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er

/

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情人节快乐😜ོෆ⃛😄ིྀ




00.我们


大概是一个月之前吧,我们分手了。
原因?
因为不合适啊。


01.出租车


大张伟刚结束一个录到深夜的行程,破天荒地没有径直回家睡觉,而是顶着疲惫的身躯和工作人员打声招呼就一个人出了门。

外面下了小雨,淅淅沥沥打在地面上,雨水反射出来的月光映得那一片闪闪发亮,不禁打个寒颤。马路上已经没多少车了,这个时间路上只有从不停歇的晚班公车,永远失眠的出租车,和一直加班的运货车。

张伟伸出胳膊拦了辆出租车,雨水滴在接触寒冷空气的几根手指上,寒意都传进心窝窝里。车缓缓靠近张伟面前停了下来,黄色的车灯发出的两缕光线里飘散着细密的雨丝,张伟拽了拽外套,一步迈进车里掩好了门。

车子里面开了很久的暖气,里外的温度差让他觉着无比幸福。其实他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骨子里向往着温暖安逸的日子,没人愿意给他机会罢了。

司机师傅看他没带伞淋了一身小雨,嘘寒问暖地唠着家常,好像是因为晚上光线差没认出他来,那就唠着呗。师傅问去哪儿,他说哪儿都行。师傅就问他怎么不打伞,他说懒得带这东西。师傅又问他冷不冷,他说冷能怎么暖和又能怎么,日子不照样过吗。这下师傅笑了,说他是不是最近遇到什么感情上的问题,他愣住,回问师傅怎么这么说。

师傅只是摇摇头。

一阵沉默后师傅在路边停了下来,摇下车窗加大音量冲外边人喊:“去哪儿啊小伙子?估计这时候也打不到车了,我这车上还有个客人,不介意的话上来吧!”

喊完又赶紧缩回脑袋转过头冲张伟赔笑脸,说是看他一个人可怜兮兮的,问他应该不介意吧。

“嚯,您这都招呼进来了,还问我干嘛呀,不介意不介意。”

于是师傅朝门外人招手示意他上车。张伟隔着满是雨水和雾气的车窗瞧见那人迟疑的动作,觉得蛮好玩的,于是也摇下车窗来,伸出手敲敲车门,假装很着急地说:“诶那那个谁,对对就你,赶紧上来吧我赶时间呐,别矗那儿不动啦。”这话配上微微皱起的眉头可真是有几分说服力,门外的小年轻立马打开了车门窜了进来,这一连串的动作带进来一阵冷风,冻得张伟又一个哆嗦。

“谢谢哥!”

“哎呦喂您可真亲切,听这口音,不是本地人儿吧。”

“嗯!哥哥我是香港的!”

“嚯,hongkong的呀,欢迎欢迎。您去哪儿啊?”

“哥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吧。”


02.医院


“您低烧这么久都不知道来看看?再烧就烧傻了。”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推推眼镜看着手里端着的病历本,头也不抬地指责着床上躺着的大张伟。

送来的时候脸上飘着一小块发紫的红晕,绿毛软趴趴地塌在额头上,整个人都是蔫儿的。身边也没带助理,一个人扶着墙挪到医生办公室,敲门进去就倒在医生身上了。

还好医生见过大世面。

“我给您开药去,您好好歇着别乱动,挂着吊瓶呢啊。”

“谢谢您嘞。”

病房里很安静,安静到能听见吊瓶里药水滴落的声音,医生吩咐不能乱动,就只好楞楞地发呆。

大片清冷的白色刺痛他的眼睛。很久没来过医院了,手背上插着的针管有一小节血液晃晃悠悠,大概是刚刚碰到了哪里,有点疼。

嗓子火辣辣的,身边离得最近的水估计也够不着,大张伟想找人帮帮忙,可右边是白花花的墙,左边是一片挂帘。

心情也跟着烦躁起来。那一小节血液也随着晃动得更剧烈了。

没办法,只好伸手努力去碰杯沿,大张伟控制自己插着针的那只手不偏离原先的位置,另一只手铆足了劲儿去够,结果反而越推越远,不仅如此,那只手也没保住,针头微微偏了位置再归位,这下倒好,水没喝到,手还差点废了。

大张伟有点委屈。还有点想哭。

“哥,你要喝水吗?”

隔着挂帘传来沙哑的嗓音,大张伟一下子收回了委屈的表情,怕被人瞧见这副狼狈的样子,转念一想又嫌弃自己傻,毕竟还隔着层帘子么不是。

这样想着,哗的一声,帘子就被划开了,一只骨节分明的秀气的手拿着瓶漂浮着绿色不明物体的矿泉水递过来。

“这是有机绿茶,很好的。”

大张伟顺着这只手往上看,一张人畜无害的标准小鲜肉脸正对他发出微笑攻击,就是脸色有点儿差。

“您…您什么病啊。”

“哥是担心会传染吗?我的病不传染的。”

“不是…我就随口问问…那什么,水我喝了啊。”

大张伟小心翼翼地接过水瓶,在离自己嘴巴三公分的地方往喉咙里灌,可惜人太笨,对都对不准,撒出来的水浸湿了胸口处的病服。隔壁的小年轻急得想下床帮忙,结果不小心扯到自己正挂盐水的手,这下两个小傻子都受伤了,相视一笑,狼狈得很。

“哥对嘴喝也没事啊…”

“我这不是怕您嫌弃我吗。”

“我怎么会嫌弃哥!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嫌弃哥抛下哥的!”


03.教室


今年夏天好闷。闷得人透不过气来。

大张伟已经从上午第一节课趴到最后一节课了,细密的汗珠腻在身上整个人都不舒服,周公都不愿意靠近他。

严老师又偏偏要来找他的茬,拿钢笔把他戳醒,他还以为下课了,蹭的一下子站起来,又被严老师硬生生按着肩膀怼回座位上坐着。

“同学们看啊,咱们班大张伟爱睡,那就让他睡,他不用学习,他一张专辑挣的钱啊…”

“老师我不睡…”

“别!您可别!您接着睡!没不让你睡!诶我们接着说,他一张专辑挣的钱啊比我一年都多,你们就不一样了,你们要好好学习…”

大张伟在心里给严老师画了个大大的叉,红色加粗的那种,还得用油漆刷,蹭都蹭不掉,一个男人,真他妈烦。

果不其然,下了课就被叫到办公室去,这阉老师吧在班里训他是高潮不了的,这点快感满足不了他,他得在办公室泄泄火气才爽。一路被盯着到了办公室,里面位置小热气就更集中了,一股脑冲在大张伟身上,都快自燃了。

阉老师的套路和以往差不了多少,也就那么几句怼人的话,听听就当放屁。张伟低着脑袋随处偷瞄几眼,隔壁桌的美女老师正握着一个小学弟的手,说什么要好好学习期待你的表现,阉老师声音太躁,听不清楚。

“诶你还不听我说话了是吧?!能耐的很啊张伟?!别瞎看!”

一巴掌就给糊回来了,眼睛里又只剩下这张便秘的脸。

重点是,他明显地听见自己很丢面儿地被拍回来的那一瞬间这个学弟发出的铜铃般的笑声!

年纪小就能见死不救败坏社会风气了啊?!

不像话!

张伟灰头土脸地出了办公室门,这下这群老师又得笑话他好一阵子,出来的时候那幸灾乐祸的小学弟还看了他一眼,那眼神里的关切可真够假的。

像嘲笑一样。

每个人都在嘲笑他。只不过他乐观一点儿,把这些归为嫉妒的目光。

心里挺难受的。

放学铃刚一响,大张伟就背好书包出了教室门,晚上在酒吧还有演出呢,早点儿去也好。

“哥哥!”

中午见着的那个学弟突然跳出来拦住了他的去路,眼神很严肃,要不是他的称呼,看起来仿佛真要打架。

“谁谁是你哥哥!滚一边儿去!”

“等等!这个!这个给你!”

大张伟绕过这个学弟往校门外走,结果被一把拽出了胳膊动弹不得,咬牙切齿地回头打算把今天一天满肚子的气都撒他身上。

“诶你!…”

突然就停住了。怒火在看到眼前的冰激凌之后全数消失了。

“这个…给我哒?”

“嗯!我看哥哥出了好多汗啊就给哥哥降降温!有点化掉了,哥你赶紧吃!”

大张伟拿过冰激凌就一顿舔,先把化成甜液的由下自上地舔掉,再从最上面开始用小舌头一点一点消化。嘴里还含糊地表达着谢意。

“哥喜欢吃的话,每天都买给你啊。”


04.监狱


银色的手铐套在大张伟手腕上,已经一天一夜了,中间也试图反抗过,于是在硬生生把手腕磨破出血却依旧没人相信他之后,他放弃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会被当作是凶手,明明自己只是路过了案发现场,只是多看了一眼而已,就被指认成了真凶,重点是没人愿意站出来证明他的清白,所有人都怕沾上关系,躲得远远的。

他心里和明镜似的,什么都清楚的不得了,他知道没人愿意帮他澄清。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这个道理他懂。

经过一番毫无意义的审讯之后,警官说是累了,明天接着来,就叫人把他送回监狱了,一路被人压着感觉真差劲。

活着本身就背负了一大堆压力,偏偏再白添一层沉重。

被丢在几乎只有床板的床上,那两个护送来的警卫人员就走了,除了白眼什么都没给他留下,旁边还有张床,空空的,阳光透过头顶左侧的铁窗照在床上,闪耀着无数金色灰尘。

大张伟不禁思考,自己该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正想着,一个同样被手铐铐着的人就进来了。

“哥!”

“您是…”大张伟觉着面熟,好像在哪儿见过,仔细动动脑子,想起来是在现场见的,他应该目睹了全过程,但他也没站出来。

“您怎么进来了?”

等到警卫关上门走了,这个男孩才正经的坐在大张伟旁边,严肃地看着他,说:“哥哥,我知道不是你做的。”

“废话,我也知道不是我。”

“所以我和他们说是我做的!”

“嚯…你做的…你你做的???不是你啊!!”

“嘘——”小男孩把手指抵在大张伟嘴唇上,撅起嘴巴示意他小声点,“就是我做的了,没事的哥。”

“我会保护哥哥的。”


05.教堂


再过一个小时大张伟就要结婚了。
地方听从女方的选择在圣洁的教堂举行,人家当然不同意他奇思妙想的那些装饰,给他穿上白色的礼服多余的什么都不留。

眼睛的看到的地方到处都是鲜花,奶白色的团簇,淡粉色的捧花,来宾也都是盛装出席,他有点紧张,手心出了层薄薄的汗。

他站在主持婚礼的教父身旁,看着迎面走来的他未来的妻子和他的岳父,心里不知道该是什么样的情绪。

视线被这时候闯进来的人吸引——同样穿着笔挺的白色西装,看起来像是匆忙赶过来的,发型有些被风吹乱了。

大厅内的人好像并没有被这个人打扰的样子,依旧是把目光聚集在新娘身上,好像只有他能看见。

那个人朝他跑来,绕过新娘,窜到他身旁,握着他的手问他:“真的要结婚吗哥,不会后悔了吗。”

“什什么…什么结婚…哦对对是啊。”

“你爱她吗。”

“当当然…爱啊。”

大张伟说完这个人就离开了,脑子里还是刚刚那个受伤的眼神,总觉得这个人自己一定是认识的,可是又记不起来。

那套白色的西装也很眼熟,就是记不起来了。

不过唯一留下的,是自己莫名其妙的难过,心里堵得慌,一阵一阵的心酸涌了上来。

“那么,哥哥新婚快乐。”


06.情人节


“不要…!”大张伟满身冷汗从梦中惊醒,床榻上就剩他一人,脑子里还是空空的,揉揉眼睛平复下情绪才想起来,他和王嘉尔已经分手了。

拿过手机一看,23:57。

“嚯…明天是约炮节。”

他尽量去回想刚刚缠绕他的噩梦,也不能算是噩梦吧,就是这个梦结束了他心脏疼,跟听了什么破情歌一样。

每个片段里都是同一个人。

都叫他哥。

叫他哥的也没别人。

没想到自己还这么放不下王嘉尔,真是丢人。

00:00。
收到一条短信。

「情人节快乐,哥。」

脑子还没跟上手的速度,大张伟连忙拨通了王嘉尔的电话。

“喂…”

“我在,哥哥。”

其实根本没想好要说什么,只是害怕错过这条短信,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明天情人节啊,哦不是今天,对,今天情人节。”

“嗯。”

“嗨,我没别的意思,就问问,那什么,您谈恋爱了吗。”

“没有。”

“那…我再多句嘴,您有人了吗。”

“什么叫‘有人’?”

“就是那个…有约了吗。”

“约什么?”

【约炮啊傻逼!】
“算了…”

“哥哥想我了吗。”

“!!!没没没有啊”

“哦我还以为哥哥是想我了,我很想哥哥的,既然已经听到了哥哥的声音,也就可以了,那我挂了。”

“别!等等嘉尔!我想的!我想!”

已经来不及了,电波送不到王嘉尔的耳朵里,心意也传不过去。
一瞬间的失神,刚刚自己那么激动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却没办法传达给心爱的人,真是……

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带着懊恼和后悔去开门,才反应过来现在这个时间估计来者不善,刚想把门反推回去,手就被紧紧握住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包裹住他,熟悉的味道窜进他的鼻腔,脑子里飞快运转,明白了刚刚王嘉尔其实一直在门外偷听,那么失态的样子估计都被听见了。

“你干嘛不早点敲门呐…”

“我怎么知道哥这么想我,本来我只是想碰碰运气的啊。”

“谁想你了!”

“我想你了。”
“情人节一起过吧。”

“……好”



感谢能看到这里的小天使,这篇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脑子里在想什么……
情人节快乐。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