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er

/

见证


2016年的最后一天,我要和我的天天兄弟们一起主持湖南卫视的跨年演唱会。
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次尝试。

去现场的路上,张伟哥一直没说话,头靠在玻璃窗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起来很疲惫的样子。
谢娜姐开了直播,从前排朝张伟哥走去,哥哥马上坐了起来,还是迷迷糊糊的样子但是下意识就对着屏幕作出了艺人该有的反应。

他说“新年快乐”,对观众们说的。

随后娜姐拿着手机到我这里来了,临走我瞥见张伟哥的视线在离开手机荧幕后就变得涣散,又恢复成刚刚无精打采的模样。

一路上,他都保持着同样的姿势,看起来一点都不开心。
而原因,我想我知道。

张伟哥上场之前我看到他拿着手机不断地划开锁屏,再关上,再划开…重复了很多回,直到工作人员告诉他马上要开始了他才丢下手机,摇摇摆摆地朝我走来。
他拍拍我的肩膀,说“一博,别怕,别紧张,不就直播嘛,没事的,别怕出错,出错大不了就尴尬,尴尬是人之常情,哥会帮衬着点儿的。”
我看他强撑的笑容心里莫名的酸楚,他的失落一点儿都没有被这笑容掩盖掉,我只好说:

“嗯,我记住了,哥。”

叫他哥的时候,我望见他的眼底泛起了一丝波澜,不过是一瞬间的失神,马上就转变成了正常的神态,笑笑走了。

我仿佛能看见他眼里盛着的人是谁。
他的背影,看起来真落寞啊。

他果真在紧张,甚至比我还要紧张。

张伟哥一直都是这样,嘴里安慰着别人,心里其实装满了担忧,但他永远都是把积极的东西带给别人,至少我认识他这么久以来他都是如此。

我刚进天天的时候其实很没有安全感,我只会跳舞。涵哥的文化内涵是我望尘莫及的,枫哥的幽默细胞也是我无法拥有的。而张伟哥,其实我并不熟悉他。

初见面的时候他在后台,化妆师正在给他化妆,渴了的时候就灌一口绿茶,也不多说话,别人叫他他就答应两句,一点都不像我所“认识”的大张伟。

站了挺久的,才发觉自己的初衷是想来和前辈打声招呼,我走过去伸出了手,他的助理正把一些文件递给他,我心想他应该会接下文件吧,一下子仿佛能预料到自己的窘迫。

可他注意到了我伸过去的手,赶忙握住了,微微弓腰说“您好您好。”

这下,我倒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他并不是我想象中闹腾的样子,反而很安静,涵哥说他台上台下不是一个人,我大概能理解了。

只是某天,我去洗手间的时候,看见他在楼道里打电话,一只手还夹着根已经燃了半截的烟。窗户开着,冷风毫不留情地朝他脸上肆意地刮虐,半截烟灰还坚强地挺着,底下的小火星时不时露个面。

我并不想偷听别人的隐私,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好奇张伟哥为什么会露出这样难过的表情。

我以自己才刚满十八岁为理由压下了我的罪恶感,一边开着水龙头一遍竖着耳朵听着他电话的内容。

“王嘉尔,您要是非要这么闹别扭的话我也管不着了,我有我的工作,你有你的生活,我不打扰你你也别多管闲事。”
“就这样,拜拜了您呐。”

王嘉尔…?

电话的语气分明是…情侣之间吵架的时候才会有的啊…

我洗完手还没来得及擦干,水顺着手指滴滴答答掉在地上。张伟哥深吸了一口烟,在旁边的垃圾桶弹掉了烟灰,呲灭了烟头,回头看到了我。

我以为他会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笑着和我打招呼。
没想到他就这么径直地离开了。

那之后我想了很久,也不知道去找谁问问,终究是把这次看见的当成秘密压在了心底。

有期天天向上来了会击剑的人,张伟哥抱着那个道具抱了好久。

还有一期天天录制的时候张伟哥的裤子好像和Jackson哥的一样。

再加上那通电话,我想我大概明白了。

那天录天天的时候,工作人员说隔壁在录透鲜,Jackson哥就在隔壁,我偷偷瞟了眼张伟哥,他正在哒哒哒地敲击屏幕,好像是在发短信。
一会儿来了回复,看完之后脸一下子耷拉下来,很快地回复完了丢了手机就拿着烟去了楼道。我跟了过去,他果然和上次一样开着窗户一脸难过的表情在抽烟。
他好像听见了脚步声,回头看到是我,叹了口气,招招手示意我过去。

“张伟哥,抽烟对身体不好。”

他突然笑了,无奈地摇摇头把烟掐灭,无神地看着远处。

“他也喜欢这么说,你们俩还真像,韩国小鲜肉都这个德行吗。”

“哥我是中国的。”

他又笑了,说“诶对对还有这句。”

我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合适,就只是站在他身边,等他开口。

“他在隔壁,你知道是谁吧,别说不知道,那天你应该听见了。”

“我们在一块不久,不可思议对不对,我也觉得不可思议,都不敢想,这什么事儿啊活了这么久喜欢上了个公的。”

“可偏偏拿他没辙,他老是管我,每天都叫我吃点儿健康的别老抽烟注意休息什么的,一男的怎么能这么烦?比我还碎嘴子。真是没法儿弄,还不让人说他,一说就生气。”

“我知道我们差距很大,不论哪一方面,尤其是,时间上的问题。”

“我们见不了几面,他吵着闹着我也没办法,我有我的工作,他有他的生活。”

“他总觉得我不爱他,谁知道呢,我反正觉着我爱他比爱自己还认真呢。”

“嗨,这都什么事儿。”

我站在他身边听他讲这些事,就像看到了一出电视剧一样,原来张伟哥和Jackson哥是这样的关系,所以之前才会有那样的反应。

“张伟哥,你们会走下去的。”

“哈哈哈一博你一刚成年的小孩儿知道什么呀净瞎说。”

“我没有瞎说,我认识Jackson哥,他认准的东西是不会放弃的,否则也不会有现在的他,虽然我还没谈过恋爱,但是哥我相信你们一定会走下去的!”

他盯着我的脸愣住了,好半天我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可笑的话,一脸窘迫地低着头等待他的大式嘲笑。

“谢谢你,一博。”

“诶?”

我抬起头来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背影看起来,特别的坚定。

张伟哥录节目和我站在一块,总是多给我机会,说话的机会,表现的机会,唱歌跳舞的机会,那次之后我们就熟络起来,他说演唱会想学点舞蹈我就教他简单的几个动作。

至于他和jackson哥,好像就平平淡淡的,偶尔看到他们联系,偶尔也要吵架。

过会儿张伟哥要上去唱歌了,提前打声招呼去换衣服,他在台上的那一刻真吸引人,灯光打在他身上我仿佛能看见星河海洋,底下的人群涌动为他欢呼为他尖叫,那是属于他的音乐。

屏幕上切了他的特写,他的双眼里依旧盛满了悲伤,盛满了Jackson哥。

快乐队中场主持的时候我们在下面休息,他又拿出手机哒哒哒地打字,唱完歌有些累了,就瘫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儿。

天天兄弟要上台了,我还在补妆,比他们晚了一些,余光看到张伟哥的手机亮了,定睛看清了上面的内容,赶紧跑上去找哥告诉他。

告诉他上面写着:
“哥新年快乐,虽然不能来陪你,但不论怎样你都要知道我爱你。”

结束的时候张伟哥赶紧跑下台拿到了自己的手机,打完字一脸骄傲地发送出去。

“谢谢嘉总送祝福,哥哥我刚主持完跨年直播晚会,开心开心着呐!新年快乐我的嘉尔!您要是不嫌弃的话,新的一年也请您多多关照啦Ꮚ˘̴͈́ꈊ˘̴͈̀Ꮚ⋆✩”

嗯,看来只有眼力好才能见证我两个哥哥别扭的爱情故事,幸好我年轻。













评论(8)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