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亩玫瑰

拥抱中老去的是时间的玫瑰

述情障碍(五)

有点长…
要开学啦不定期更新!

05
你就背向所有的灯火阑珊,从路灯背后踽踽向我走来。
走出空芜与黯淡,走进我全部的固执与大胆。

今天是周六。
越前龙马总算倒过了时差,恢复了以往健康的作息时间,清晨六点钟就冒着寒气出了门。门外的积雪已经到了脚踝,虽说昨夜的风雪看起来烈得很,但终究还是友好地在凌晨停歇。
因此清早的寒气只是清冽,不至于侵到骨髓里。晨跑不一会儿身体就热了起来,越前龙马看时间差不多就带了两份早餐回去。

到家的时候龙崎不出意料地没有起来,想想也是,昨晚扑面而来的酒气可不是一般的重,出于礼貌,越前龙马饿着肚子静静地坐在餐桌上等待龙崎醒来。
回想刚刚那一个多小时的晨跑,日本的空气果然比美国要清新得多,各种意义上都是这样。非常自然地迎着柔和的风,没有刺眼的阳光,也没有高楼大厦带来的压迫感。
果然是故乡自带的温柔。
像龙崎一样。

等到早餐都已经不再散着热气,眼看着就要冷掉,龙崎还没有醒来。时针已经没剩几分钟就要指向八点,越前龙马再三下定决心,上楼叫龙崎起床。
总共不够二十步的距离,越前龙马已经用无数个借口劝自己放弃,又用无数个正当的理由劝自己上楼,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站在了龙崎房间门口。

深吸一口气,越前龙马蜷起一根手指轻轻叩响了门,“龙崎。”

“…龙崎。”

“龙崎…?”

在耐心耗尽之前的第四次试探被龙崎打断,龙崎樱乃猛地打开了门,头发乱糟糟也就罢了,白色睡裙的肩带也如人一样散漫地耷落下来,俨然一副被吵醒的生气模样。
揉揉眼睛才终于看清面前站着是谁。

长达三秒(。)的静默后,龙崎樱乃“砰”地关上了门,随后越前龙马在门外听见了门内拖着长音的一生“啊————”

嗯,目的达成。

越前龙马回到了餐桌终于开始进餐,幸好塑料盒封得严密, 温度还没有完全散开,算是一顿美味的早餐。
吃到一半的时候龙崎樱乃终于洗漱好下了楼,越前龙马假装无意地侧脸看着窗外,好给龙崎一个能好好害羞的氛围。当然,没有浪费自己出色的动态视力,努力地用余光瞥着,不错过任何一个瞬间,一不留神就笑出了声。

“真是无言地嘲笑啊。”龙崎心想。

用最慢的速度吃完早餐并且道了谢之后,龙崎樱乃还是没想好怎么解释昨天晚上的行为,自己真是太大胆了,竟然直面着越前龙马说出那样的话,那个越前龙马诶!

不过还好,他没有问起。
不知道是不在意还是别的什么,总之这件事就这样当作没发生了。
龙崎樱乃心里松了口气,又莫名地有些遗憾,自己也不知道在胡乱臆想些什么。

倒了垃圾之后龙崎本想回房把上上个礼拜留下的小说看完,没想刚进家门就接到了电话。

“喂,酒井前辈。”
“是,好的,我知道了,今晚六点对吗,在xx花园餐厅,是的我记住了,谢谢前辈,再见。”

挂断电话的龙崎一脸轻松,甚至还有点窃喜的意思,电话那端的什么酒井前辈是谁,今晚要见面吗,见面要做什么,为什么龙崎看起来那么开心,为什么为什么这都是为什么…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的越前龙马紧紧地蹙起了眉头,捏着报纸的手指下意识施了些力,呲拉一生,报纸的一角就与报纸本体分离,到了自己手心里。

“龙崎。”看着一脸欣喜就要走进自己房间的少女,越前龙马没忍住喊出了声。

“嗯?”由于心情大好完全忘记了前夜发生的事,龙崎回复道。

越前龙马摸摸鼻子,突然泄气, “没…没事…”
于是龙崎樱乃蹦蹦跳跳地回了房间。

明明隔着那么近的距离,但龙崎根本没有要出门的意思,越前龙马自然也不好意思再次敲门打扰,只得自顾自胡乱猜测。

如果对方是把这个当作一次约会怎么办,啊干脆说是,如果这根本就是一次两情相悦的约会怎么办?!

随后又想到,龙崎怎么样自己为什么要担心,约会就约会好了,又不是自己的女朋友,多管闲事做什么。

但是龙崎要精心打扮出现在一个自己不认识并且对龙崎居心叵测的人面前,想想就十分可怕啊!

龙崎只能站在自己身后,只能跟着自己的脚步才对。
满意地给了自己最终答复,越前龙马决定不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考虑这些小啰啰上,继续翻看着早上买回来的体育杂志。

嗯…这个选手这场比赛打得还是有些漏洞,如果在第三局加强攻势的话或许局面会改变得早一步,之后也不会陷于苦战,胜利得会更加轻松…
正在脑海里进行模拟对战的头脑风暴,突然听见楼上的动静,回首间龙崎已然装扮一新拎着手提包下了楼。

一级警报响起。

“龙崎,你去哪里。”假装心不在焉地“随意”提问。

“啊,一个前辈要和我讨论策划的事情,说是主编已经承认了但还有些细节要修改。”龙崎樱乃一边确认着手提包里该带的东西有没有落下哪样,一边头也不抬地回答着。
“那么,晚饭我不回来吃了,龙马君自便。”说完就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可恶…”越前龙马站在原地愣神,刚想问的话还一句都没问出口。



晚上18:10,xx花园餐厅。

虽然是周末,但晚上这个时间车流量还是有些大,稍微迟到了一会儿已经足够让龙崎愧疚,快走到餐厅时就看见站在门口时不时抬手看看时间时不时左顾右盼的前辈了。

“酒井前辈!”龙崎樱乃加速小跑过去。
“抱歉,路上有些堵车,前辈等很久了吧?”

酒井迎上龙崎带着歉意的目光,非常绅士地笑着说:“没事,没有等很久,快进去吧,外面冷。”随后便领着龙崎进了餐厅。

“切,不怀好意的人。”坐在餐厅正对面的咖啡馆的某人发出了这样不屑的评论。
所以越前龙马最终不论出于什么目的,还是来到了上午听龙崎电话里谈到的这家餐厅——的对面。

其实也没什么好躲的,只是怕龙崎看到自己尴尬而已。
对,就是这样,是这样没错。

看到对方走进餐厅之后果然是坐不住,偷偷摸摸(。)也进了餐厅,确保那个什么前辈没有意识到任何不对劲之后,坐在了龙崎后面,随意点了份吃的开始焦灼地倾听后方的谈话内容。
起码最先开始的半个小时内都在谈论工作相关,越前龙马拿起叉子卷起一口意面放进口中,突然被酸到,一下子丢下了叉子,发出不小的声音。

啧,顾着听他们谈话,根本没注意点了什么口味的东西,还是回家再想着吃点什么好了。
越前龙马郁闷地做着打算。

“所以,龙崎,啊不,我可以叫你樱乃吗?”
不可以。

“啊可以的酒井前辈!”龙崎樱乃一脸受宠若惊地连连点头,之前就一直很崇敬的前辈这次任务竟然和自己分配在一起,策划也得到了前辈的赞赏,甚至邀约一起讨论策划的细节问题,这简直就是对自己工作能力地首肯!

“那么,樱乃,不介意的话过会儿我们去看场电影吧,我也要好好感谢樱乃这么费心思地完成了这份策划呢,主编真的大力夸赞了樱乃哦。”酒井前辈依旧是非常绅士地问着。
介意。

“这个…抱歉啊前辈,家里还有个朋友要照顾…恐怕要拒…”
越前龙马听罢,正一脸得意的享受着龙崎的特殊对待,没成想。

“七点半的票,九点我送你回去,不会耽误太久的。呐,樱乃,不要拒绝前辈的邀约哦。”

“那…那好吧。”

越前龙马开始怀疑自己低估了这个前辈的狡猾程度,简直是认准了龙崎不会拒绝别人这个弱点下手,稳准狠。
那么,就别怪我了。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
“喂?龙…龙马君?”听见龙崎口中念出男性的名字,站在一旁的酒井前辈不免有些警觉,但表面还是一脸微笑的绅士模样。
龙崎看了一眼前辈,微微侧身,“怎…怎么了,龙马君?”

“肚子饿了。”已经提前起身躲在卫生间,探出脑袋观察着的越前龙马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平静地回答。

“出门之前不是说了我要在外面吃晚饭吗,龙马君自己煮点面或者出去吃吧,外卖也可以的。”龙崎有点面露难色。

“不要。”

看着龙崎渐渐变红的脸色和一脸焦灼的样子,酒井示意她可以慢慢讲电话,迟一点走不要紧,随后为了回避先一步出了餐厅大门在外等着。

龙崎松一口气,恢复了正常音量,“龙马君不要这么任性了,我真的有点事情要晚些回家。”

“和男人约会就是你说的重要的事情吗。”越前龙马语气里处处带刺地说着。

望了望在外等候的前辈正因寒冷而用嘴朝手心哈气以恢复些温度,这边越前龙马又莫名其妙地有些无理取闹,龙崎樱乃突然就有些生气了,赌气地说:“是啊,和自己喜欢的人约会是非常重要的事,既然知道的话龙马君就不要打扰我了。”

明明就相隔两三米的距离,越前龙马却没法站在龙崎面前表达自己的愤怒,只好在语言上加以怒气,“原来也会有人喜欢龙崎,我还以为龙崎是喜欢我的呢。”

话刚出口便陷入无尽的后悔,一时的冲动怕是要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可说出来的话已然传入对方的耳朵,收不回来了。

“……”

“龙崎…我…我不是那个意…”

“喜欢你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真是抱歉,龙马君。”

耳边的电话里传来贝挂断的声音,越前龙马眼看着龙崎樱乃低头迈开步子向外走去,和她的前辈一起消失在视线里,他却一步都走不动了。

一如既往地懒得拿伞,又这么巧地,天公作美,越前龙马付好钱走出餐厅的时候,天上飘下了雪花,越来越大,雪花的纹路甚至肉眼可见了,落在越前龙马头发上,衣服上,皮肤上,凉意阵阵。

到底为什么就这样冲动地打破了二人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安全距离。
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后,怕是没法在龙崎家待下去了吧。

越前龙马就这样在风雪里晃悠晃悠,漫无目的地走着。



酒井带龙崎到电影院的这一路上,龙崎都一言不发,虽说和她对话时还是非常尊敬且礼貌地笑着,但不快的情绪全写在了脸上。电影是爱情题材,女生整整十年的暗恋都未说出口,直到再遇见的时候男生已经不再是年少时的模样,身边站的人不再是她认识的那群人,一切都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了。
龙崎在一旁从头哭到尾,怕印象身边其他的观众,就自己拿手帕捂住嘴,偷偷地掉眼泪。

不知道是多深的感同身受,能让她伤心成这样。

电影结束后酒井带着哭得梨花带雨的龙崎去卫生间整理情绪,本想等龙崎出来直接送她回家,没想到龙崎委婉地拒绝了自己,说是有别的地方想去。
看她情绪还是不那样稳定的状态,酒井没有办法放心她一个人,再三要求下龙崎总算是答应了他想同行的请求。

站在深红灯光底下时,酒井也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龙崎想去的地方竟然是酒吧。
看起来倒不是第一次来的样子,有些轻车熟路地做到了吧台点了鸡尾酒,一脸失意地垂着头。
酒井突然有些不知所措了,坐在龙崎旁边的位置上担忧地看着她,生怕下一秒她就会嚎啕大哭起来。

“龙崎…你没事吗?”
等到服务生拿来了调好的酒,龙崎却端着酒杯一晃一晃地一脸无法言喻的深情。

“酒井前辈,我没事的。”
见酒井前辈还是一脸担心的样子,龙崎微微低头,自顾自说起来。
“前辈要是喜欢一个人多年,却始终没有说出口,然而那个人却突然告诉你,他一直都知道你喜欢他。”
“前辈心里会是什么感想呢。”

我喜欢你,我愿你好,即使后来你与我全然无关,我依旧固执地喜欢着你。
我毕生的固执都用在喜欢你这件事上,不听任何人的劝阻,也不知能换来什么结果。
甚至,我不求结果。

“抱歉,前辈,自顾自说了这些无关紧要的话,我真的没问题的,过一会儿就自己回去了,时间不早了前辈也早些回家吧。”

酒井明白龙崎是想自己静一静,也不好再坚持什么,嘱咐几句后便起身离开。

我的勇气,我的自尊,我的坚持,在再相遇的时候,都成了一击即碎。

即使装得再镇定,也总是在关起房门后关不住自己悲伤的阀门,无数次麻痹自己要单纯的以昔日旧友的身份安慰你,鼓舞你,促使你终有一天重回球场,去自由地追逐你年少时的梦想。
可我怎能放下我的私心,我怎能克制住喜欢你呢。

龙崎樱乃一杯接一杯地点着酒,混着咸涩的眼泪灌进喉咙,试图减缓自己的难过,却浇不息丝毫悲伤。
总算是在不知道第几杯下肚后倒在了吧台上。

在服务生伸手摇醒她之前,越前龙马揽过她的腰,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


-TBC-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