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er

/

苦难

希望两人一切都好。

00/

“你真的在这里吗。”
“亦或是我在做梦。”

01/

临近演唱会开始大概半个小时,张伟收到何老师的短信,说王嘉尔劳累过度,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体突然垮了。

张伟刚出门拜过天地保佑一切顺利,回了休息间就收到这样的噩耗,满脑子演唱会的流程顿时被忧虑赶跑,他颤抖着手指回复道,现在还好吗,去医院了没。

不出意料地收到了模糊不清的回答。不知道,不清楚。然后就被自己在空荡房间里放大的呼吸声淹没了。

照往常,王嘉尔是一定会在演唱会前给他打电话的。他说怕自己紧张,要第一个给自己鼓励,叫自己放心,一切都会好的。今天倒真的是没接到这通堪比定心丸的电话。

张伟有些害怕。
不知所措间手机响了起来,是王嘉尔打的。

“喂…喂?嘉尔?”

“哥,是我。”

王嘉尔的声音与往常几乎没有差别,依旧是那么精神,那么乐观。
这一点,让被焦急包围的张伟忍不住红了眼睛。

“…你在干嘛呢。”

“我刚做完活动,现在要去酒店休息,哥演唱会要加油啊,别紧张,放心,一切都会好的,哥哥很厉害,我最喜欢哥了。”

“我…我知道。”

“那哥我先回去了,bye。”

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见电话那头传来催促的声音,然后就迅速挂断了。

王嘉尔一句不适都没提,只是把祝福和鼓励传达给他,把所有苦痛留给了自己。

小羽敲门进来的时候,只看见张伟握着手机架在耳边,眼泪顺着手机屏幕流下来,紧咬着嘴唇,不住地颤动着身体。
好久,好久。

02/

世间大概真的有心有灵犀这回事,张伟登上微博算是少数,但几乎每回都能和王嘉尔凑在一起。

例行公事,心里清楚得很。

也不常打电话,自己不怎么主动,就全交由他卖力。也知道棒子国的尿性,劳累过度腰肌劳损什么的都是小事,他不说,不代表张伟不知道,不代表他不心疼。

有时候张伟见他在舞台上的模样,背后的灯光打在他身上,整个人像是被镀了层幻彩的光,他在光的环绕下舞动,他的眉眼和勾起的嘴角,让张伟觉得满足。
满足于他的美好,满足于他们的幸福。

可满足过后是无尽的担忧,同为艺人,这个身份本该享受荣耀,却成了他们最大的阻碍。和普通恋人不同,省去了追求的过程,约会的机会,相见的次数。

因为心里装着感动,所以自然而然走在一起。为了彼此而改变,对cheess的态度,和突飞猛进的普通话。

有时候接受媒体采访,问张伟对当下的小鲜肉有什么看法,就是这个时候吧,能光明正大地把对他的欢喜溢于言表,让镜头前或许能腾出点时间看看他的采访的王嘉尔知道,我在想着你。

王嘉尔却不同,他没办法做到这样自由。他知道啊,从来到韩国的那天起,就清清楚楚地知道,自由对他来说早就成了奢望,他哪里有表达自己真情实感的机会。被问起礼物的那天,真是差点在记者姐姐面前跳起来欢呼,还是要因为该死的形象管理表现出镇定帅气的jackson,一本正经地说“那个鱼包吗?”“是我送的。”

偷摸着把心意传给你,怕你收不到,怕自己想起,会难过。

03/

中场休息的那几分钟,抓紧时间比平时快了不知道多少地套好衣服,看何老师发来的短信,说现在情况未知,公司那边发了声明,但…
然后就没了下文。

换作平时一定会吐槽他发短信还带省略号,玩儿什么欲言又止。
可这次,他只能读到凶多吉少这个讯息。

匆忙着上了场,望着底下的歌迷,心里的空荡收敛了些,可满脑子都是想象里虚弱的王嘉尔,还冲他笑,胡噜他头毛儿。

音乐渐退了,张伟站在小羽身边,咬着嘴唇收起了眼泪,稳了稳声音,拿起话筒说:

“最近我特别不开心。”
“从业这么多年,我其实一直生活在无尽的痛苦之中,因为我觉得每一年都没有去年好,但因为有了你们。”

因为有了你。
王嘉尔。

'找一个能让我倾诉的地方吧,找一群能让我倾诉的对象吧,拜托你们一定要听完这些,我没有力气了,我好想见他,为什么这么累,这么难过呢。'

终场了,用最快的速度赶回酒店,金主发短信告诉自己,还有一些歌迷在外面等着不肯回去,说要见你。
然后发来了视频。

张伟看着视频里卖力吼着的自己的歌迷,觉得自己无比抱歉,不仅是对歌迷,对自己,还是王嘉尔。

是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生活已经离不开王嘉尔了。

04/

一直到凌晨两点都没再收到过短信。张伟想打给何老师问问情况,却怕扰了人家休息。登微博照粉丝的套路去找信息,只找到零散的几条,说公司放他去休息,可字里行间都透露着对他的不满。
张伟一个人在酒店房间熬红了眼,嘴里咬牙切齿,尽是些骂娘的词。

明明已经累成这样还要怪罪,究竟有没有把他当人对待?

一向身体强健的人突然病倒,又该有多严重呢。

第二天大早要赶飞机去录节目,担心了整夜,疲惫越加浓重了,歌迷追着和他说好好休息,别太累。他只好撇着嘴说没办法还得录节目呢。

想想他,再想想他。
我们一定能撑过去的,对吧嘉尔。

节目尽力去录了,可反映的结果却不尽人意,想着要不要发微博安慰歌迷的情绪,又不符合自己的身份,无力感油然而生。
仨瓜俩枣好挣,又不好挣。

明明都是一片天空。
一个中国,一个韩国,像是硬生生被隔绝了一样。

当然想过放弃,张伟自知是个容易放弃的人,可是对于王嘉尔和他的这段关系,他不舍得,也不愿意放弃。

王嘉尔当然也是一样。

05/

王嘉尔醒来的时候,已经被安排在了隐蔽的病房里,头痛欲裂,难受的很,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时间大概是在白天的,却被掩上的窗帘遮住了一切光源,逼着他往黑暗里钻,不放他出来。

脑子里空空的,还有点恶心反胃。
可心里,全是张伟。

艰难地够到手机,有未读短信,是公司发来的,叫他好点就打电话给manager,不要耽误了行程。
摇摇头叹了口气,拨通了张伟的电话。

“嘉尔?”

“是我,哥,哥演唱会顺利吗?”

“顺利,顺利的,你…你呢?”

王嘉尔不知道他在问哪方面,只回答:“我很好啊。”

然后就听见电话里传来的抽泣声,微弱的,却倍感心疼。

“哥,你别哭,我没事。”
王嘉尔红着眼睛静静地听着。

“回来吧…”
张伟说。

黑暗终究是抵不住这样的温暖。

“…好。”
一通将近一个小时的电话,从这句话之后,只剩下彼此的哭声。

累吗?
累啊。

可为了你,什么样的苦难,我都要受着。

撑不下去的时候,就想想你。
再想想你。











评论(1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