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亩玫瑰

拥抱中老去的是时间的玫瑰

述情障碍(九)

收到了《漂流》真的太太太激动了!
我也要努力更文呀!


09
人活着其实都是孤立无援的,他们都会在屋顶,墙洞或是地板下面藏匿一只秘密的盒子。
他们的一部分在阳光下行走,另一部分却躲在黑暗的看不见的地方。

龙马君,我藏起来的黑暗里的那一部分,装的全是你。

“我…我…我恐怕…”慌忙从越前怀里逃出来的龙崎从茶几上连抽几张纸巾胡乱往脸上抹,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结巴着没想好回答。

“没事的龙崎…你…好好考虑,”越前垂下了眼眸,大概是读懂了龙崎的慌张,也体会到了她并不那样愿意把她交给现在的自己,“我出去转转,中饭不回来吃了。”

原来一个人的时候,习惯了独处。可现在的龙崎,觉得身边的空气压迫着她,无法呼吸,她突然觉得这房间竟是如此的空荡,空荡到她听得见自己眼泪砸在地板上的声音。
怕他再也不回来。
更怕他回来后两人重生出的隔阂。
龙崎一想到这些,便哭得更凶了。



其实越前开口之后就开始后悔了,他明白这并不是适合告白的时候,这样突兀的表达会打破他和龙崎之间如履薄冰的关系,也会给落魄的自己上一道无形的枷锁。
至于龙崎,一定是被自己吓坏了吧。

要接受近十年的空白,要接受近乎千仗的落差,要接受一个胆小懦弱的越前龙马,即使当时再喜欢,现在也未必能重新找回如初的感觉。
归根究底,是自己太心急。

走走停停又见这家酒吧,着迷般再次走进这里,心里却生出截然不同的情绪来。上一次来到这里,自己的感情并不明朗,而这一次,是彻底看清了却得到了无言的拒绝。
自己还真是拿龙崎一点办法也没有。

越前不喜嘈杂的环境,这里还真算一个好去处。抬手看向腕间的手表,不知不觉已经散步了几个小时,被思绪牵扯的人察觉不到时间偷跑的脚步,越前走到吧台点了和龙崎那天点的同样的酒。

“…越前?”
言语间带着固有的克制和些许惊讶,温柔的声音从身旁传到耳畔,越前龙马转身去寻声音的主人,看见一头栗色头发的男人正朝他微笑着。

“不二前辈?”

忽的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越前变了脸色,假装自己并没有回应那人的称呼,惊慌失措地起身就要离开,幸好不二反应的及时,一把拉住了越前的手腕。

“还要躲去哪里,越前。”
“这么多年,大家可从没放弃寻找你。”
“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明明一句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留给自己,越前龙马无奈而又悲伤地微微抬起头与不二对视,没想到对方的眼神里装满了绝望。

落魄者都有相同的特质,或许在外人面前依旧光鲜亮丽,但等到世界都安静下来,一个人同这世界相处时,这落魄的气息便浓郁起来,散开来,隐约寻求着同类。
越前龙马和不二周助寻求到了彼此,自然打开了心扉。

越前已经不记得自己和不二前辈在那家酒吧待了多久,可能待到了深夜,可能更久,到凌晨,到第二天的太阳升起,到外面的早餐摊传出叫卖声。
酒吧里的人陆陆续续离开了,也有些喝的烂醉,趴在桌上睡了整宿,老板仿佛将这里开成了收容所,宽容地守护着每一个孤独的灵魂。

不二前辈说了他是如何下定决心考进了F大的医学系,也说了他是如何坚持着自己对网球的热爱,日复一日地即使没有对手也依旧在不停歇地训练,说他最终毕业并没有选择进医院做一名救人性命的医生,而是放弃了网球放弃了大学四年学医的全部知识理论和经验,拿起了相机开始了自己漫无目的的摄影人生。
他说的任何一条,都不足以令越前感到惊奇,似乎这一切就是应该这样发生,不二前辈在越前眼里是敬畏的存在,明白他异于常人的思想,也明白他是一个真正的天才,不仅限于网球,在方方面面他都做得出彩。
唯一觉得遗憾的是,自己错过了前辈们这么多年的人生,从心里涌上的怀念比喝了整晚的鸡尾酒还要令他昏沉。

“不二前辈…这么多年了没有喜欢的人吗?”
见前辈开始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杯里的酒,越前明白前辈已经完全吐露完了想说的话,于是小心翼翼地问出了想问的问题。

“有啊,当然有。”栗色的头发随着主人低下脑袋而垂在脸颊两侧,越前看不清晰不二前辈此时的表情。
“那…在一起了吗。”

一阵短暂的沉默。

“没有。”意料之中的回答,在一起的话也不至于在刚刚那么久的“坦白”里一句都不提起自己心爱的人,越前静静地等着。

“大概…有十年了吧,喜欢他这件事,竟然比喜欢网球的日子还久,”不二将酒一饮而尽,眼角的落寞被越前尽收眼底,“想想还真是有些惭愧,打网球这件事,好像没有他自己根本走不下去呢,真是…太没出息了…”
音量逐渐变小,随后转成隐忍的哭泣声,不二弓起的背开始小幅度地颤抖,时而发出一两声呜咽,此时或许正在被心里的伤痕折磨得痛不欲生。

不知怎的,越前好像有了某种预感,他皱起了眉头,心里暗暗记下了这事。
这么多年唯一学会的安慰人的方式,也只有对卡鲁宾那样,顺着不二的背轻轻拍着,直到不二的情绪恢复稳定,再抬起头又是那个永远微笑着的不二周助了。
但这样的不二,莫名地令人心疼。

“越前呢,只是我在说,你过得如何,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联系我们,现在总可以说出来了吧。”
终究是躲不过不二前辈凌厉的眼神,越前咬着牙将一切和盘托出,算起来是“消失”这么多年之后第二次对他人敞开心扉,心里竟没有像当初对龙崎那样羞愧的感觉,他暂时没有想通是为什么,只管自己说了下去。
谁知道不二听完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偶尔点点头,或是“嗯”一声表示自己在认真听,其余的情绪倒没什么了。

“…之后呢?”不二周助双手撑着下巴问。

“什么之后?”越前回答。

“离开美国之后啊,怎么回来了日本,可别告诉我是回来看看故乡的风景啊,这样蹩脚的借口就别拿来骗我了。”

“骗骗龙崎学妹到还可以。”

越前一愣,下意识和不二眼神对视,看清对方眼里的狡黠和笑容自带的可怕感觉,内心不禁感叹这人的洞察力究竟是有多强。
最终还是败下阵来,一并将遇到龙崎后的事情讲了出来,包括几个小时前冲动的表白。
这一段不二明显是兴趣浓厚,盯着越前的眼里都在发光,虽然越前总有一种被嘲笑了的感觉就是了。

“就是这样…了。”

“所以你就散步到了这里,遇见了我,喝了一整晚闷酒,结果把龙崎学妹一个人丢在了家里对吗?”

……无法反驳。
“嗯。”越前点点头。

“越前你啊,还真是,笨蛋一样。”
“好好想想吧,龙崎学妹为什么会是这个反应,据我所知,她可一直都在期待你的出现哦。”
不二一边嘱咐着,一边从钱包里掏出几张纸币压在杯底,拿过椅背上搁置了整晚沾满酒气的外套,潇洒地走向酒吧后门。

“不二前辈也是,早点把那个人追回来吧。”
不二周助不可控制地顿足,随后挥了挥手消失在越前视线里。

越前龙马有些得意,自认为扳回了一局。
可刚才不二前辈说的那些话,却让他产生了深刻的自我反省。

龙崎她…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反应呢。



-TBC-


评论(1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