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er

/

【嘎尾】空白格 04

接上-

嘎嘎和球球最近身体真是闹心
都是拼命的主儿啊
别忘了投票朋友们!!!!



不想让你为难
你不再需要给我个答案




再醒来已经是清晨六点了。张伟轻轻拉开窗帘,愣愣地看着窗外雾蒙蒙的景象,这时候的城市和他一样才刚刚醒来。看阳光一点点从边缘城市蔓延到中心,自己心里却依旧透不进任何光线,张伟叹了口气。

“哥……你站在那里干嘛”王嘉尔好似被这声叹息吵醒一般,顶着杂乱的白毛下床朝张伟走了过来。

“嗨…还能干嘛,思考人生呗。”大清早就开始一贯的大式敷衍,说着转过身双手捧住王嘉尔的脸,把额头凑过去蹭了两下,“嗯…烧退的差不多了,把药带上,你可以走了。”
“??走?”王嘉尔显然一副没回过神来的表情,“走去哪儿?”
“嚯,您昨晚上是发烧又不是喝醉,怎么今儿个还并发失忆了?病好了当然哪儿来哪儿去啊,我这儿又不是什么好地方您以后有事没事都别往这儿走啊。”
“可是哥哥…”
张伟说完就绕过王嘉尔走出了卧室,将王嘉尔的声音关在了房内,把自己的负面情绪完整的带了出来,往卫生间走去。

“年纪大了就是多愁善感啊。”张伟想。他不想接受谁无条件的关心也不打算为此回报什么,何况是这么一个热情小孩儿。

等张伟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王嘉尔已经离开了。这次连便利贴都没留,像从没来过一样。

张伟有些累了,瘫在沙发上不知道该想些什么,可一闭眼就是王嘉尔,满脑子都是王嘉尔,他不知道王嘉尔昨晚为什么哭,也不知道王嘉尔为什么要喜欢他,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意这些。

他还没懂,也不想琢磨。

抄袭门这件事终究是被压了过去,张伟知足于粉丝对他的相信和支持,可他也清楚,有些事就是会跟他一辈子,再怎么努力也是遮不住的,出道快二十年,仍旧是有质疑的声音偶尔冒出来泼他一盆凉水。
人啊,要学会知足。
毕竟人生就是六个字,怎么着都不行。

可王嘉尔呢。

从那天离开他家,就再没消息了。平时一天三十几条消息震得他心里发慌,现在倒好,一条都没有,耳根子是清静了,心里却开始泛起了波澜。

张伟33岁的生日会快到了,他很期待看到来自各地的大蜜聚集在他面前,为了这一个多小时的party,为了看他一眼,为了告诉他不论发生什么,还有这么一个大部队疯狂支持他。
存在感令他感到倍加温暖。

可他的期待还有一部分留给了王嘉尔。生日快乐这样的话对他来说并不那么重要,他就是想知道,王嘉尔会不会记得这是他的生日。

张伟觉得自己简直越活越幼稚,他知道小孩儿都是三分钟热度,何况已经这么久没联系,应该是早就忘记了吧。张伟觉得自己的心像被谁攥住似的,怎么矫情得跟女孩儿一样,也就不再胡思乱想。

等到生日那天他也没时间去多想,他还不是很熟悉直播这个新鲜活儿,只是告诉自己一定不能出错。
舞台上活蹦乱跳,看着台下黑压压一片他仿佛觉得自己回到了刚出道的时候。享受欢呼,享受音乐,肆意展现自己的才华。满身汗水时刻提醒他自己已经是年过三十的人了,可还是用一百二十分力气唱着、叫着,为了大蜜们,也为了自己。

结束之后回到家中自己已经快散架了,把自己丢在床上不愿意动弹,想就这么睡下,可这时候耳边的手机响了。
张伟不情不愿地接起电话,“喂?”

“大老师,我是小白啊。”

“哦…是小白啊,怎么了?”

“您刚生日会结束吧,也没别的事儿,就跟您说一声生日快乐。”

“哎哟喂,我家小白这么懂事儿啊,还记得爸爸的生日是什么时候,不错不错哈哈哈。”

“是啊大老师恭祝您九十大寿,怕以后没这机会了。”

“豁,可以啊小白,不愧是我儿子。”

“哈哈。大老师,我正录节目呢。”

“录节目?这么晚?什么节目啊。”

“我们战斗吧,和嘉尔一起的那个。”

“…王嘉尔?”

“是啊,不然我叫他过来?”

“不用了不用了,小白你好好录,我累了先休息了。”

“好嘞大老师,那拜拜。”

“嗯,拜拜。”
挂了电话后张伟清醒了一些,最后一丝期待也熄了火,沉沉的睡去了。

没多久又得爬起来赶下一个活儿,张伟的体力真是撑不了多久,可没办法,为了那仨瓜俩枣儿就得拼了命地干。

麻木地赶到下一个录制场地,张伟只觉得自己完全处于能睡就绝对不睁着眼睛,能不讲话绝对不瞎接茬的状态,没有镜头对着他的时候就眯着眼睛休息一下,音乐一起他又得振奋着精神好好表现。
真希望能有人搀住他,如果他下一秒就要昏过去的话。

连着几天这样不分昼夜的工作,不出意料的,张伟发烧了,接下的节目还得接着录,工作停不了所以只能硬撑。

上台前张伟坐在化妆间闭目养神,听到旁边化妆师和工作人员闲谈,说是又有人遇到了私生饭,被追车了,还受了伤挺严重的。张伟知道私生饭,差不多算是比疯狂更不要命一点的粉儿,受伤,真是可怜了,但这事儿没办法弄。

接下去他听到的事,才是让他难受的事。
他听到工作人员说,受伤的人,叫王嘉尔。









评论(1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