年前的张伟竟那么喜欢他,激动此时此刻他和张伟呆在一起。

其实是个特别容易满足的人,原来盼着出道,后来盼着一位,现在盼着张伟能幸福。

心里当然会羡慕花儿的情谊,但也明白这份情谊无人能及。所以他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他们重见了。

只是没预料到张伟的情绪竟这样大起大落,像是病了,一会儿沉浸在回忆里叫不醒,一会儿懊悔着现实无法自拔。

他心疼。

演唱会结束的那一段,张伟说要上厕所,提前带王嘉尔出去了。

那个年代的隔音并不是很好,王嘉尔庆幸于这一点,让他能听清张伟说了些什么。

“你爱的人最后一定会离你而去。”

“真的。”

“谢谢大家,谢谢。”

断断续续的声音和卫生间里的抽泣声一唱一和,王嘉尔被推到门外不让进去,像热锅上的蚂蚁,担心张伟出事。

不一会儿就出来了,张伟拉着他往外走,不留给他打招呼的机会,临走前回头深深望了一眼绚烂的舞台和哭成一片的粉丝们,毅然决然地拉开了大门。


05/

外面依旧清冷,已经是半夜了。

出来后的张伟盯着被锁着的大门,怀疑自己得了什么臆想症,可一身汗水和满脸泪痕确实是刚刚发生的。

他看了看身边余劲未消的王嘉尔,欲言又止。

“哥十一月份要开演唱会了吧。”

“我听说了。”

“今天我很开心。”

“哥你不用后悔什么,难过什么,一切有我。”

那个寒夜,张伟已经记不清自己哭了几回,这大概是最后一次这么放纵自己的情绪,他不愿意收敛一丝一毫,全数发泄给王嘉尔。

“有你就好。”
“有你真好。”


06/

北京的首场巡回演唱会开始了,照惯例胡茬乱贫逗粉丝玩儿。

张伟说:“世上无难事——”
底下就是一片:“只要肯放弃!!”

有点儿无奈自己的老梗不好玩儿了,又有点儿兴奋,自己的梗被这么多人记住了。

他本身就是矛盾体,他喜欢王嘉尔,又觉得说出来麻烦,又怕他被抢走。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无人倾诉的时间,找一个没人发现的地方,抱着王嘉尔痛哭一场。

决堤是他的最后一道防线,是坦诚。













评论(15)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