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er

/

【嘎尾】空白格 09

倒数第二篇 结局你们定
最近 心情 差到爆炸了
嘎尾再不发糖我真的要 哭了


分开或许是选择
但它也可能是我们的缘分

“哎哟喂,大老师,您赶紧过来补个妆,刚化完不就怎么就花了呢,这节目马上就要开始录了。”
“…啊?哦哦哦哦我我我这就来。”

等大张伟回过神儿来,眼睛瞟到镜子里的自己,才发现自己脸上的妆已经毁得差不多了。随便抽两张纸抹了把眼睛,确认他人应该是看不出来他哭过的痕迹之后,摇摇晃晃地走去了化妆室。

综艺节目对大张伟来说从来都是有人请就去没人找他就不去的东西。还好这档节目里有何老师,不然这节目持续多久他就得煎熬多久。

“大老师,补妆呢。”

“哟何老师,您怎么过来了,我这马上就好了,真是对不住是不是耽误时间了啊。”

“那倒没有,就是…”

“嗯?怎么了?”

“嘉尔…王嘉尔好像…不太对劲儿…你们…出什么事了吗?”

“……”

“嗨也没事儿,可能小孩儿又遇到什么小困难了吧,没事儿没事儿,我主要是刚看他自己一个人在休息室叫了他好几次也没反应,走近看才发现小孩儿在掉眼泪,可能想妈妈了吧。”

“何老师…您好好照顾他。”

“你们……好吧我会的。”


录制节目的过程中,大张伟一直克制自己往王嘉尔那边瞟,眼睛紧紧地跟着何老师走,照往常一样什么梗都接,还是一派其乐融融的美好景象。

除了开场白念错四遍,忘记拉住冲到小白旁边帮忙的厨神明星,根本没注意菜是不是辣的就往嘴里塞的王嘉尔。

“何老师,嘉尔今天怎么了?”沈梦辰在休息之余找到了何老师,“我们都挺担心他的。”

“嗨…就…可能闹别扭了吧。”何炅无奈的望向不远处正在喝绿茶的大张伟。

“那,能好吗。”

“估计…悬”

演播厅一共这么大地儿,偏偏大张伟和王嘉尔一个在最左边,一个在最右边,生疏地像是从来没见过面而且也互相不想有任何交集的陌生人。

一场非常不顺利的录制结束了。

大家商量着去哪里聚餐,王嘉尔却比谁都早地离开了现场。

“何哥哥,我想先回去了。”

“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别想太多。”

“嗯。”

走了两步,王嘉尔又回过身来。

“张伟哥…我…何哥哥你…”

“我会帮你照顾他,你放心吧。”

王嘉尔重重地握住了何炅地手,满含泪光地看着他,仿佛有千万句话要讲,可话到嘴边却成了
“何哥,我没办法不爱他…”
说完,自己抹抹眼睛,走出了演播厅。


“张伟,今儿聚餐一起吗?”

“…成,我也正好和您聊聊。”


最终还是选择了酒吧聚餐。
说实话大张伟平时不怎么去这种地方,虽然常年做“热闹”音乐,但来这里寻开心的人都载满了苦痛,不论台上人唱着多闹腾的歌,台下人一个个都感觉能瞬间甩出眼泪来。

大张伟从进包厢开始就坐在包厢角落,一个人抱着靠枕双眼无神地呆坐着。

“今儿连烟都不抽了?”何炅挨着大张伟坐下,一脸调笑地望着他。

“啊…他不喜欢闻见我身上的烟味儿…每次我都觉着自己已经用香水儿盖过去了,这孩子的鼻子比我家馒头还灵,也是,馒头老了,他还年轻呢…”

“张伟,你没发现你变了吗。”

“变了?啊,应该是吧。”

“我刚知道你的时候,你是花儿主唱,你在舞台上永远是一副谁都不在意的样子。后来我认识你,你在意全世界的眼光,在意有多少人听你的歌看你的微博。然后你和嘉尔在一起,你世界的重心成了他,尽管你从来不说,我也看得出来。”

“是吗。那就是吧。”
大张伟显然是厌倦了这个话题,或者说逃避更恰当一些。

“来一杯?”
“行。”

大张伟低着头数着地上被顶灯投影出来的圈圈,还是能听见包厢外传来的嘈杂声,他知道门外是光怪陆离的世界,也知道这个世界的这个时间段是与世隔绝的。就如同他自己的生活,他原先只活给自己看,后来长大了,享了福也受了苦,却开始渴望被世界接受,他总说不要期待未来,只是因为在看不见未来的那段日子里他意识到即使惯性努力也是没用的。未来不会因为你努力就托梦给你小道消息告诉你多久之后的哪天你会一炮而红。

生活只会甩你两巴掌。

王嘉尔是他人生的第五个转折点,应该也是最后一个了。

天知道他有多想和王嘉尔一起逃到没人认识他俩的地方去度过下半生,最好来世轮回的时候两个人生得一样的年纪,谁都不要踏入娱乐圈半步。

可是怎么可能呢。他不能这么自私地把自己的愿望强加给王嘉尔,更不能要求他放弃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即便他不止一次表示可以为了自己放弃,自己的良心也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此刻的他,眼里是一群人的狂欢,心里却泛不起任何波澜。

能操控他喜怒哀乐的人已经被自己赶走了,再也回不来了。

空虚使然,大张伟一杯接着一杯地往肚子里灌酒,心里清楚得很,第二天一定会疼到进医院,可还是没有停下自己罪恶的手。

凌晨三点的钟分隔了黑夜与白昼,黎明从这一秒开始蔓延,警醒所有人:是时候回归现实了。

“张伟,醒醒。”何炅穿好了外套看到张伟还趴在桌子上,试图叫醒他。

“张伟,我们要走了,醒醒。”

“张伟?!”

“喂,嘉尔,你能不能到××酒吧来一趟。”


“他这个是酒精中毒导致的昏迷,本身肝脏就不是特别好,这次怎么让他喝了这么多酒?”

“我们也是没注意,对不起啊医生给您添麻烦了,我们一定好好照顾他。”大半夜来挂急诊,何炅一边对医生赔罪一边轻瞟正垂着脑袋坐在病床边的王嘉尔。

好容易把医生送走了,何炅搬张凳子坐在王嘉尔身边,看着平日活蹦乱跳的弟弟现在如此憔悴的模样,心里特不是滋味。

“何哥哥,我是偷偷跑出来的,还没和助理打过招呼,估计马上要回去了。”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这次是我不对,没及时制止他,他醒了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嗯,那我就先走了。”

王嘉尔很快离开了病房。何炅盯着躺在病床上眉毛一动一动的大张伟,无奈地说“人走了,你放心睁眼吧。”

“……我我我其实刚醒”

“得嘞,您自个儿信吗?”

“……何老师你怎么把他叫来了”

“哎,我也不知道,第一反应就打给他了,可能我也觉着你们俩还没到分开的必要吧。”

“……”

这个时间的沉默仿佛本身就散发着悲伤的气味。

“一定是医院的消毒水太刺鼻了。”大张伟心想,“否则怎么自己鼻子酸酸的呢。”

何炅也不急着催他回答什么,两个人就这样静默无言了很久。

“我…不是不爱了才和他说分的。”

“我知道。”

“可能我是太爱了吧…我自己也不清楚怎么会对一个小孩儿这么上心,他带给我的远不止恋人层面,您也知道,我一直是个特矫情的人,从一开始就总是拒绝他,他对我好我也都堵在门外,我不习惯被人这么照顾着,他总给我错觉好像我在他心里地位特高,可我知道他对谁应该都这样。你们也老说他叫谁都是哥,对谁都搂搂抱抱的,微博上也互动得多啊,相对比之下我真觉得我什么都不是。”

“你…”

“您听我说,我知道自己有问题,所以我也一直在试着去压制自己的坏脾气,可能是我被攻击多了吧,防范心特强,您应该也看得出来,我其实…没那么没心没肺,有时候我打开微博逛两圈儿全是骂我的,我的粉儿帮我说话还会被喷,我其实挺无力的,我没办法帮忙儿,我只能说别老在意别人的看法,不愿意看你的人你也别看他们,他们都多余,可我心里清楚,他们不多余,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告诉你,不论怎样,你人生有污点,你一辈子都是垃圾。”

“可王嘉尔是无辜的啊。”

“……我知道,可我不想伤害他,他之前,说想进一步发展,那个时候我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朋友谈不成,我不能谈,他不在意他的未来,可我在意,说再多也没用,因为在乎他才想看他好好儿的,我宁愿自己难受点儿也不想,不想看他和他的父母朋友粉丝难受。”

“那行吧,我也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你好好休息,明天在家呆着吧工作都推了,好好调整状态。”

“行。谢谢您。”

“甭客气,咱俩这么多年了。我就是心疼你也心疼嘉尔。”

“我知道,那您回去休息吧。”

“好。”


关上了病房门,何炅走到电梯口,果然在那里看到了王嘉尔。

“都听到了。”

“…嗯”

“你看,他和你一样。”

“我不懂,何哥,为什么我都说了那么多次了他还是这样想呢。”

“今天叫你过来,你说你是偷跑来的,得马上回去,对吧?”

“是啊。”

“平时你们俩一个在中国一个在韩国,你有你的GOT7,他有他的演唱会,对吧?”

“没错啊。”

“那你知道他这段时间挨了多少骂上了多少节目生病过几回cue过你几次吗?”

“…我”

“这就是原因啊嘉尔。”


“他看不见你们的未来。”
王嘉尔听见何炅这样说道。

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愚蠢。


病房里的大张伟把被子盖过了头顶,脑海里不断重现他和王嘉尔的种种画面,他拼命去勾画他们的未来蓝图,却总是被现实击碎,和他的梦想一样,碎了满地。

于是手绞着被角,咬着嘴唇哭了。




评论(10)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