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荼翎

喜欢的cp不逆不拆/有没有人找我玩儿鸭

【朱一龙×白宇】冰岛


朱白/白居 rps预警
不谈攻受只谈爱情
纯属虚构 圈地自萌

是《禁区》的后续


00.


“想去冰岛,想感受一下世界尽头的气息。”


01.


我提前灌了自己一整瓶红酒,又拎了一瓶,我大概还没感受到后劲的变化,只是胡乱将暗红的液体往喉咙里深,想让自己看起来是毫无防备的样子,又不想让自己失去理智从而错过今晚即将发生的任何一个细节。
直到我站在龙哥酒店房门前,腿都开始发颤,脑海里闪过无数场景,全是恶言相向的局面,无一例外。
我也没想打退堂鼓。

明天的我或许会痛恨自己,但今晚我就要一意孤行。


龙哥开门很快,好像知道门外的醉汉是我,我还没开口打招呼转瞬就被拉进了门,他的动作一气呵成,我要是个多疑的女孩子,这时候估计要质问他是不是曾经有人用这样的套路接近过他,而他也欣然接受过这般“送货上门”的好意了。

可我是个男的,现在炙热的心意已全然冲到下半身去,就这样明目张胆地摆在他面前。


不知道为什么龙哥看起来很愤怒,紧紧地皱着眉头,像是永远也抚不平的沟壑,又能清楚地看他咬紧了后槽牙,下一秒就要吞掉我似的。
我朝他讨好般地笑,该露出来的牙齿一颗不少地露给他看了,虽然这酒的后劲不大,但此时正顺着我的脚底一丝一丝攀爬上我的身体,钻进我的血液里冲撞我的理智,我尽量保持微笑,否则我也没法保证我会不会怂得在哥哥面前哭出声来。



片场卫生间里那个意义不明的吻和他一番突如其来的告白彻底打乱了我的生活。
我明明是想要将剩余的力气都拿来放弃他的,明明做好了决定结束这部戏的拍摄就一刀两断彻底撕碎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念想的。
他怎么能就这样轻易地动摇了我?


还好没有夜戏要拍,导演怕我们俩用力过猛,感情无法从戏中抽离继而无法完成之后的拍摄,便把当天的安排见缝插针地安排在了隔天。于是我得到了赏赐般的整理思绪的时间。
回到酒店的那几个小时里我思考了很多,或许根本没有得出结果,或许有了结果我不愿意接受,反正我还是大半夜的开了瓶红酒,然后自以为无事发生的样子闯进了龙哥的房间。
还好哥哥给我开了门,不然我就要蹲在酒店狭长的走廊里呜咽整晚,吓到哪个大妹子可怎么办。


为了确认白天发生的并不是我过度脑补出的幻觉,我乖乖地靠在墙壁上没有动作,龙哥凑得很近,近得我能闻见他嘴里葡萄的香气,剧组里的人待我们很好,连送水果都是同样规格的。
燥热感逐渐蔓延开来,我试探性地将手臂轻轻搭在龙哥的肩上,又装作漫不经心地把玩他的“小啾啾”,实际上我心里慌得不行,又不好意思示弱。


“哥哥。”
我喊他。


眼里的下一个画面突然就成了龙哥含情脉脉地双眼和他的小笼包做梦都想坐着荡秋千的眼睫毛,嘴唇上温热的触感,送上唇尖的葡萄香气,和熟悉的温柔又小心翼翼的吻技,让我找回了几分理智,不至于陷入更深的迷茫里。


朱一龙在吻我。
我的哥哥在吻我。


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我并不是思念成疾得了臆想症,也不是缺乏睡眠做了白日梦,我心心念念的哥哥是真的在吻我。
怕他后悔怕他逃开,我赶忙追着他的舌头吮了上去,推着他后退,直到我们一同倒在床上,直到情欲将我们刚唤醒的理智再次打散。

哥哥,你是我无法放弃的欢梦。


02.


天气转凉了。
骤降的气温藏在清晨的秋风和露水里,朱一龙一个瑟缩硬是叫这阵比闹铃还管用的风给冻醒了,想抬手揉揉眼睛,却发现臂弯里躺着一个下意识往自己胸膛靠近的白宇。

两秒的愣神过后是无限的甜蜜与无尽的后顾之忧。

朱一龙放弃起床的想法重新躺回被窝,伸长胳膊为白宇掖了掖被角,从他的眉眼到嘴唇到那神奇的玫瑰花刺,极认真且细致地“端详”一遍,就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
回过神后僵在嘴角的笑容又令他惊讶,自己原来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他到这般程度。


“其实,可以再勇敢一点,可以试试看,没什么可怕的。”
朱一龙突然这么想。


怀里的人挣了挣,好似发觉有人在用灼人的目光侵犯他,不情不愿地睁开了眼。

“早啊…哥哥…”
开口是撕裂般的疼痛和黏糯的嗓音,天生慵懒的声线抵不过整晚连续的折腾,喉咙里焦灼的撕裂感和身下难以言喻的某个部位烫人的灼热感,一切都在提醒白宇,昨晚经历了多么疯狂的事情。

“对不起啊…”没等朱一龙开口,白宇就挠挠耳朵一脸愧疚地说出这几个字,“是我考虑不周,什么也没想就跑到龙哥这来了,昨晚的事…就当作没发生过吧…”

没发生过?
亲也亲了做也做了,怎么能当作没发生过?

朱一龙无奈地叹了口气,坐在自己面前的人已经愧疚到连头都不抬起来了,一副负荆请罪的可怜模样。


“小白,哥哥从没想过怪你。”
“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我如果不喜欢你,断不会开门拉你进来,也不会服从内心的私念和你做到这个地步的。”
“小白,你能明白吗?”


白宇这才慢慢地抬起了头,虽然还是低头认罪的样子,但总算是把刚才的话都听了进去,朱一龙看他状态不至于油盐不进,满意地开了口。


“我比你大两岁,物质什么的我谈不上多富裕,要说喜欢这回事,或许还真比不出个所以然来,动心早晚,谁又知道呢。”
“我唯一要担心的只有你的安全,旁人的眼光要说不在乎那是不可能的,但我绝不会因为旁人眼光的异样和言语的毒辣而放弃自己所爱之人,这话,我是作为朱一龙讲的,你看清楚,我不是沈巍,我是朱一龙。”


说完这番话,朱一龙便不再吱声,眼神严肃而认真地对着白宇,等他一句肯定的回答。表面上看起来镇定,其实他心里一点底气也没有。
毕竟这一句“肯定”换来的是未来所有日子里遭受的非议,那些冷眼相待,那些冷嘲热讽,他们都要一起面对,不惧任何。


半晌,白宇终于抬眼直视朱一龙,操着一口沙哑的嗓子说:“我爱你,哥哥。”

“我也爱你。”


剩下的万千言语淹没在一个缠绵的,交织着彼此滚烫泪水的吻里。
就让我们共尝这份孤寂。


03.


《镇魂》的拍摄结束不过是另一部戏的开始,转眼到了炎热的夏天,开播后收获的是一票对于他们演技的认可和感天动地兄弟情的夸赞,这般赞赏如浪潮打到白宇和朱一龙面前,一时之间,他们都想不好如何去接。

白宇至今为止,都还没认清自己已经红了这个事实。

真要他说镇魂的热度为他带来了什么,恐怕他心里也只想着“能和龙哥一起上综艺了”“和龙哥一起参与活动采访特别开心”“龙哥和我一起拍杂志了”…诸如此类的话。

他们心照不宣地恪守最初的坚持,这波热度狂潮并没有动摇任何一个人的心,反而将他们彼此越靠越拢。
工作之余甚至多了些有趣的话题。


“诶龙哥,你看,咱俩的cp粉把咱俩上次一起买的衣服图拼在一起了!”
“诶你说你咋穿着这个就出门了呢!你看我还加了件外套的!”
“哥哥你也太不小心了…”


好难得一个周末,白宇却从睁眼就开始刷微博,好像憋了半个世纪一样讲个不停。
朱一龙合上眼想装作什么都没听见,没过几分钟就缴械投降。


“你不也是…还穿着这个拍广告。”

虽说是闷在被子里的一句小声吐槽,还是被白宇清晰地捕捉到了。


“哥哥你…真关注我啊…嘿嘿,你的小白很开心!超开心!!!”

换来的是一声轻笑和一个宠溺的吻。



从那之后白宇就时常在微博里搜寻,有些细节是他刻意为之,戴的项链,买同款的衣服,换上的时候就在幻想会不会有人发现,这种隐秘的情趣,担心被发现却又期待着有人发现的心情实在太奇妙了。

虽然偶尔会担心,自己的这份快乐会给龙哥造成负担,毕竟…哥哥正在事业上升期,有个什么万一可如何是好。


营业期说短不短说长不长,起码在这段时间里可以放肆大胆地和朱一龙接触,稍微过分一些也算作安全距离之内,采访也好杂志拍摄也罢,留一些时间给他们胶着的爱情,再留一点余地给他们无奈的身份。
只是没想到,争议来的这样快。


粉丝之间的关系某种程度上决定了他们之间互动的频率高低。
相互之间的矛盾,那些刺目的言语文字,一指划不完的长篇辱骂,字字入眼都是一阵心痛。
碍于身份和职业的保密性,无法向任何人公开二人的关系,他们的爱情只说给互相听,痛苦却都默契地选择留给自己承受。


白主播关掉直播页面之后自嘲了很久,自嘲自己身为“专业主播”的不专业,提及龙哥的话题一句也不敢多说,甚至有些话都涌到嘴边也只是在嘴里翻滚几趟就咽了下去,没胆量给龙哥再惹任何一点麻烦,攻击什么的都朝自己来吧。
弹幕和评论里太多涉及龙哥的内容,有好有坏,眼里却不知怎么的只容下了那些不堪入目的东西。




朱一龙却毫不介意这些。
助理不在,身边也没人,就这样突如其来地开了直播,话不超三句就提起了白宇,说白主播不在没人带他,叫大家多担待。言语依旧是温柔体贴,心里却是存着对那些键盘手满满的恶意。


“我的人你们不要动。”


这种想法不敢深入分析,怕自己真的动了怒气做出什么不得体的事,那才真叫毁了前程,他还要站到顶点,站到顶点告诉白宇他满怀的心意。


04.


【这夜的风儿吹,吹得心痒痒】

我想起你抱着红酒瓶倚靠在门框上的那晚,我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预感,远远听见走廊里传来磕磕绊绊的声音,便第一时间打开了门将你拉了进来,身后是繁星夜空,他们见证着我们的拥吻,我们的坦诚相待,我们的缠绵悱恻,和我们无法言喻的煎熬和苦痛。
那晚的夜风吹散不了我炽热的爱意,也无法让我冷静丝毫,我只明白我爱的人在我眼前,除了我之外,没有人能理解他,没人能带他从沼泽里脱身。


【我在他乡,望着月亮】

不是只有十五才能赏月,遇见你的每一天,我抬头望月,都是圆满而美好的。
相隔甚远,我们仍旧在同一条道路上彼此扶持前行,这个圈子太危险,这个世界太复杂,我阻止不了他人的恶意,只能将自己的温柔全数允诺给你,怕你嫌弃,可这是我最贵重的情意。
我停不下来了,小白。



【都怪这夜色,撩人的疯狂】

营业期是不是该结束了,面对着身边人一天比一天加深的怀疑的眼光,好像没法和哥哥像从前那样放肆的亲热了,眼神接触也不可以,肢体接触更是不被允许,多一秒的交流都要被无限解读,明明已经是成年人了,却总觉得自己毫无自由可言。

哥哥,你有没有在想我啊。

我时常会想,若是那天晚上我没有酒壮怂人胆,没有敲响你的房门,哪怕我萌生出一点点退缩的想法,我都不会就这样把自己交给哥哥你,哥哥你也别接受我,骂我“恶心”,叫我“从此不要再和你联系”,怎样也好。
那时要是如此,哥哥就不会遭受如今的一切痛苦了,我好想,替哥哥挨骂,替哥哥背负那些本就不该让哥哥承担的东西。

可是哥哥,我好自私啊。
在脑海里设想了千遍,我还是舍不得把那晚发生的疯狂抹去,和哥哥在一起的每分每秒都刻在了心里,太美好了,那是我最美好的烙印。


【都怪这guitar,弹得太凄凉】

哥哥,你唱歌的时候,别太紧张,我怕你下一秒,泪珠就要滚落在琴弦上了。


【哦我要唱着歌,默默把你想,我的情郎】

哥哥你别哭,我们会好的,等过了这段时间,我们去旅行,我们…我们会好的。


【你在何方,眼看天亮】

“哥哥,等你忙过这段时间,我们去冰岛吧,去旅行,就我们俩。”


05.


“如果真的可以让你安排自己的休息时间,你会选择做什么?”

“我会选择去旅行,我想去冰岛。”
“感觉冰岛…像是在世界的尽头一样,想去感受一下世界尽头的气息。”




视线能到达的地方一片宁静,听得见呼啸的风声,和潺潺的流水。
并不刺骨的温度,形状各异的浮冰。
天地如同那晚暧昧的夜色,此时只化成寂寥无声的叹息。
翻涌的云在墨汁一般打散的夜色里搅动着不平息。这里什么都没有,却有仿佛能获得世间一切的莫名的勇气。


“哥哥。”
“你看,这里没有人,这里什么都没有,这里有的一切也不过是宇宙里不起眼的一点。”
“我们也不过是宇宙里不起眼的一点。”


“我爱你。”




在时间的洪流里,我会牢牢抓住你不松手。
在一起之后的无数日夜,我都在感叹,自己当初做了多么正确的决定,用了万分勇气换来的是我此生绝不会后悔的一份真心。


不经任何人诋毁。
不在乎任何人抨击。

朱一龙要和白宇在一起。



【END】

太zqsg写出来的东西或许会引起不适 非常抱歉
感谢阅读

评论(12)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