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荼翎

喜欢的cp不逆不拆/有没有人找我玩儿鸭

述情障碍(八)

跟进主线!


08
我没有什么好挣扎的。
对于你,对于这个世界。

龙崎樱乃怎么也没想到越前龙马顽劣的性格竟然能用在她身上,就算是自己抱着他并且拜托他送自己回家,也不应该直接就和自己坦白了吧?!
明明知道自己是容易害羞的人啊,怎么这样…实在是,性格顽劣的人!
披上薄外套后下床洗漱了的龙崎决定做点饭来填饱自己的胃,昨天对自己的胃实在太差劲了,简直是用酒精在虐待它。结果等她下了楼才发现桌子上整整齐齐码着早餐,还能看见微微的热气正向空气里散开。
这样美好的画面…如果放早餐的餐桌旁没有坐着越前龙马的话,就真的是完美无暇了。
前几分钟还装作漫不经心地调侃自己的人现在正翘着嘴角翻阅着体育杂志,掩藏不住的笑意明显出卖了他优秀的动态视力——一定是看到自己下楼梯了,一定是!
赌气般绕过餐桌直接走到了厨房,打开冰箱在里面搜寻早餐的原材料。

“面包…还有剩几片,做三明治的话…鸡蛋快要没有了呢,今天得去趟超市才行…午餐肉午餐肉在哪里…”
一面轻声地自言自语,一面对冰箱里所剩无几的食物苦恼着,丝毫没有感受到身边有谁正在接近——

“要做早餐吗。”略微有些沙哑却不带丝毫温度的声音扩大在自己耳边。

“是啊…”下意识地回话后才意识到是越前龙马在发问,猛然回头发现对方的面孔就在离自己几厘米处,第一反应就是向后退,结果脑袋撞到冰箱隔板,上面放着的鸡蛋不幸连连身亡。

全体蛋友光荣牺牲。



“龙崎,我错了。”
“……”

“龙崎,我真的知道错…”
“也不算是龙马君的错啦…那个,不如说是,它有点饿了…”龙崎尴尬地笑着,拿手指戳戳自己的肚子。
仿佛接收到了主人的命令,龙崎的胃非常“合时宜”地发出咕噜咕噜的叫声。

“它说它想吃桌上的早餐。”
龙崎樱乃在食欲的威逼利诱下,干脆放弃了挣扎。
反正越前龙马现在是寄宿在自己家,什么时候报复回去都是可以的。

食物都还是温热着的,大概是在自己起床到洗漱的这段时间出去买了早餐,运动员果然是跑的很快啊。
不知道是因为有些愧疚还是怕自己尴尬,越前龙马没有再继续坐在龙崎对面。
虽然的确是不会尴尬了…可是习惯性抬头时对面没有那个人坐在那里,心里竟然有些空落落的。

其实这些天,龙崎樱乃一空下来就会反思自己。
一厢情愿也好,舍弃尊严也好,拼命克制对他的想念但怎么也控制不住思念的洪流也好,一想到他就宁愿放空甚至选择用酒精最大程度地麻痹自己也好。这些都在经年累月中成为懦弱的龙崎樱乃的组成部分,想改变却无法改变,也害怕改变。
如果哪天这一切不再重复在自己身上,也就代表着自己对越前龙马的感情消失了。

龙崎樱乃未曾有过如此设想。
年少时期越前龙马是她的目标,是她日夜憧憬的未来。后来长大了,越前龙马成了她的念想,成了她的精神支柱。奶奶去世之后,越前龙马便成了她心中挥之不去的夙愿,即使满布荆棘也仍要伸手去抓住的东西,全都给了他。
可从始至终,越前龙马都是她龙崎樱乃的立场。

也会被暗涛汹涌的疲惫感突然淹没。

前一晚通宵做策划所以第二天起晚了,手中拿着咖啡一路奔跑到公司的路上被调皮的小男孩绊倒,手里的咖啡洒在新买的纯白连衣裙上的时候。天气预报明明说是晴天却突然下起倾盆大雨,自己手里却连遮蔽的东西都没有,只能任其打湿自己,只能任泥水溅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轮到自己汇报工作的时候,上司突然接到电话和自己妻子吵架随后便把所有怒火都丢给了精心准备了汇报的自己身上的时候…

糟心的事每发生多一件,便多一次想起他。
每想起他多一次,自尊就被心里的虫多啃噬一点。

殊不知,越前龙马这些年过得也同样不尽人意。


收拾好碗筷后,龙崎樱乃决定和越前龙马进行第二次友好洽谈。
龙崎擦干净手,目光投向正目不转睛盯着电视里转播的网球比赛的人,眼神一如既往地充满着认真的光。
走近他身后,拿过他身旁放着的遥控器擅自将声音调到静音。越前龙马才从比赛中抽离,疑惑地侧头看着龙崎。

“怎么了。”明明是疑问句偏偏因为本人的“冷漠”性格除去了音调。

“龙马君,那个,我想和你谈谈。”

“谈什么。”
硬生生从这三个字里听出不耐烦的龙崎突然后悔。

“啊啊没事龙马君不想谈的话…”

“谈什么。”

龙崎樱乃,败。

“就是…龙马君想什么时候回去呢,啊我的意思是,龙马君打算在这里呆多久呢,啊也不是就是,龙马君总是要回去的吧…”

“我打扰到你了吗龙崎,”越前龙马低下了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现在就可以走。”
说罢,便要起身去收拾行李。

“不是的!”龙崎樱乃以最快的速度反应过来,抓住了越前龙马的衣角,“不是的…”

明明是柔弱到不行,还要白费力气。可为什么,自己偏偏一步都动不了。越前龙马认命般地叹了口气, “那是什么。”

龙崎深吸一口气,不知道在心里给自己鼓劲多少回,才终于把想说的话吐露出来:“和过去和解吧!龙马君,日子可是过的将来的啊。”

“什么和解!你懂什么!!”条件反射一样地大声吼了出来,越前龙马回头的时候看见的就是龙崎像兔子一样通红的眼睛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流到嘴角的眼泪。她咬着嘴唇为了不让自己发出一点由于哭泣带来的生理反应引起的颤抖。

可她明明全身都在颤抖,估计自己都没发现吧。

“龙崎…抱歉,我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越前将龙崎扯着自己衣角的手握住,顺势坐在龙崎身边,看龙崎一脸通红地盯着正拉着她手的自己,又连忙把手松开。
意料之外地,龙崎阻止了自己把手松开,只是无比认真地以一双楚楚可怜的眼睛盯着自己,似乎是想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龙崎,现在不是要不要和过去和解的问题,和解是双方都有错,可我…这只是我单方面的错而已…”

“龙马君没想到你也这么笨!这怎么能是你单方面的错呢!那些要求你干坏事的!那些阻止你正当实现自己的梦想的!那些乱报道乱讲话没有职业道德的媒体!那些嘲笑你欺负你的人!是他们的错才对!是他们伤害了龙马君!是他们的错!”

“龙崎你…”

“要不是他们!龙马君也不会这么迷茫,也不会在看见任何关于网球的东西眼神里都透着痛苦!那可是…龙马君最喜欢的网球啊…怎么能这样…不应该这样的…”

一股脑把这些说出来之后龙崎樱乃就开始止不住的抽泣,真像是开了阀门关都关不住,泪珠砸在白色睡裙上染湿了一片,那一块位置快要盛不住这些不停歇的滚烫,于是眼泪渗出来顺着流在了沙发上。

越前龙马看着面前勇敢而又坚强的龙崎,想着她刚才那一段正义发言,全然是为自己在考虑在担忧着,内心的触动不言而喻。
他伸手揽过了正在擦眼泪的龙崎,双手将她禁锢在自己怀中,龙崎是清瘦的类型,自己能感受到她瘦弱的肩正在不住的发抖,再抱紧一点,把自己错过的那几年的安全感全数涌到她面前。
他不是什么球场上的天才,不是战无不胜的王子,他也只是一个单纯地在球场上追着球跑的选手,他也只是一个不停追逐自己梦想不停碰壁的普通人。

现在,他突然觉得拥有任何都不比拥有眼前这个正在哭鼻子的人。
仅仅几分钟的拥抱带给他的安心是这些年的日日夜夜加起来都抵不过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自己劳累参加完比赛,捧着奖杯回家只为让半夜守着电视看直播的她开心的样子。
为了这样的画面,他想要重回球场,为了她,也为了自己。

“龙崎,和我在一起吧。”
被紧紧拥住快不能呼吸的龙崎樱乃在恍惚中听见他这么说道。



-TBC-


评论(8)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