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亩玫瑰

拥抱中老去的是时间的玫瑰

【朱一龙×白宇】战栗(上)

救命本来想着三千字就一发完怎么就直逼五千字还只是个上篇???
我在干什么???

真人rps预警 不谈攻受 只谈爱情
十八线摇身变巨星切开黑朱一龙×后援站站“姐”全能傻白甜白宇
涉及到的情节基本来自于亲身经历
啾咪你们


00.

爱你是值得的,而我爱这种战栗。

01.

白宇现在慌的一批。
他在如蚂蝗扫荡般的人群里被两个一米八五肌肉壮硕的保镖夹着移动,不是出于必然,是人群的过于兴奋导致场面失去控制,在人挤人的这个现状下,两位壮汉显然是无法分辨自己是否夹着一个同样一米八的青年男子在行走的。

这两位黑衣壮汉是朱一龙的贴身保镖。
白宇是朱一龙的铁杆粉丝。

都说是“铁打的爱豆,流水的饭圈。”新来的粉丝一波接一波犹如涨潮的浪,可惜时间和热度过去后,这浪便退了下去,连一点来过的痕迹都看不着。白宇就不一样,白宇就像岸上伫立着的磐石,雷打不动,多少浪拍过来又离去,他丝毫不在意,时间赶不走他,热度于他而言远没有哥哥开心来的重要。
虽然他非常没有底气说“哥哥没有热度也一样会开心”这样的话。

追星怎么只能局限在对着一块触屏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当然要以身作则为爱发电身处前线啊!于是白宇极好地利用自己传媒学校毕业的条件,外加大学四年苦心钻研Adobe的能力,毅然决然地去应聘了朱一龙的非官方后援站。
以文案的身份进站子,做着统筹的工作,有空还能拍图精修一条龙,站子里人本来就不多,自从白宇加入,基本上白宇就成为了建立站子的站长之外的一把手。

当然,白宇是用女生的身份进去的。
他也门儿清,男孩子追星难免要被议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不发语音不面基就是了,站子里其他小姑娘叫他“白姐”,都是十七八岁正值青春年少的孩子,朱一龙要是参加什么活动或是拍了哪本杂志的封面,那站子的群里一定第一时间爆发出一连串刷屏般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哥哥我爱你”“狗命都给你啊啊啊啊”…
诸如此类。

我们“白姐”就显得尤为成熟稳重,一般都是在小姑娘激动完了之后直接把编辑好的文案发到群里,琴棋书画是样样精通,彩虹屁吹的那叫一个美妙绝伦。
群里的小笼包都说好。

“白姐你怎么从来不激动鸭!”
“看见哥哥怎么这么冷静鸭!”
“白姐你也要冲鸭!!!”

白宇对着屏幕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不是不激动,也不是什么圣人,看见哥哥在星糯米团的推送消息里显示冒泡他就几乎要双手颤抖了,点进去看到哥哥的盛世美颜简直就要兴奋地当场去世好吗。
可是他要是去世了,站子的彩虹屁谁来发?

爱豆是要追的,粉丝营业的觉悟也还是得有的。

于是白宇面无表情地打下一串文字:
“我也很激动鸭!!!但是看到哥哥的一瞬间脑子里就蹦出了一大段彩虹屁!赶紧打出来发群里啦!我们都要爱哥哥鸭!!”

也不管群里的小年轻会怎么拿表情包回复他,白宇便关上了手机开始收拾第二天去上海接机的行李了。


02.

以至于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他也是真的没想到上海围观的路人会这么失控,本来也就十几个粉丝乖乖坐在一旁等哥哥的航班落地,结果眼尖的路人看见他手里扛着的相机和大炮赶紧凑上前来问:“诶你们是不是追星的呀?”“谁来呀?”“几点到呀?”“好不好拍照合影的啦?”

“白姐”一首护着自己的相机和镜头,一边努力保持微笑,并且笑而不答。

可惜路人并不这么好打发,摇摇头不甘心地退了两步,嘴上还要骂两句小男生怎么这么不懂事,一边站在离白宇三米左右的距离暗搓搓掏出了手机开始等待。
一个掏手机的路人能招来一堆掏手机叽叽喳喳的路人,他们连是谁过会儿会到达机场都不清楚,就扎堆儿开始闲聊了。

白宇试图离原来的位置远点,可他刚想把相机收拾到包里,领头的阿姨一下子就侧身打算跟着他一起挪动位置,重复几次白宇也算是看透了这帮路人的属性。
绝对是狗皮膏药转世,沾上了怎么甩都甩不掉的。

放弃逃离现场的白宇选择试试机场的光线,以免过会儿哥哥出来根本什么都拍不到,黑乎乎一片那就难过死了。

哥哥戴着墨镜推着行李箱从关内走出来的瞬间,白宇就仿佛会瞬移般地背上背包冲到了他面前,戴着口罩又不敢出声,见到哥哥的喜悦就含在了嘴里,只顾着找最好看的角度。

朱一龙也没想到会来这么多人,毕竟已经许久没有新戏上映,他看得开,知道自己一段时间不出现就会像许多前辈一样不仅消失在人们的视线当中,还会彻底消失在人们的记忆当中。
他还是低估了路人们的热情。

助理一直强调随身带着的两位保镖算是派上了用场,刚踏出一步就被团团围住的朱一龙心里不住感慨。

“这是谁啊啊啊!别挡着我我要拍大明星!”
“我好像在电视上看到过他的!叫什么来着?”
“他演过很惨的那个角色的嘞!!”

在嘈杂的人群中朱一龙困难地分辨出了几个聒噪的声音,心里莫名涌上一阵酸楚,低着头加快了步伐。

“哥哥我爱你!!!!”
一句穿透整个机场的强有力的尖叫从人群中突然蹦出来,接下去就是此起彼伏的彩虹屁短句,什么哥哥你真帅,哥哥惊鸿一瞥乱我心曲这种话都一并喊了出来,扰了机场的清静。

白宇一直跑在最前面,依靠着自己的身高和腿长优势,跑两步回头在人群缝隙里连拍几张哥哥,身旁总还是有吵闹的声音和不顾他人安危上手推搡的人,白宇的胳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哪个女生抓伤了,也顾不上这些,举着相机咔嚓咔嚓地收录着哥哥的可爱瞬间。

谁知道下一秒就被一个看起来五岁大小的小朋友“暗算”,一个失手就被推到人群中,随着这蚂蝗般的气势一路朝外走,顺着人流被挤到了朱一龙随身带着的二位黑衣保镖身边,干脆就被夹着挪动了。

被拥簇在人群中心的朱一龙戴着墨镜和口罩,看不清他的表情,白宇却不放弃,依旧努力地端着炮不停咔嚓咔嚓…

谁也没看到朱一龙眼里闪过的一丝惊讶和忍不住勾起的嘴角。

03.

连着咔嚓了快一百张,白宇觉得今天差不多算是完成任务了,接下去就是等哥哥坐上车然后自己随便就近找家咖啡店把照片预览修好发微博,第一时间与没能来接机的小笼包们共享哥哥的美貌。
白宇美滋滋地放下了相机,正打算从兜里掏出相机盖,就感到身边突然有人靠近,敏锐地一抬头,朝思暮想的美颜暴击就出现在距离他的脸五厘米的位置。
白宇发誓他这十秒里甚至忘记了呼吸。
朱一龙将墨镜微微往下挪了一些,墨镜下的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就这样与白宇的视线融为一体,平时都是温柔如水的哥哥不知为何此刻给白宇带来了强烈的压迫感。

简直A爆了好吗。

等白宇回过神来哥哥已经随着人群推攘走远了,仿佛刚才一瞬间的近距离对视只是幻觉,白宇低下头开始反思自己做为一条狗的失职。
于是低下头发现自己脖子上挂着的手机,录下了全程接机视频的手机,包括哥哥的突然靠近。

白宇:狗生圆满。

例行导出没糊的光合适的好看的哥哥,然后以最快手速完成调光修图加滤镜水印的工作,发到群里供姐妹欣赏,并带上超级话题和库存里的彩虹屁,艾特蒸煮朱一龙,开心地发出了九宫格。
小笼包们一如往常地火速评论转发点赞一条龙,夸哥哥的同时不忘体谅站子的辛苦。
当然,难免会有几个杠精。

【这图这么近,是不是怼哥哥脸拍的?】
【接机是私生行为吧,不要脸,还开站子。】
【哥哥都不开心了还拍,拍你🐎呢?】

白宇随意刷刷看看,不过是长按删除的小事,狗久了什么垃圾没见过,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哥哥今天和他进行了长达三秒的对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白姐”无法冷静,“白姐”今夜是被宠幸的女人,“白姐”甚至觉得自己明天就荣升皇后了。

总共四分钟的接机视频硬是翻来覆去看了二十多遍,在白宇第二十七次把视频拉到开头重播的时候,他终于发现了自己在被保镖夹着走的时候朱一龙嘴角奇怪的上扬。
像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猎杀者看着要猎杀的对象一步一步走入他精心设置的圈套里还不自知,于是露出的得意笑容。

白宇觉得自己是脆皮鸭文学看多了才会蹦出这种不切实际天马行空的想法,摇了摇头,放下手机去洗漱了。


04.

朱一龙破天荒地接了一个需要出外景的综艺节目,行程算是半公开性质,其中部分内景录制会招募观众,但外景则是完全由节目组保密的。
观众自然是无所谓外景不外景,只要能见到明星,胆子大的在录制现场偷偷拿手机拍两张高糊照片发个朋友圈,那可就是“光宗耀祖”一样的事情了。
粉丝就没办法仅限于录制内景,本身就是千里迢迢过来见哥哥,怎么能容忍自己就这样到此为止,何况白宇是站子里的人,哥哥外景的帅气模样当然要记录到相机里。

节目录了三分之二,白宇就开始准备落跑了,靠着颜值被分到前排座位更是方便了他“作案”,在一旁的工作人员打个哈欠的功夫,白宇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了相机,提前调好了iso,对着哥哥一顿猛拍,管他角度如何,只要有几张清晰的就行,果然听见声音的工作人员一眼就发现了拿着炮身高183的那位靓仔,现在怕是要叫“狗仔”了。

白宇非常欣慰地被赶出了录制现场,在工作人员和一旁的观众嫌弃的目光中大步迈向场外,一溜烟的功夫已经找到了节目组的车队停车的地方,假装路人在一旁的售卖机买水,一边观察着节目组架设的机位,打光师的位置,和剩余场工躲避的方向——这些都能帮助他预判哥哥过会儿会从哪个口子出来。
既然是要录外景,那么一定会留一个哥哥出发的镜头,白宇看准了出口,猫在出口内的小超市里等着朱一龙录制结束。

除了录制厅之外的这栋楼都没有开空调,炎炎盛夏热得白宇汗流浃背,半小时的功夫却仿佛度日如年,抬手擦汗的间隙便听见通道里传来哥哥的脚步声。

不要问他是如何分辨的,这是侮辱一个专业老狗的尊严。

于是白宇抄起相机就往通道跑,哥哥还带着精致的妆,也不像在机场里时刻戴着墨镜和口罩,这就是录综艺节目的好处,身边只有两个助理和一个保镖,见到白宇只有一个人,而且扛着炮,也就没有特别的阻拦。

“哥哥!”

朱一龙也算见过世面的,这下听这么一个一米八身高留着胡子的男人奶声奶气叫自己哥哥,怎么说怎么不适应。
他微微皱了眉头,回以微笑。

“诶,你来啦。”

白宇觉得自己可能是失了智。
天知道他怎么会脱口而出一句“哥哥”,平时都是含在嘴里滚了又滚都说不出口的,今天就他一个人,反倒胆子大了。
朱一龙一闪而过的紧蹙的眉头并没有逃脱白宇的眼神,一瞬间的哑然和难过涌上心头,可下一秒哥哥说的话又让他重燃斗志。

难道哥哥记得自己吗?!

白宇觉得自己不能深入去解析这一句话,说不定只是哥哥客套一下,自己不能太当回事。

表面上捧着相机捕捉着哥哥的心动瞬间,脑子里却在飞速运转这些有的没的奇思怪想。

“你不是在上海吗,坐飞机来的?”

我…操…

再如何经验丰富,白宇也无法冷静了。
白宇这几年的确是在上海定居,在那找了份美编的工作,好请假,就是活儿多了些,但是追星北上广,追哥哥就显得方便多了,在哥哥的甜美对比下这些苦差事又算得了什么。

所以江浙沪一带的接送机都是白宇一手承包,朱一龙近几年的行程也就在上海北京多一些,如果站子里北京那边的小姑娘没办法去,那白宇就提前订高铁票,做高铁去接送哥哥。

工资每个月也没多少,但就是能省吃俭用地省下钱为爱发电。
前段时间身体不好,老胃病犯了又犯,想来也是最近工作强度太大,又要应付公司那边接二连三的活儿,又要忙着给哥哥做应援,一来二去的作息完全被打乱,有上顿没下顿自然就闹起了胃病。
北京那边的活动就没有再跟,只有哥哥来上海才会去拍拍照。

没想到哥哥竟然记得。

白宇觉得如果自己是个女孩子,这个时候已经把妆哭花了。

“我…我坐高铁来的,机票太贵了…”
白宇颤抖着回答。

朱一龙想了想,偏着脑袋笑了。
“我明天录完也做高铁走,回上海。”

白宇一下子瞪圆了眼睛,看着身后的助理一脸懵逼的样子便知道哥哥这是自己突然作的决定。
因为白宇提前查过了哥哥的航班,哥哥是第二天晚上六点去北京的飞机,怎么会突然说自己坐高铁回去呢?

……难道因为他刚说自己坐高铁走?



-tbc-

晚安😴来评论区找我玩儿鸭!
昨天发了第一章然后删掉嘞
今天写长了一点重发 dbq姐妹们

评论(13)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