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er

/

【嘎尾】空白格 03


雪崩吧(;´༎ຶД༎ຶ`)


不想让你为难
你不再需要给我个答案



王嘉尔和往常一样,对节目组的工作人员说了谢谢,又对着镜子整理整理自己,妆都还没卸,就打上的来到了张伟家门口。

八月份的夜晚热得人心发慌,不知道是因为扑面而来的风热得难受还是因为接下去要见到长尾哥哥心里无敌激动,王嘉尔总觉得今天一直在出汗。

轻轻敲了下长尾哥哥的家门。
“长尾哥哥,你在家吗?我是嘉尔。”

张伟隐约听到有人敲门的声音,迷迷糊糊从沙发上坐起来,明显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肚子上还搁着ipad,现在已经摇摇欲坠了。慢吞吞地把ipad放好,揉着眼睛趿拉着去开门。

“…谁啊?”
王嘉尔隔着一道门板听到门内传来含糊的小奶音,好像汗留得更多了。

“哥哥是我,嘉尔。”
话音刚落,门就打开了。张伟还维持着揉眼睛的姿势,睡衣还是一贯松松垮垮的风格,头发乱糟糟,几根绿毛肆意地翘着。

“…你怎么来了?”
“哥哥忘记了吗,两个小时之前我约了哥哥吃夜宵啊。”

“吃夜宵…哦…对…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儿…”
“哥哥你竟然忘记了!!”
王puppy很伤心,啃不到骨头的那种伤心。

张伟觉得自己一定是眼花了,他好像看见一只戴着棒球帽的金毛犬耷拉着尾巴瘪下了嘴。
“先进来坐坐坐会儿吧。”
张伟说完就自顾自奔去了卫生间。

房间里很凉,王嘉尔坐在沙发上还能感受到空调散发出的凉气。

张伟整理好自己形象从卫生间小步走了出来,“豁…你这怎么…怎么留这么多汗呢?”又伸手碰了碰王嘉尔的脑门儿,“卧…哥你真行,发烧了知道吗?”
“发烧了…我吗??”王嘉尔小朋友也伸手碰了碰自己的脑门,“哥我不觉得我发烧了啊?”
张伟还在翻箱倒柜地找药,就听那边儿的小朋友对自己三十年生活经验提出了质疑。

“你是不是缺啊?”张伟朝王嘉尔走了过去,凑近了,用自己的脑门儿贴着王嘉尔的脑门儿,“现在觉没觉着自己发烧了?”
“……好像是发烧了,越来越烧了。”

看王嘉尔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张伟马上起身回去找药了。
“我我我再找找…实在不行我过会儿给你买点儿去。”

张伟心下了然,小孩儿虽说年轻身体好,但也经不住这么折腾,昨天只睡了俩小时,大清早又奔去录节目,估计早饭也落下了,录影棚空调开得足,这一冷一热肯定吃不消。于是张伟就关掉了空调。

“你在家里等一会儿,我我去那个药店给你弄点儿药回来。”
王嘉尔还沉浸在刚刚的近距离接触中无法自拔。张伟看着王嘉尔两眼无神的样子,深深地叹了口气。
“嗨…这都烧傻了都…”边嘟囔边带上了门。


王嘉尔听到关门的声音才回过神来,看着眼前一片狼藉,明白了他的长尾哥应该是买药去了,心中窃喜,仿佛怀里揣着一筐骨头的那种开心。

尽管空调关掉了,房间还是凉嗖嗖的。王嘉尔这才发觉自己的身体热得发烫,眼前是长尾哥哥的工作室,身体不受控制地走进房间里。

打开了灯,一片玫红色豹纹晃得他眼睛疼,可他却一点也不讨厌,这好像就是他想象中的长尾哥哥的家,和长尾哥哥的style一样可爱。再走近,看到长尾哥哥的电脑,动动鼠标,屏幕就亮了起来,随便点开一首整个屋子便都是长尾哥哥的声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嘉尔就这样一直听一直听,仿佛这样能走过他哥的一生。遇见张伟之前的那十几年张伟所经历的都写在了歌里,他想通过这种方式参与他哥的人生,哪怕没能第一时间给他安慰,也好想体会一遍他所经历的痛苦。


张伟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离他家最近的药店今天不知道怎么这么早就关门打烊了,只好顺着路往下走,走了大半个钟头才看到一家。对于头皮以下截肢的张伟来说,来回将近俩小时的路程简直要了命。

拎着药朝客厅走去却没在沙发上看到王嘉尔,工作室的灯亮着,他打开门就看到趴在桌子上睡着的王嘉尔。
“啧…这孩子真行,哪儿都能睡。”
想凑近了把他叫醒 ,却看到王嘉尔睫毛上粘着的泪珠。
“哎哟喂…这这又是怎么了…嘉尔啊,嘉尔醒醒,起来吃药啊。”

王嘉尔小朋友正在睡梦中经历长尾哥的人生,他梦到自己来到长尾哥的演唱会,长尾哥在台上咬着嘴巴使劲儿地不让自己哭出来,可还是没能忍住,他听到他说。

“这么多年了…任何一个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都会离开你…真的是这样…”

王嘉尔见不得这样的长尾哥,他现在才明白何老师说的「感同身受」是什么意思。可正在难受的时候,他的长尾哥竟然在冲着他说话了“嘉尔醒醒,起来吃药啊。”吓得他一下子就从梦里醒了过来。

“哥你回来了啊…”
“是是是,我回来了啊,来先把药吃了。”
王嘉尔像木偶一样,不碰他就不动,张伟只好招呼着他把药含住,再把杯子放在他嘴边看他喝下去。
“这样,你先在我这儿睡一晚上,你明天应该没有行程了吧,明天如果你还是不舒服咱再去医院行吗?”
“…嗯。”
张伟看王嘉尔还是一副迷迷瞪瞪的样子,心底忍不住溢出心疼的情愫。打电话给何老师又让何老师打电话给王嘉尔经纪人,再三确认他明天一天是自由时间之后,才安心地在客厅沙发睡下了。


张伟这一晚睡的并不安稳。
躺在沙发上的时候已经过了零点,没来由地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网上对于这件事倒是没有掀起太大波澜,对自己恶意的评论也不像原来那样铺天盖地,但就是有那么点儿委屈,不知道和谁去说,刚巧王嘉尔的慰问填补了这个空位。

可这小孩儿怎么就说要追我呢。
大张伟可从没想过自己会被男孩儿喜欢,本身就没什么魅力的一北京结巴,愣是被小姑娘心中的欧巴表白了,真是。

就这么想着时间就过得飞快。大张伟在思考人生的时候听到自己房间窸窸窣窣的声音,拿起手机一看,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王嘉尔晃晃悠悠地从卧室里走出来,没头没脑地往厨房走,又折回来往卫生间窜。

张伟闭紧了双眼,生怕被王嘉尔发现自己还没睡下。过了一会儿,王嘉尔从卫生间出来,回卧室的时候恍惚中看到沙发上躺着个人,凑近看原来是长尾哥哥。

“长尾哥怎么会睡在沙发上呢。”
王嘉尔一边碎念一边靠近张伟,伸手把张伟拦腰扛起,心满意足地回了卧室,把张伟轻轻安顿在自己身边,又迷迷糊糊地睡下了。

张伟整个人都绷得紧紧的,眼睛不敢睁开,手脚都僵在那里不敢动弹,好容易接触到了床铺,悄悄睁眼一看,王嘉尔就离他一个娃娃的距离!于是自认为性取向正常的张伟同学悄悄地,一点一点地,往外挪,挪到合适的距离,再转个身,确保身边人没被吵醒,安心的睡下了。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