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er

/

拯救


配合bgm: the last string-Jacoo 食用更佳
一直想写好玩的梗 还是输给了走心的时候


00.

“诶王嘉尔,你知道塞壬吗,就是那人鱼,唱歌能迷死人的那个海妖。”

“人家可是血统高贵的妖精,但是你知道他为什么用这样的手段祸害人吗。”

“那是因为他原来拿自个儿的音乐和别人比,他输了,连翅膀都没保住。”

“所以这辈子他都活在抱怨里。”


01.

王嘉尔还沉浸在刚刚演唱会的激动里无法自拔,看到大张伟已经挥挥手回了后台就在快散场之前匆匆逃了出来,不然一会儿被人群冲散了就见不到了。

偷偷溜进后台,大张伟正在解衣服扣子,吉他放在一旁,身边就剩梁桥在等着给他卸妆。

梁桥是知道他和大张伟的事情的,圈儿里不少这样的事,少见多怪。见到王嘉尔捧着鲜花和荧光棒来识趣地撤了。

大张伟正在和一颗被线头卷进去的扣子作斗争,余光瞥见梁桥拿着包走了,刚想抬头问问怎么回事儿,就看见穿了一身黑的王嘉尔正朝他走来。

“哎呦喂您这是…”

“哥哥别乱动。”

大张伟听话地一动不动站在原地,王嘉尔走过来放下花和荧光棒,非常认真地接下了解扣子的活儿。大张伟低头看见弓着腰都快斗鸡眼的王嘉尔就特想笑,又怕自己一动他要怪罪,就只能硬憋着,憋得整个人不住地抖,跟上了发条一样。

“哎呀哥哥别动呀,马上就好了。”

听闻王嘉尔的小抱怨,大张伟只好靠咬手指来忍住笑意。瞥见王嘉尔脸上手上都是他的大字纹身,心里小小地得意起来。

缠人的线头总算是远离了这颗脆弱的扣子,王嘉尔帮大张伟脱下了演出服又换上了日常装,扶着他坐在化妆镜前,拿着卸妆棉往脸上轻轻擦拭着。

“哟嚯,您还会干这个呢,哪天我得让梁桥看看,得让他有点儿危机感了。”

“梁桥哥哥是专业的化妆师,我只是会一点而已,原来团队还没红的时候忙起来他们会忘了我,就只能自己来。”

王嘉尔一边倒着化妆水,一边用无所谓的语气回答着。

“嗨我就这么一说…”
“那您原来还挺惨的啊…”

王嘉尔看着大张伟一脸害怕触及他过往却又好奇的表情,无奈地笑笑。

“不惨啊,没有原来的那些苦,就不会有遇到哥哥的机会。”

“你这孩子…说这话都不带脸红的。”

完成了卸妆的最后一步,王嘉尔捧着大张伟的脸仔细地观察,疲惫全都印在了脸上,还有最近上火长出来的痘痘。

被人这么盯着怪不好意思的,大张伟拿开王嘉尔放在自己脸上的手,看看镜子里的自己,胡噜两把头帘儿,站起身抖抖衣服上的亮片,赏了王嘉尔一个特灿烂的笑容。

“你不是说在韩国有通告嘛,怎么来了。”

“想哥哥了就来了。”

大张伟老脸一红,小王八拳砸在王嘉尔壮硕的胳膊上跟挠痒痒一样。


02.

回大张伟家的路上,王嘉尔靠在窗边眼神游离在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上,夜晚的北京像一场梦,看什么都是迷幻的样子。

他想起演唱会尾声大张伟在舞台上弹着吉他的模样,手指浅浅地夹着拨片,和琴弦摩擦出来的摇滚乐,是他没见过的一片景色。

背后放着精心剪辑的视频,里面有花儿时期青涩的大张伟,有在事业低谷参加综艺节目处处受伤的大张伟,有在舞台上躁动的大张伟,也有双手握着话筒安静唱歌的大张伟。每一个大张伟都是他身旁正浅眠着的这个人,可又不全是他。王嘉尔不禁想,自己是否真的认识这个人,是否有资格去了解并包容他的全部。

怅然若失的时候,王嘉尔突然感到肩上一沉,偏过头看见几搓绿毛,伸出手把绿毛的主人搂紧了一点,叫司机把窗户关上,暂时性的靠这样的温暖赶走了那些疑虑。

管他呢,至少现在是好好地和他在一起了。

到家的时候大张伟还没醒来,比之前睡得更沉了一点,推推身子还反手挠了一把王嘉尔的胳膊,眉头皱了起来,嘴里还嘟囔着什么。看起来是不想醒过来了,王嘉尔只好先下车绕到另一边,开车门把大张伟捞到怀里,一路抱到电梯里面。走到家门口还得掏钥匙,轻轻把大张伟放下来,伸手在大张伟的小豹纹包里摸索。大张伟还没从梦境里逃出来,头靠在王嘉尔肩上,双手环抱住王嘉尔的腰,整个人都压在王嘉尔身上,就差把腿也一并勾上去了。

费了好大劲儿拿钥匙开了门,把大张伟放在床上之后就先进了浴室,嗨了一整场演唱会出了一身的汗。王嘉尔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刘海都一缕一缕地贴着额头,脸上的纹身贴蹭掉了一点,想起卧室里躺着他的张伟哥哥,就满脸笑意。

这样的生活真好。

王嘉尔用最快的速度洗好从浴室出来,本想进卧室叫大张伟也去冲个热水澡,就看见大张伟已经迷迷糊糊地走出来,双手使劲儿揉着眼睛,嘟着嘴说:

“嘉尔…”

“我梦见你看我演唱会,看完你就说要分手…”

“我是不是特让你失望…”


03.

不管怎样,王嘉尔还是先让大张伟去洗了热水澡,说一切等出来再说。

嘴上虽然是拿健康作为挡箭牌,实际上是自己需要点时间来组织语言,这样脆弱的张伟哥哥他可从来没见过。

大张伟套上浴袍趿拉着拖鞋从浴室出来了,整个人都还冒着热气儿,揉巴揉巴眼睛努力地让自己打起精神。

睁眼看到王嘉尔的时候,又没忍住,眼角开始冒泪珠,一冒就停不下来,吧哒吧哒掉在沙发上晕成一团。

王嘉尔一脸不知所措,走过去牵着大张伟坐在自己身边,把人抱得紧紧的,一句话都不说。等大张伟哭得差不多了,又伸手去拿纸巾给他哥擤鼻涕擦眼泪。

“梦都是反的,哥。”

“我不会和哥提分手,这辈子都不会。”

“哥你一直是我的骄傲。”

王嘉尔小朋友这么久的时间想出来这三句话,自认为可以打满分的回答偏偏又触到了大张伟的哭点。

“你骗人…我一定特别让你失望…网上都是骂我的…你看到了吗…”

“小鹿也做电子乐…他的歌就特受欢迎,可我呢…凭什么我就得被喷呐…”

“这么多年…为什么他们就不放过我呢…”

王嘉尔听大张伟断断续续地倒着苦水,总算是明白了。他看见的这么多大张伟归根结底都不过是一个想要证明自己的小哭包,一直活得小心翼翼,有过没人搭理的时候,可硬生生挺过去了,虽然嘴里都是毒鸡汤,可心里还是充满对生活的希望,说着不在乎,还是会去网上搜对自己的谩骂。这样一个矛盾的小孩儿,王嘉尔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哥你很好,真的,他们骂你不是因为不喜欢你,他们谁都不喜欢,你不要去在意这些,你就是你啊。”

“哥不是终于开了演唱会吗,这就说明还是有很多很多人在关注你支持你对不对,总是在意那些坏人的话哥会越来越难过的,不要在意,我也喜欢哥,最喜欢的那种喜欢。”

小哭包渐渐安静下来,小手攥着王嘉尔胸前的衣服,鼻子一吸一吸地,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好久好久。


04.

“哥你记得你说过的塞壬吗,他用自己的歌声迷惑来往的船员,尽管他输了一次,没了翅膀,但他依旧在海面上翱翔,人们永远都记得他的歌声。”

“所以其实,他没有输。”

王嘉尔也有很多事没有告诉大张伟,他觉得没有必要。在很多综艺节目上他都说,自己和爸爸谈起自己的音乐梦想,爸爸告诉他拿了第一就可以去韩国,他真的拿了第一,马不停蹄地去追逐了。

听者都赞叹他的成功,可其实他省略了无数细节,无数甚至能左右他的生死的细节。

把一切压注给音乐,去韩国当练习生的日子苦得说不出口,难到难以启齿。别人都是训练了几年,样样都拿得出手,他有什么?什么都没有。

梦想算什么啊。

花十几倍的时间和精力去追赶他人的脚步,夜深了还一个人呆在练习室练舞的王嘉尔总是在想,自己是不是做了错误的决定。

凌晨才出来回宿舍休息,韩语还不是很熟练,看着清冷的街道上很多字都还认不得,不由得泛上一阵酸水,眼睛蒙上一层雾气,只好加快脚步免得在街头哭出来。

后来总算是出道了,boss培养了许多人才,相比起来自己根本不算什么,虽然鼓励他们这张专辑一定会红,下一张一定会受追捧,再下一张一定能拿到一位…

可为什么,连化妆卸妆的时候自己都会被忘记呢。

为什么每一张专辑都没红起来呢。

为什么每次进录音室状态都不对呢。

为什么自己在团里那么不起眼呢。

为什么自己的音乐永远都比不过别人呢。

如今一切都好了起来,王嘉尔本着男人的骨气,也不会把这些往事告诉大张伟,估计他也不会问起。

他只是想告诉他,其实我们可以同病相怜,其实我们可以惺惺相惜,其实他可以依靠自己。


05.

大张伟哭完就睡下了,又得麻烦王嘉尔把他挪到床上去,折腾完已经是凌晨三点多,王嘉尔看着躺在床上眼睫毛还在颤动的大张伟,顿时觉得一切疲惫和苦难都微乎其微,他在身边,在眼前,在能触及的位置,在能拥抱的地方,就足够了。

都有不堪回首的过去,都没有亲眼见证彼此的那段时光,说不定在某个时刻两人都在向老天爷抱怨同一件事。

虽然彼此的音乐都有那么一段时间不招人待见,但结果是好的就够了。

塞壬一生都活在抱怨里,是因为没人去纠正他,把他从苦难的泥潭里拯救出来。

有我在,我会拯救哥哥的。



The last string-Jacoo

You have your sorrow seen grading your skin
你的悲伤被看见 逐渐显示在皮肤上

Let me pull the last string for the last time
让我最后一次拉上这最后一根弦

Without your worries
没有你的忧虑

Your standing is so still
你仍然伫立着

Let me come and save
让我来拯救你

For the last time
最后一次









评论(8)

热度(55)

  1. ABeVeryAmb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