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亩玫瑰

拥抱中老去的是时间的玫瑰

【巍澜】师生关系(六)


巍澜 师生AU 年下
高中老师赵云澜和孤苦伶仃沈巍的日常
ooc都是我的
最后那段话是我最近 最喜欢的一段话

06.

于沈巍而言,被换到第二排相当于是受全班同学视线的“折磨”,老师只要站在讲台上,不论从哪个方向看过去,目光都在自己的心理暗示下仿佛芒刺在背一般灼热。
自己的同桌“大庆”倒是一副不受影响的状态,还笑嘻嘻地将手搭在沈巍的肩上安慰他别那样紧张,虽然沈巍怎么看怎么像是被他连哄带骗地换了位置,但是赵云澜说过,不可以待人面无表情,要和同学友好交流的。
因此,课堂上的沈巍就将注意力尽量集中在老师身上,课后,沈巍便把注意力挪到大庆身上。

沈巍发现大庆能和任何一个新同学在三句话之内找到共同话题,他想了想刚认识大庆时和他那段干巴巴的对话,不禁开始反思自己的社交能力。
从第一堂数学课下课到现在,已经有八个女孩子来找大庆问数学题了,大庆看起来有些苦手,就只好推给沈巍,女孩们抱着万分感激的眼神看向大庆,心却早已飘到了一丝不苟地解题的沈巍身上去了。
大庆侧着身子,一手撑住脑袋一手百无聊赖地转着水笔,看沈巍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地接过女孩子的草稿本,对着课本上的例题讲解,讲一段还要确认一下自己语速是不是太快,能不能听懂能不能跟得上之类的。
心里愣是蹦出了四个大字——“贤妻良母”。

“赵云澜算是找到了个宝贝。”大庆心想。



进了校门大庆就直奔办公室,本想着赵云澜这个人一定是姗姗来迟的,却没想到赵云澜早早地就坐在了办公室里,此时正靠在椅背上浅眠,眼下的青色明显的吓人,大庆缩缩脑袋,又蹑手蹑脚地朝门外走,生怕吵着赵云澜睡觉。
才往回撤了一步,赵云澜就突然醒过来叫住了他。

“死猫,来干嘛。”

大庆转过身不好意思地笑笑,食指在脸颊上轻挠几下。
“来看看你嘛。”

赵云澜确实是有些疲倦,这段时间就没在十二点前躺到床上去过,本以为昨晚能稍微轻松点,谁知道开学这么令沈巍兴奋,送他到班里去之后不得已,才缩在办公椅上想着小憩一会儿。
被吵醒也不会不高兴就是了。
更何况,吵醒他的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大庆。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正午,赵云澜躺在家里享受着难得的周末时光,才合眼没多久,便听见窗台边上有窸窸窣窣的动静。以防打草惊蛇,赵云澜特意假寐着,等到这动静渐渐变得大胆,赵云澜忽地睁开眼,一个翻身极其准确的抓住了此时正趴在他家窗台上的…额…一个四五岁左右的小男孩?
小男孩和赵云澜面面相觑,赵云澜满脸疑惑,可小男孩却是惊慌失措,冷汗都随着小刘海往下吧嗒吧嗒地掉,双手双脚都像走钢丝一样死死扒在窗框上,目标好像是赵云澜晒在阳台的几碟小鱼干。
就趁这几分钟的功夫,一直黑色大胖猫身姿灵活,以不及掩耳之势一口叼走了碟子里美味的小鱼干。

“哇!—————”
响彻云霄的一声啼哭。

从那之后小男孩就成了每天中午来赵云澜窗台报道的客人,小男孩说自己叫大庆,父母经常出差,没人给他做饭吃的话他就自己拿着父母留下的钱去买东西吃,那天也真的只是碰巧,为了抓一只黑色大胖猫一路跟着爬上了赵云澜家的窗台,视线和嗅觉都完全被小鱼干吸引,可惜看对眼儿的时间里被那只死肥猫抢了先。

然而赵云澜不怎么认“大庆”这个名字,他从来都只叫大庆“死猫”“死胖子”。

大庆本猫表示,只要小鱼干供应不停歇,叫什么都无所谓。



赵云澜看着面前满脸写着“我有点愧疚但我不知道怎么补偿”的大庆,心生一计。
“你在三班上课是吧,我没记错的话…”

大庆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

“那你…帮我个忙?以弥补刚吵醒我的罪过怎么样?”
“你去班里,找一个人,他叫沈巍。”

“怎么找…?”

“这你不用担心,他一定是坐在角落里不怎么和周围人讲话,他长得还特别漂亮,嘿嘿你看到他就知道了。”

大庆看着赵云澜脸上表情奇妙的变化,开口制止了赵云澜发散性极强的思维。
“找到他之后呢?”

赵云澜又恢复了正经神色,来回切换毫无痕迹。
“你和他交个朋友,我怕他一个人孤单。”



沈巍没想到第一天上学就遇上了突发状况——天公不作美,傍晚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等到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声响起,外面已然是暴雨倾盆。

看着班里的同学丝毫不担心被雨淋湿,有的撑着伞结伴同行,有的冒雨跑到父母身边,在获得雨伞的遮蔽的同时还能得到一个温暖的拥抱。
沈巍低头看着自己已经被飘进大厅的雨滴临时的双脚,沉默了。

他什么也没有。

思考再三,他决定不去麻烦赵云澜,毕竟刚开学作为班主任要处理的事情应该有很多,今晚估计也要忙到很晚才能回家,既然如此,自己又怎能去给他添麻烦呢。
本身带自己回家就已经万分感激了。

下定决心的沈巍毅然决然地向这瓢泼大雨迈了第一步,身子都还没完全踏进雨中,就被一个刚好足以将他扯回来又不至于用太大力勒痛他的力度将他拉回了大厅,拉近了一个正好温暖的怀抱里。

“我还在这,你要去哪,嗯?”
赵云澜双手从背后拥住沈巍的胸口,交叠在他胸前的手掌仅仅握住沈巍瘦削的肩膀,略沙哑的声音就这样伴着雨点声传进沈巍的耳朵,落在沈巍焦躁的心上,浇熄了他的自卑和不安。

“…我怕你在忙。”
天知道沈巍此刻有多想回握住赵云澜颇令人安心的双手,可他终究是将自己放置于一个“外人”的地位,最终只是攥紧了他的书包带。

赵云澜似乎看出了他的畏缩,把沈巍连人带包转了过来,面朝自己,对上他怯懦的眼神,轻叹口气,又将沈巍完完全全地暖在自己怀里,不断收紧手臂,不断贴近,直到两人的心跳隔着薄薄的衣料逐渐统一了跳动的频率,直到赵云澜发觉自己的胸口处传来湿润的触感。

“我不忙。”
“沈巍,你的事比什么都重要。”

然而赵云澜这个马大哈也是不可能带伞的,他脱下了自己的衣服,以十分偶像剧的躲雨方式和沈巍一起缩在了他的风衣下,又十分狼狈地逃窜到了离学校最近的公交车站。

“这回我们做公交车回家,我带你认认路,万一学校有事留我我没法和你一起回去,你就自己回家。”
“车你不用担心,明天起早一些,我们做公交车到学校来,你再记记路程,明天放学来我办公室等我,我们一起回家,好吗。”

沈巍掺着感动、谢意和莫名的被救赎感不住地朝赵云澜点头,赵云澜摸摸他的脑袋以示安慰。

那天的暴雨是立秋后的第一场雨,看起来来势汹汹,实则只为彻底洗净夏季的燥热,以换来整一个秋天的凉爽气息。

赵云澜怕沈巍晕车所以开了窗户好与外界空气对流,又怕他被雨淋到所以选择自己坐在靠窗的位置,紧紧握着沈巍的手从未放开。
沈巍坐在公交车上偷偷望着赵云澜的侧脸,心里莫名想到这样一段话。

“我要记住这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我要记住每一个红灯和颠簸,我要记住你手臂的温度。甚至希望旅途变长,天色变暗,暴雨如注,可与你再度过一个夜晚。”

赵云澜还是因为过于劳累而萌生了睡意,靠着窗边倒了下去。沈巍见状赶紧将人捞了回来,努力挺直背,坐直了身体,好让赵云澜靠在自己肩上时不至于难受。

“一定要长得比赵云澜高。”
十五岁的沈巍心里许下了一个小目标。


-tbc-

来评论区找我玩儿鸭

评论(1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