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荼瓴

/

述情障碍(四)

消愁真好听啊


04
“一杯敬朝阳 一杯敬月光”
“不怕心头有雨 眼底有霜”

越前龙马以最快的速度冒着风雪回到了家,知道龙崎只是中午出来吃饭,所以还有半天的时间整理自己的情绪。

网球,很早之前不再是网球了。

十四岁的时候打赢了关东大赛,满怀期待地坐上了去德国的飞机,来回二十个小时的路程也丝毫不会阻挡内心的热情。
只是为了告诉自己最尊敬的部长,我用我们所有人都最珍视的网球为我们最珍视的青学网球部夺下了一尊奖杯。
那时候的网球,能带给自己快乐和动力。

虽然那次去的时候听说了职网背后的辛酸苦楚,也听说了其中的阴险狡诈,但真的一个人面对的时候,又是完全不一样的了。
总共带三支球拍踏上战场,有好好地确认再三,可到了要上场的时候竟然发现这三支球拍都或多或少“受了点伤”。
斩关夺隘到了准决赛,前一晚却总会接到类似这样的电话,告诉自己第二天的比赛最好认真一点,不要“一不小心”就打赢了对手。

越前龙马怎么会是胆小怕事的人?只是他的坚守底线总会换来一段短期或长期的休假,或是停赛。
没有熟悉的面孔,没有声嘶力竭的声援,没有比赛中途对他温柔地安慰。
在一个陌生的国家,面对满场的金发碧眼,最开始还总能清晰地将曾经比赛时的场景回忆起来,时间久了,连这些记忆都模糊了。

“一杯敬故乡 一杯敬远方”
“守着我的善良 催着我成长”

第一次感知到自己的执着在动摇,于是以必须完成巨大的梦想这种念头来麻痹自己,等到再一次有这样的感觉时已经为时已晚,在网球这条路上走到了哪里,是虫洞抑或是深渊也看不清了。

想见龙崎。
想见她。

想听听她的声音,明明知道她见到自己会紧张,总是没法将一句话完整有力地说出口,还是想站在她面前,等她的勇气战胜羞怯,等她把想传达的心意传达到自己心里。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恐惧见到她?
越前龙马一度想要逃回日本,逃离肮脏的职网,回到青学,或者任何一个网球场也好,被前辈们用惊讶的眼神注视着也好,被父母失望的眼神注视着也好,唯独龙崎。
不想让她看见这样落魄的自己。

正因为心里清楚地知道她憧憬着打网球的越前龙马——不是在m记吃汉堡的越前龙马,不是习惯睡懒觉的越前龙马,也不是上课走神的越前龙马。
是能自信地站在网球场上,用熟记于心的网球技巧打得一手漂亮的网球的越前龙马。
知道她的憧憬,所以才不愿意让她看见这样的自己,输在网球路上的自己,被最熟悉的网球逼得无路可走的自己。

回过神来的时候,越前龙马发现自己的不甘已经涌到了喉咙,仿佛一张嘴悲伤就要吐露出来,眼里存不下的失落一并化作滚烫的热泪滑落下来。
自己是怎么了,网球打不好,连情绪都没法控制,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回到从前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呢。


龙崎樱乃打算晚一些回家。
对同事找了一个要整理资料的借口独自留在办公室,一如既往地用放空自己来打发时间。
只是还没开始,便被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

“喂?小朋?”
“好…我知道了,这就过来。”

夜晚的降临意味着失意者狂欢的钟声将要敲醒,整条巷子都笼罩着悲伤的气息。
在酒吧角落见到小朋,最近这样的邀约越来越频繁,来的时候已经喝得半醉,想听到些有用的信息也听不到了,只好一边安慰着好友,一边接过她倒的酒饮下,努力保持清醒,等到小朋的男友来接她。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的样子,龙崎樱乃在酒吧门口望见了堀尾,左顾右盼十分着急的样子,龙崎站起身朝他挥手,这才在拥挤的人群里将人带到面前。

“怎么又醉成了这样…”堀尾小声地自言自语,语气里的自责让龙崎觉得心疼,于是小心地问他:“小朋…这回是为什么?”

堀尾不好意思地笑着,说还是老问题。龙崎看他一副难言之隐的样子,没有再继续问下去,看他将小朋的手臂搭在自己肩膀上,知道是要带她回去了,于是先他一步付了酒钱。
堀尾再朝她看过来的时候,眼神里除了感谢之外多了几分失望,是对他自己感到失望。

龙崎樱乃的这两位好友,互通心意已经很多年了,但堀尾一直没有给朋香一个确切的承诺,未来哪里是能模糊的?
女孩子的青春搭在你手里,受了苦要依偎在你的怀里,把所有的爱都交给了你,却换不来一个明确的承诺,面对这样迷茫的未来,就算是一直开朗乐观的小朋也没办法包容了。

只是难以开口罢了。

堀尾有自己的自尊,他要等自己混出头才能攥着满满的底气告诉自己心爱的人,他要给她一个未来。
可小朋也有自己的自尊,一而再再而三地暗示他,即使没有充裕的条件,也愿意跟他一辈子,只要一句承诺就好。

这样的矛盾,就这样持续着,成了一场拉力战。

龙崎反倒是羡慕的,羡慕这样纠结的爱情。对她来说,如果能和自己深爱的人在一起,再矛盾也总是会感到甜蜜,因为爱所以纠结,但她连表白的勇气都没有。
适当的距离或许确实能产生美感,但她和越前龙马的距离早已超出适当的要求,相隔万里,数年过去一句问候都不曾有过。

“南北的路依旧漫长”
“灵魂总是无处安放”

难过的时候,龙崎樱乃偶尔也会开几瓶酒,可斟满了酒杯想要一饮而尽的时候,竟然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失恋了吗?连表白都没能说出口。
被抛弃了吗?根本连在一起都不曾发生。

你看,明明是那样深刻地把你刻在心里了,渗进骨髓的感情连发泄的出口都找不到。
对你的印象只能停留在十四岁那年,不是我不去见你,是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这广阔世界的哪一出土地落脚,不知道你的骄傲被谁看去,不知道你的一切由谁打理。

“一杯敬明天 一杯敬过往”
“人生苦短何必念念不忘”

龙崎樱乃没有直接离开酒吧,她想,在想好接下来该如何面对越前龙马之前,最后一次,最后一次挑战一下自己的自制力。


越前龙马在客厅等到十一点,都没等到龙崎樱乃,屋外是越加狂暴的风雪,这让越前龙马心里非常不安。
不知道怎么联系到龙崎,没有联系方式,也没办法找熟人问她的联系方式,毕竟自己心里的芥蒂还在。

“我回来了。”伴随着钥匙插进锁孔转动的声音,一股浓重的酒气飘了进来。
龙崎樱乃把外套随手搁在沙发上,脱下高跟鞋便径直走向了自己的房间,仿佛没有看见坐在沙发上焦急等待的人。

“等等!”
越前龙马从心里冒出的怒气驱使他做出了行动,他一把抓住了龙崎的手腕,怒视着她,明明有无数话想说,却突然一句也说不出口。
龙崎樱乃本还抱有一丝期待,等了一会儿期待彻底落了空,嘲弄着笑笑自己,甩开了越前龙马的手。

“我说等等啊——!”
越前龙马在龙崎樱乃关上房门之前再一次抓住了她的肩膀,将她的身体扳过来正对自己。

“龙马君有事吗?”明显不耐烦的情绪暴露无遗,“没事的话我要休息了。”

“你…你喝酒了。”想了半天才说出这样一句话,越前龙马内心觉得自己十分没用。

“所以?”

“你不能喝酒。”

龙崎樱乃觉得好笑,“我为什么不能喝酒?”

越前龙马突然说不出话了,是啊,为什么呢,龙崎要是想做什么的话,自己没有任何阻拦的理由。

“那么,我先进去了。”

越前龙马关了为龙崎开了一整晚的暖空调,回到自己的房间,一夜无眠。


-TBC-


评论(8)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