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er

/

陪伴

乱七八糟的神产物。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希望从你需要有人陪伴的那天起,就一直陪伴你。”


01/

已经快三天了。
张伟已经快三天没回他消息了。

王嘉尔一副咸鱼的样子躺在沙发上,隔几秒看一下手机,却始终没有收到任何消息,连条慰藉性质的10086的账单都没收到。

他觉得他应该做点什么讨他哥欢心。

他知道有一段时光在他们之间是完全空缺的,他没有办法去填补任何一个小角落,甚至踏不进去半步。时光里的少年带给张伟的是他给不了的温柔,是他送不到的关切。既然没办法弥补什么,那就让他因为怀念而欣喜好了。

于是王嘉尔来到了CD音像店一条街。

问了很多家店,老板费劲儿地听明白他一口港普的诉求之后就一脸不耐烦地赶他走,说是什么年代了谁还珍藏着花儿的碟啊。

“我啊。”
王嘉尔偷偷回嘴。

北京冬天的风像刀子一样锋利,刮在脸上生疼,王嘉尔已经瑟瑟发抖把手都揣在衣服兜里了。尽管被赶出来很多次,但他仍旧没有放弃。站在巷口的一家破旧小店里,隐隐觉得会有什么收获。

他推开了掉了不少红漆的木门。
一阵寒流马上卷了进去。


02/

张伟人生第一次以花儿的身份进行一场签售,虽然是在大冬天,但他心里因为激动变得火热的很。

同样呼啸着的寒风透过门缝打在他的小身板上,一连三个人都打了个寒颤。冻到不停发抖的张伟终于是忍不住向音像店老板开了口:“能把门关上吗?风都往里刮,忒冷。”

老板头也没回:“等会儿。”

谁知道这等会儿是多久之后,三个人喷嚏打得跟三重奏似的此起彼伏,张伟揉揉冻得通红的鼻头,带着浓重的鼻音再次发问:“能把门关上吗,这都冻感冒了。”

老板却不做任何回应。

张伟不死心,既然门不让关,那找点事情消遣消遣总成吧。于是就站起身来朝老板背后的一柜碟片探脑袋:“老板,您这儿有周星驰的VCD吗。”

果然,听到钱声儿的老板和刚刚就截然不同了,换上拍臭屁的笑脸往张伟这边靠:“有啊,您要哪张?”

花儿三朵立马拍拍衣服起身去寻,一声呵斥却甩了过来:“坐下!你们这签售呢!”

要不是这人提醒,这仨都快被冻麻木了,这才缩着脑袋乖乖坐在小板凳上,心里恍然大悟:“哦…我们在签售…”

老板终究是不忍心让仨人就这么经受着大风的蹂躏,看看外边也没什么人了,起身关上了破旧的木门,冲张伟使个眼色,张伟立刻会意,悄悄带伯伯和郭阳蹑手蹑脚地往碟片那儿走。

眼见着手马上能够着周星驰的碟了,一阵寒流突然卷进了房门,木门吱吱呀呀地叫着,还刮进几片木屑来。

吓得张伟保持着刚刚小偷一样滑稽的姿势动都不敢动。

进来的,却是一个戴着黑色鸭舌帽,套着宽宽大大黑色卫衣,裤筒也宽松的很,银色的拉链是唯一的点缀,脚上却意外地踩着一双黑白拖鞋的年轻男生。

“嚯,这也太给了!”张伟心想。


03/

王嘉尔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推开门却看见三个人保持着一模一样地姿势受惊似的朝他瞪大了眼睛。

怎么形容呢…猫和老鼠看过吗?就和Tom差不多吧。

经历过前面十几家老板的冷漠态度,王嘉尔已经不敢大声开口了,声音唯唯诺诺地听不清楚:“老板,请问,有花儿乐队的CD吗?”

老板年纪大了有点儿耳背,扯着嗓子问他:“什么??你再说一次??什么乐队?”

“花儿乐队!”王嘉尔大声喊了出来。

这四个字倒是着实地落在了三人心里,砸得瓷实。
等了一个上午都没有人光顾,对于第一次做签售的花儿三人来说,无疑是莫大的打击,不过是被寒冷麻木了不说出来而已。

而这个人的出现,此时就显得伟大许多。
他是北极的阳光,夏威夷的海浪,冬天北京的暖气,夏天广州的空调,草莓味儿的甜筒,橘子味儿的汽水。

他是来拯救奄奄一息的花儿士气的天使呀。

张伟简直是忍着眼眶里的泪水冲上去拥抱他的:“我们就是!我们就是!”
从面前男生身上爬下来回到小板凳上乖乖坐好,恢复以往的甜糯,招呼左边的郭阳和右边的伯伯:“我们是——”
“花儿乐队!”

王嘉尔站在风口,门还没关,呼啦呼啦地响着,他现在,有点怀疑人生。


04/

“那个…你说你们是花儿乐队?”

“对啊!我是南城一美大张伟,他是痞子郭阳,这个是娇媚俏媳妇儿王文博~”上扬的尾音带着些撒娇的意味,字里行间满是骄傲。王嘉尔凑近些看,坐在中间的小板凳上还不忘翘脚脚的男孩子就是他哥啊!!

“哥!!”谁知道没忍住一把扑上去的王嘉尔现在有多兴奋。

“嚯…怎怎么就哥了…您看着好像比我年长那么点儿啊…先先松开好不好呀。”

恋恋不舍地松开了怀里的人,王嘉尔伸手用力拍拍自己的脸颊,确认自己没有在做梦,搬来张板凳坐在张伟面前,一脸灿烂地盯着他。

气氛…尴尬了起来。

伯伯先打破了尴尬的局面,拿张专辑出来用马克笔在上面签名,签完把专辑递给张伟,张伟瞧了一眼就划给了郭阳,嘟着嘴说要最后一个签,两人无奈地笑笑,等到郭阳签好张伟就迫不及待地拿起了笔,问他要写什么。

“我想写那个…就写王嘉尔I love you好了!”

“哎呀怎么还是英文,给你写个驾鹤西去好不好呀。”

“加什么?去哪?”

“哎呀没劲,好吧好吧就写个love you吧,那是你名字是吧,怎么写啊?”

王嘉尔接过张伟递来的笔,在旁边的废纸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再递还给他,

王嘉尔看着他在自己名字上画个小爱心,写了love you还在旁边画个嘟起的小嘴巴,看得王嘉尔脸红心跳的。

“哥…能多给我签几张吗…写什么都行!”

“哈哈哈,您是忠实粉丝呀,行行行,几张都行。”

王嘉尔根本不在意上面究竟写了些什么,他只是觉得,现在坐在他面前的他的爱人,真得太好看了。

捧着一沓签名CD被张伟公司的人往外推,心里不耐烦得很,但看着张伟皱起眉头的样子,就觉得无所谓了,硬生生扒住门框,冲张伟喊:“哥!你要记得我!我还会陪你很久很久的!”

然后就被推出了门外。
等到反应过来时,除了手里捧着的几张CD之外,就不剩来过的一点痕迹。


05/

王嘉尔捧着这沓CD打的直奔大张伟家,站在门外才发觉自己太冲动了,还不清楚他哥在不在家,试探性地敲了敲门,等了好久才听见门内的声音。

张伟还在补觉,前一天晚上录节目录到凌晨,这几天又一直连轴转,累的很。听到敲门声其实特别不想下来开门,但又不知道哪根筋搭错,让他觉得这个人应该是王嘉尔,磨蹭好久才起身。

“哥…”

“哟,您怎么来了呀。”

“哥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哪儿敢啊。”

“哥我不是故意去拉王鸥姐的手的!”

“您想什么呢,我哪儿有那么小气。”

王嘉尔看他哥这副模样,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了。委屈地低下头,却看见自己端着的那些宝贝,一股脑往张伟怀里塞。
“哥!这些送你!你看!”

“嚯…这什么呀,情趣动作片儿啊?”

“哥你说什么呢!你仔细看看!”

张伟不情不愿的拿起最上面那张碟,看清楚之后傻了眼。

“你…哪儿来的?”

“哥我跟你说!我本来想着要道歉!就想去收集你的专辑!但是走了好久都没有人卖给我…不是他们没有!是不卖而已!真的哥!然后我就到一家很破很破的店去!你猜我看到什么了?!”

“…什么呀?”

“我看到你了!!我没有骗人!我看到你和…王什么博!还有郭阳!对!”

张伟看着一脸兴奋的小孩儿,知道他不是在说谎,但如果是真的,也太邪乎了吧。

“你们给我签售了!我叫你写'王嘉尔I love you'你真的写了诶!超级开心的!”

边说着,王嘉尔边把那张cd抽了出来给张伟看。上面果真写着这些,还真是自己的字。

“哥我不知道怎么道歉啊…本来挺会这些的,遇到哥之后就都不管用了…但是我知道哥心里一直都想着原来的自己,我真幸运,见到了原来的哥,还告诉他我会一直陪着他,是不是很神奇!但是好浪漫哦!”

张伟紧紧攥着怀里这些老旧的CD,看着王嘉尔兴奋地向他分享这个神奇的故事,突然就觉得,有他真好。

于是他把王嘉尔拉进屋子里,门都没关好就紧紧抱住王嘉尔,哭得没完没了,想把这十几年的孤单都一并随着这些泪珠子驱散掉。

陪伴啊,自己说过喜欢是陪伴。
有你陪我,真好。











评论(10)

热度(54)

  1. ABeVeryAmb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