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亩玫瑰

拥抱中老去的是时间的玫瑰

述情障碍(十)

这一章算是比较重要的一章
自此就将二人的心情解释完毕了


10
你是我叹息般的人生中,唯一的热望。

越前龙马没有回来。
在自己慌乱地拒绝了他的表白之后,已经整整二十个小时没有回来了。

龙崎樱乃坐在窗边,望着街角的路灯,年头久了,已经有些电路接触不良,到了傍晚亮起来的时候总是要闪烁几下才彻头彻尾地开始工作。遇到风雪天就更是摇摇欲坠,微弱的灯光投在地面上照不亮什么地方,却是每个带着一身疲惫下班回家的人心里的一处温暖。

龙崎樱乃自知自己是个极容易被感动的人。

寒冬腊月大家都赶着回家,街边连个人影都瞧不见的日子里,看见一只母猫叼着一只小奶猫艰难地在寻找食物的时候,龙崎樱乃一定会顶着红红的眼眶去便利店买香肠嚼碎了喂给它们吃。
和同事们一起聚餐,看见因为失恋而烂醉如泥的女人抓住调酒师的手,误把对方当成抛弃自己的前男友而泪流满面的时候,龙崎樱乃会在不知不觉间落泪。
接到小朋打来的电话,偶尔是抱怨堀尾没在情人节按时回家,偶尔是埋怨堀尾在恋爱三周年的那天忘记买束玫瑰送她,偶尔也会说些开心的事,但只要接到小朋打来的电话,挂断后龙崎总要哭上一整晚。

也许是因为感叹时间飞逝,年华匆匆,小朋在她面前却未曾改变,除了变得细腻敏感之外,小朋还是当年那个元气满满的小朋。
只有这种时候,龙崎才会觉得那些瞬间是美好的,值得怀念的。否则一静下来,想到的就都是关于越前龙马的种种,令自己卑微如尘埃的过去。

龙崎樱乃习惯写信。
古板且陈旧的习惯,坚持了许多年。有些寄出去,更多的存在盒子里,从不会拿出来翻来,写好就自己装在信封里,把一切复杂的心绪关进盒子里,仿佛这样悲伤的情绪就会少一些。
这个年代,还有人写信吗。
铺毡临帖的那种,一笔一画的那种,千里迢迢的那种,翘首以盼的那种。
还会有吗。

一切的坚持都只为一个人,明明自己清楚这样的坚持是渺渺无望的,是虚无缥缈的,还是无法阻挡地在默默坚持着。
日子久了,就仿佛那街角的路灯,每天都活在垂死挣扎中,却每天都努力地在照亮自己。
灯丝接触坏了,风雪交加地摧残了,烈日暴晒过了,都不打紧,到了时间要亮的时候,自然就亮得刺眼。

这巨大的浪潮曾无数次翻涌过她的世界,可哪怕沙滩上不剩任何生物,全数被卷进深不见底的海里,龙崎樱乃也依旧固执地待在岸上。
这样的执念,在再次相遇后发酵,成了自以为“病态”的念头。

不能答应他——绝对不能。

在越前龙马面前尽管有过失态,但内心深处留着的对他的执念依旧完好地存在心里,可这样一来,他的喜欢,他喜欢的龙崎樱乃就不是那样单纯的龙崎樱乃了。
他想要在一起的龙崎樱乃不止愿意帮助他走出伤痛,重回巅峰,还希望他留在自己身边,希望他把全部的爱都存在自己这里。
并不是看起来那样无私,那样伟大。也会有无比自私的时候,不如说,关于越前龙马的一切她都疯狂地自私贪恋着。而这一面,是她无法言喻的,也绝不可能袒露的一面。

所以根本不需要思考,她果断地拒绝了——一句等了近十年的告白。

孤独的滋味,突然就沾染在了家里的角角落落,只要是他待过的地方,龙崎樱乃就无法驻足。
这样跌跌撞撞的状态,让她生出从未有过的慌张。



“我回来了。”
风铃被卷进房间的风刮响,几乎第一时间地,龙崎跑向了玄关,站定在刚换上拖鞋的越前龙马面前,瞪大了布满血丝的双眼,就这样看着他,仿佛眨一下眼睛,面前的人就又要消失不见。
越前龙马身上带着寒气,下意识后退一步,没想龙崎立马靠向前,温暖的气息顺着龙崎小跑过来时带起的风一并包裹住越前龙马,心里胡乱生长的思绪突然就理清了,越前不禁失笑。

“怎么眼睛这么红?”越前皱着眉头问。

“……”龙崎揉揉眼睛,再次确认面前是“失踪”了二十个小时的越前龙马,红着脸回到了窗边的座椅上。

越前跟在龙崎后面,假装不经意地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布置,桌上只有一杯已经冷掉的咖啡,和一个拆了包装却只吃了一半的面包,眉头蹙得更紧了些。

“龙崎,我不在你就吃了这些?”越前指着桌上的面包,稍待怒气地问。

“怎么会!我…我有自己做饭的…”龙崎连忙用手臂揽过惨不忍睹的面包,收拾着拿去厨房。

“可我走之前厨房就没有原料了。”越前龙马明显没有被说服,看着慌忙的龙崎顿住了脚步,终究还是心软了,走上前从身后拥住了她。

“对不起,没和你说一声就擅自‘彻夜未归’,以后不会这样了。”越前的呼吸打在龙崎耳畔,暖意一阵一阵侵袭着。
“我心里很乱,之前的话,当我没…”

“不要!”

“龙崎…?”

“可以不要吗龙马君…?不要当作没说过,也不要收回,不要…我还没有想好,拜托给我些时间,我…我很快就可以…我可以…”
突然有一滴一滴地滚烫砸在越前环抱着龙崎的手上,越前不敢环得太紧,怀里的人似乎怕自己离开,于是不停朝自己靠近,试图躲在自己怀里。

“好…我不收回,”越前顺势收进了手臂,“你慢慢想,什么时候回答我都可以。”

温存的时间总是短暂,心知肚明的患得患失不断反复地生根发芽,除不去恐惧和自私的种子,也不愿意任由其泛滥,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压下一些坏情绪。

龙崎樱乃握住了越前龙马的手腕,微微偏过头靠在越前龙马肩上。

龙马君,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你。



-TBC-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