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荼翎

喜欢的cp不逆不拆/有没有人找我玩儿鸭

述情障碍(七)番外


龙崎樱乃番外篇

07
我也讲不清楚那时候到底是什么打垮了我。
只能记起曾经很使劲地想要钻进一个人的生活,以及后来我发现我做不到后疯狂的逃避,情绪变得波澜不惊的时刻。
那些碎片我都还能拾起来,可到底是哪个节点出了问题发生了转变,我无法确定。
也许是很多个不大不小的冷漠或忽视,也许就那一晚的痛哭,又或者是我写满却逐渐被泪水晕染开最终没有寄出的信纸。

可是,我好像无论如何都记不起那个心碎的瞬间了。

我并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反倒出奇地固执,坚持做一件想做的事情许多年,这样也无所谓,也能够一直保持着。
当初学网球是这样,现在喜欢龙马君也是这样。
膝盖太直,手肘太弯。没有办法找人练习就自己攒零花钱买一个能够一个人完成练习的器具。前辈的每一场比赛都会腾出时间去看,学业也在抓紧着,比赛也不愿意错过任何,这样长久下来终于是有了进步。
但最终也只是拿了一张第三名的奖状。

我也有自己的“野心”。
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愿只是站在铁丝网外给予他声援,我是说如果,我希望我有足够的能力与他并肩作战。
啊当然不是指双打,我只是希望我能和他一样在网球的道路上勇往直前,哪怕不在同一片场地,甚至同一国度,只要是在打网球,我就能与他感同身受网球带来的一切情绪,痛苦也好,开心也好,不甘也好。

可这样的想法,在他离开后就不复存在。
消失或者说,剔除在脑海。
我没想到原来我也是这么懦弱的人,胆小或是容易害羞什么的,我总不认为自己会懦弱,可直到我听见他离开并且不会再回来的消息时,我好不容易建立的勇气王国,瞬间崩塌。

我是为什么在一直努力着的呢?为了作为青学女子网球部的正选吗?还是只是为了靠近他多一点呢?

我也曾怀疑过,我对龙马君的喜欢是否止步于“网球”——我只是喜欢着在球场上追逐着那一颗小黄球的龙马君吗?
这样的质疑持续着从龙马君离开到奶奶去世之前,这样长的一段时间里,几乎每天入睡前都会思考着,可我却没法给自己一个答案,最终也总是以不争气地落泪结束。

结束啊,是该结束了。

既然没办法考虑清楚,那就当作是那样好了,如果我只是憧憬着球场上的越前龙马的话,那我不再将视线放在球场上的他就好。于是我不再看他的任何赛事或节目,虽然听起来可笑,但确实管用,不去看的话想起他的频率就渐渐变低,仿佛给自己打了一针麻药,只不过药效有三年。

再见面是如此戏剧化的场景,他坐在我家门前的时候我怀疑我看到的是一只落难受伤的大金毛犬,明明是楚楚可怜的样子但却不像我展示什么情绪,知道自己该笑的时候就是要扯着嘴角笑,不该说的话一句都不多说。

我明白的,见到他的那一刻,我的麻药就失效了。

忽然有那么多个痛哭流涕的夜晚重现在我眼前,漫无目的地在梦里踱步也好,心思放出去便再也收不回来也好,我明白的,我喜欢的不是那个在球场上意气风发的越前龙马,我喜欢的是陪我去修球拍情商低到“尘埃”里的越前龙马,我喜欢的是落魄样子坐在我家门口几个小时冻得瑟瑟发抖的越前龙马,我喜欢的是和我坦白这么多年难以启齿的经历的越前龙马。

我爱他。

我情愿见到他被世界抛弃的样子,跌跌撞撞到我怀里,我可以给他皓月清晖,给他温柔如水,让他重新绽放笑颜。而他花团锦簇的时候我却习惯退却,毕竟那么多人争相与你扯上千丝万缕的关系。
这样的爱极其幼稚,可我无法控制它蔓延进我的细胞。

意识到自己这样的想法的时候我只觉得恐慌,我憎恨命运不留缘分在我们之间,见不到你的夜晚,你总住在我的梦里。可细想又觉得自己贪婪,明明和你接触的机会比旁人多,虽然仅限于年少时期,可我的爱始于你的年少,怕是也要终于年少。

既然上天给我再一次与你相遇的机会,那我就尽我所能助你重回你的巅峰,毕竟在我心里,于你的爱最终还是希望你在你无法撼动的领域重展笑颜。
至于我的私心,便无所谓了。

你带给我的快乐是微小却值得反复回味的,夏日脸颊清凉的触感,网球拍触及膝窝的时候,为了逃走情急之下牵着的手。这一切,都被放大在心里,掷地有声。

这一切都能够成为我持续不断爱你的理由,也是支撑我不放弃的借口。

龙马君,我希望能帮助到你,我希望能看见你重回球场的那天,我希望能看见你站上顶峰的时候。
我希望你记得我。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