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亩玫瑰

拥抱中老去的是时间的玫瑰

述情障碍(六)

不行我要发糖我不能虐下去了!


06
爱意若是十分满,我曾想予他十二分。

雪不急不缓地落着,东京的冬季最近十分频繁地在落雪,路旁总能见到乐此不疲接着雪花玩儿的小孩子,一边牵着妈妈的手,一边伸手去触碰雪花,脸上的笑容快要溢出来,感染着周围的人。

越前龙马也同这雪一样,不紧不慢地散着步,脑海里还盘旋着刚才的画面,明明不愿思考后果,后果却总是钻进他的脑袋里。

龙崎…真的是喜欢着自己的吧。

这样的想法突然就开始被自己推翻,产生质疑,然后否定,却因为不甘心而再次慰藉自己。
哪怕情商再低,也知道当年桃城前辈对不动峰队长的妹妹有别样的情感,也知道龙崎对自己的态度和小坂田不同,虽说都在崇拜着,但龙崎的憧憬里多几分温柔,多几分苦恼。

不想承认,但是,全美公开赛的邀请函送来后第一个意识到自己真实想法的人是龙崎。
她和往常一样结结巴巴说不完整但那天下午,她的断断续续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害怕——怕她打扰到我,怕我会讨厌多管闲事的她,可她还是说出了口,逼得我不得不正视自己的真实想法。

我想去更大的地方完成更大的梦想。

哪怕见不到我,她也没有停止思念的情绪,她为自己去神社抽签,抽了满书包的大凶才得到一张大吉,我甚至能想像得到她连续抽到大凶后的表情,一定是垂头丧气却又能自己命令自己鼓足劲来。

一次又一次失望后的重振旗鼓是因为什么?
是什么给了她动力呢?

这样的龙崎,怎么可以喜欢上别人。

思绪缠在一起绕成了团,越前龙马觉得自己再想下去会越来越乱,于是在面前的店门口停下了脚步。

是一家不怎么起眼的酒吧,绯红的灯光生出暧昧的氛围,不那样吵闹反倒出奇地有些安静,越前抬脚走了进去。
里面还没有很多人,时间才刚刚过了饭点,估计要再过几个小时才会热闹起来。越前龙马随便找了角落的沙发坐下,点了杯度数不那么高酒的细品起来——运动员可不能那么放纵自己啊。

或许再过几个小时他就得在龙崎“约会”回家之前先一步到家把自己的行李整理好然后拎包入住宾馆,或许自己突然放弃了在日本找回自我的想法直接回到那个混沌的世界里继续迷失方向…

出乎意料的是竟然在这里遇见了龙崎,也不能说是遇见,准确的说是看见龙崎失魂落魄地走进来坐在了斜对角的吧台那里,虽然身边还跟着那个什么前辈,但没过几分钟他就尴尬地离开了,只剩龙崎一个人。
龙崎背对着自己,看不清她的表情,她不断打着响指叫服务生续杯,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灌醉自己,虽然没办法猜测缘由,但一定不是因为开心的事情。

是在借酒浇愁吗?
那又是在愁什么呢?

六七杯之后越前龙马实在没办法看她继续这样放任自己,正准备起身去阻止,没想到她先一步认输,趴在了吧台上,刚想过来问要不要再续杯的服务生试图叫醒她,还好在碰到她之前把她揽进了自己的怀里。

用眼神示意那个一脸不知所措的服务生“这是我的人”之后,越前龙马直接把龙崎抱出了酒吧。
外面的雪下得小了,落在龙崎鼻尖上惹得她发痒,紧紧抓住了越前龙马的衣领想靠近蹭在他的领口处。因为酒精的麻痹效果使她抛弃了害羞和不自信的情绪,就这样顺从着自己的心意在行动着。
沿着路边走的越前不慎被顺着屋檐流下来的融化的雪水袭击,直接滴进衬衫里,不禁瑟缩,想感叹日本天气的不怀好意,可看着怀里人因为感受到寒冷而变本加厉地撒娇动作,又有些感谢神明大人降的这场雪。

龙崎醉得是真的“一塌糊涂”了。
直到走到家都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虽说是认真地在遵循本能找这温暖的源头取暖。回到家越前龙马就立刻打开了暖空调,果然怀里的人在感受到暖风的青睐时逐渐放松了身体。

将龙崎轻轻放在她卧室的床上,脱下了高跟鞋,掖好了被角,龙崎今天没有把头发扎起来,平躺着的时候酒红色的头发就肆意散着,几乎盖住了白色的枕头。越前龙马怕她醉得太深,决定整晚留在她身边。

其实,是自己私心想多看她几眼。

龙崎潜意识里侧过身背对着越前,不知道是打心底里回避见到他还是只是不想把自己狼狈的模样暴露在他面前。
估计有点冻感冒了,嘴巴微张渴望夺取更多的空气,睡熟了便轻轻地打鼾,睫毛微微颤动着,好像做了什么甜美的梦。

越前龙马就这样一直看着她,许多往昔的画面一幕幕重现在眼前,他终于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心情,不舍得龙崎,不愿意龙崎离开他,怀念着过去和龙崎相处的日子。
这样细水长流的,不经意却早已深入骨髓的想念,在见到面的一刹那得到救赎。

可现在的自己,哪有什么资格和立场许她一个未来呢。




难得的晴天,虽说从窗缝里漏进来的风还带有丝丝凉意,但明媚的阳光却带给人好心情。
龙崎樱乃是因为头痛而不得不睁开了双眼,想是昨夜自己做了糊涂事又多喝了几杯,才落得如此下场,还好老板因为最近自己一直在忙这个策划案而“赏赐”自己一次双休,才不会因为醉酒耽误工作。

可这一睁眼,倒是受了不小的惊吓。
“龙…龙马君?”一不小心喊了出来,趴在自己床沿正熟睡着的人皱了皱眉头,又自顾自睡去了。
“啊…还好没有吵醒他。”龙崎心想。

可是,要怎么起身呢。
如果掀开被子的话…双手紧紧压在被子上的龙马君会被吵醒,如果直接钻出被窝的话…万一动静太大钻到一半龙马君就醒来拿自己岂不是要出糗…龙崎樱乃对自己的运动细胞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网球除外的一切运动都不那样擅长啊。

只好默默地等他醒来了。

龙崎樱乃开始仔细回想,依稀记得昨晚自己是一个人在酒吧喝酒的,怎么…原来自己酒量这么厉害了吗?都能自己从酒吧走回家了,那看来这两年陪小朋喝的酒没有白喝!

“我送你回来的,”越前龙马毫不留情地出声打断了正洋洋得意的龙崎,“抱着你回来的。”

“抱…抱着???”

“或者说,是你搂着我。”

说罢,越前龙马便打个哈欠,留下面红耳赤的小姑娘去洗漱了。


春天要来了啊。



-TBC-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