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er

/

偶遇

可怜兮兮的小不点嘎✖️梦想北漂的有志青年伟 在火车上的一次偶遇


十七岁的张伟有个梦想,他看书里写着“人要有志向,要有诗和远方。”,他心里想:去他妈的诗和远方,改成钱和北京三环内的房还差不多。于是在正月十五前的某天,遍地挂鞭壳满街红灯笼的时候,毅然决然地砸了存钱罐,仗着自己还差六个月才满十八岁,把亲戚朋友给的压岁钱通通揣在兜里,套上自己缝缝补补的朋克范儿牛仔马甲,背着吉他踏上了离家之路。

站在火车站候车室的时候,心里还满是对未来的憧憬,充斥着梦想与希望。可到了站台,冷风肆虐地吹在脸上,刮得脸颊生疼,还掀起额头前不羁的几撮绿毛,他站在一群即将归乡的人们中间,眼里看着周围全是幸福的颜色,心口一阵一阵地疼。

这样的孤独感却填补了他心里对现状不安的缺口,他觉着孤独是成熟的证明,他觉着寂寞是成功人士的垫脚石。

火车的鸣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人群开始躁动起来,明明只望见了点光,就开始迫不及待地拎着行李踏小碎步了。来往的人总是冲撞张伟身后的大吉他,那为什么他不随着人群一起走呢?他懒啊。张小爷苦是能吃,懒照样懒。

“车…车车还没来,瞎急!急什么?!”在第六次被别人的行李撞的侧身甚至歪倒的张小爷愤怒地对空气喊道。可旁人根本不理会他,有的闲着没事干还回头怼他一句:“二愣子。”

这可怎么忍?!张伟挺直了身板抄起行李就要揍他,刚迈出半步,就被热乎乎的不明物体撞了个满怀。张伟可是弱不禁风的代言人,挨了一撞就倒回了原地还是屁股接的地气儿。来不及顾屁股上的疼痛,一低头就看见一颗棕毛的小脑袋可劲儿往自己怀里钻,小肉手还想试图围住自己的腰,奈何手短还没见过世面,腰是没摸到,小太阳倒是掐了个准儿。

“嚯…您是哪家的小蝌蚪啊,找妈妈还是找奶吃呢,赶赶紧起来起来!”张伟不敢提溜眼前这个小肉球,只好双手握住他两只罪恶的小爪子,努力控制住他不要再捏自己的小太阳,来往的人都向他投去了异样的目光,处境一度非常尴尬。

怀里的小肉球偷偷抬起了脑袋,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盯着张伟,小手顺着张伟的手掌向上扣紧,嘟起小嘴唇,委屈巴巴地吐出几个字来:“sorry呀哥哥,我不是故意哒。”

“嗯,再凶他我就是千年的王八万年的孽障。”张伟心想。

火车终于是开到了站台面前,人们争先恐后地往上挤,小肉球听见况哧况哧的声音越来越近,一下子从张伟身上跳起来,蹦哒着跑远了。张伟只好拍拍屁股上的灰,也随着人群挤上车去。

等到一切都安排妥当,行李也费了好大劲儿架在放置处之后,张伟长呼一口气,坐在了窗边。

火车慢悠悠地开动了。

外面还很冷,嘴里哈出的热气打在窗子上能印出上一个坐在这里的人留下的爱心,估计是小情侣吧,爱心后面还跟着谁名字的简拼,张伟心里的孤独感莫名添了一份凄凉。他看着靠在床头的吉他,再看着睡在自己隔壁承包了上中下铺的温馨的一家,不由得叹一口气。

天渐渐沉入暮色,张伟望着眼前呼啸而过的风景,心里想了很多事情。想小时候接触音乐时兴奋的心情,想第一次获奖时喜悦的感觉,想大年三十妈妈做的热腾腾的饺子。也想被同学欺负,被丢石子却无法反击的愤怒,想别人嘲笑自己家里没钱时心里的委屈,还想家。

感慨万千的时候,对面的座位突然被放了下来,棕毛小不点儿笨手笨脚地爬上去坐下来,牢牢抓住座位的边,怕自己体重不够压不下去,一边又努力侧身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张伟。

“哥哥,你不开心呀。”

“没没有…有有吗?”

“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呀。”

“那就…有有吧…”

心事突然被拆穿的窘迫在张伟脸上显露无遗,眼神四处飘乎没个落脚点,最后还是无奈回应了小不点认真的目光。

“你怎么看出来的?”

“哥哥一幅都要哭出来的表情,谁看不出来呀。”

听到小不点这么说,隔壁那家的女主人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弄得张伟现在无比尴尬。

小不点看张伟耳朵都红透了,跳上小餐桌上爬到张伟面前,趁他还因为尴尬低着脑袋,把两只小手呼在他脸两边,在他震惊的眼神中凑近吧唧在嘴巴上亲了一口。

“这样就不会不开心啦。”

“是,大家都笑得挺开心的。”张伟看着笑得前仰后合的那一家,心里默默地在未来的规划里生孩子那一栏打了个叉。

一把将小朋友从桌子上抱下来放在自己腿上,头朝着自己,这么直接的对视还真是有点儿害羞。张伟只好偏过头去结巴着问他:“你叫什么呀…几岁了?你爸妈呢…”

小朋友跟朵菊花一般灿烂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眼框里马上聚集起泪珠,撇着嘴回答:“我叫Jackson呀…中文名字是王嘉尔!哥也可以叫我嘉嘉,我今年…”小朋友掰着手指,“一二三四五…六!六岁啦哥!我妈咪和爸比都在北京呀,本来在hongkong的呀但是他们好像有事情在北京,把我放在grandma这边啦,grandma年纪很大了我只好一个人回去啦哥。”

张伟对这个全程港普且莫名话很多的小朋友目瞪口呆,“那你不怕啊?”

“不怕!”小朋友换上骄傲脸昂着头对张伟说,“grandma说找一个好人让他带着我就没事!”

“嚯…我哪儿像好人…”

心里郁闷的张伟开始深思是不是自己长得不够凶穿得不够朋,还是自己的辛普森箱子太吸引小朋友了?
王嘉尔小朋友心里却在想,如果哥问起来什么是好人,该不该告诉他grandma说,好人就是好欺负的人呢。

天色黑了下来,张伟暂时是收留了这个小朋友,自己这边只占了下铺,上中都还空着,于是把小朋友抱起来丢在中铺上,自己摊开被子打算睡觉了。

梦里一切都很美好,除了因为凉风突然的一阵瑟缩。

张伟被冻醒之后发现自己怀里多了个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才知道是小不点钻进了自己的被窝。

“你你干嘛不在自己床上好好睡!”张伟没控制住声音一下子吼了出来。

“嘘——别人在睡觉呢哥!”嘉嘉把食指放在嘴巴上皱着眉头对张伟轻声说。

“诶你!”作势要生气的张伟狠狠敲了一下王嘉尔的小脑瓜,几秒之后就和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对视了。

“哎呦喂哥…嘉总嘉总您可别哭啊…我错了错了错了…你睡你睡想怎么睡怎么睡!小太阳都借给你摸!”

“好痛哦哥…哥叫我嘉嘉好不好…小太阳是什么啊?”

“得了得了…嘉嘉咱睡吧…别吵着人家影响社稷。”

“Good night哥!”于是王嘉尔小朋友又在张伟嘴巴上吧唧了一口,趁他哥还没反应过来,闭着眼睛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张伟醒来的时候怀里的小朋友已经不见了,脑子里还是一团浆糊,瞬间睁开眼睛对着床板喊着“嘉嘉!嘉嘉你哪儿去了!”

王嘉尔小朋友从张伟背后爬上肩头,蔫蔫儿地瘫在张伟胳膊上,对着张伟耳朵小声说“哥你好吵哦…我在这里啊…”吓得张伟猛一回头才知道嘉嘉没丢,悬着的心一下子落了下来。

洗漱完毕之后张伟又坐在了床边的座位上,只不过怀里还抱着个王嘉尔。火车再有几个小时就到北京了,张伟心里的迷茫一点点放大,他突然有点后悔,但又不想回头,心里很是烦躁。

“哥哥去北京干嘛呀。”

“啊…啊?去北京…去北京赚钱呐。”

“我有钱的呀,虽然是爸比妈咪的钱…”

“那不一样,现在说你也不懂。”

“哥是singer吗。”

“啊算算是吧…”

“好厉害哦哥!”

张伟看着怀中的小朋友崇拜的目光,突然觉得其实一个人去北京也没什么。于是很自然地揉揉嘉嘉的头毛儿,像是吃到了白巧克力一样满足地笑了。

火车晃晃悠悠开到了终点,下车的时候依旧是人挤人,张伟没法顾身后的吉他,紧紧揽住怀里的嘉嘉,生怕别人碰到他。送到出口的时候王嘉尔的父母就在那里等着,张伟心里算是放心了,俯下身子想和小朋友说再见,却看见哭成小花猫的一张脸。

“哥哥…我要走了啊…”

“别别哭啊嘉嘉,还会见面的会见面的。”

张伟手忙脚乱地拿衣服袖口擦眼泪,嘴里还不停安慰他,说爸妈在等他回家。王嘉尔小朋友依依不舍的样子还真是可爱,咬着嘴唇朝他挥手,一点点向后退地远离了他。

张伟不忍心看这样的画面,转过身去抹眼泪,在他以为王嘉尔已经和爸妈走了的时候,他转身打算寻找自己的出路,却在转身的一瞬间被温暖的怀抱袭击了。

嘉嘉走到爸比妈咪面前却舍不得哥哥,就哭着说想再说一次byebye,哒哒哒地朝张伟冲过来。

“哥哥还要来见我好不好!”

“好好好…还会见还会见的…”

“哥哥你还没告诉我叫什么名字!

“张伟,叫张伟。”





多年后张伟已经变成了业界熟知的音乐人大张伟,朋克出身的他在自己名字前加了个大字,说是日后哪怕和朋克脱了节这个名称和额头前的绿毛也是最后的倔强。

他一身骄傲回到家,大家都为他高兴。可碍于工作不得不提前回北京,道了别坐上回北京的火车时心里莫名地怀念。

“张伟哥,我来见你啦。”

低着头沉思的大张伟听见谁这样说道,他抬起头看见一张清秀的脸正对他微笑,脑子里闪过当年肉嘟嘟的小脸蛋,恍惚之间面前的人突然用嘴巴覆上了自己的嘴唇。

“我是Jackson,中文名字是王嘉尔,你可以叫我嘉嘉。”
“终于又遇见啦。”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