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荼瓴

/

述情障碍(三)

真的很心疼河村前辈
于是就写进去了


03
我也没想到,原来这么多年过去,我还依旧生活在等待中,等待随便哪种有你的未来。
明明知道你是天上星遥不可及,明明知道就算我连滚带爬也去不到你的身边,我还是依旧贪婪地在妄想着有一天,有一天能与你并肩。

是风雪交加难熬的一晚。
龙崎樱乃选择在自己深爱多年的人最脆弱的时候给予自己的怀抱,说是为了温暖他,实际上也是在慰藉自己。
给自己多年无处宣泄的情感一个不算答复的答复,试验自己是否还是那样不顾一切地在爱着他。
很遗憾,接触到他的一瞬间,她就心下了然,恐怕这一生,都只会爱他一人。

龙崎家客厅的窗户总会有风漏进来,雪天就更甚,哗啦哗啦地摇动着玻璃。
这个拥抱持续了很久,谁都没有抬起头看过时间,但心里都明白这是把未曾见面的那几年一并偿还了。
时钟的整点报时再一次提醒了他们。
晚上21:00整。

“龙马君…那个…我去给你收拾房间,你先去洗个热水澡吧,之前在外面吹了那么久冷风,感冒就不好了…”龙崎樱乃先打破了这段沉默,红着脸在越前龙马耳边轻声说着。

“啊…麻烦你了,龙崎。”说罢,越前龙马便松开了紧拥着的人,松手的时候才发觉自己手心里已经满满都是汗,对方的衣服也被自己攥得出了褶皱。

看着龙崎慌慌张张地站起来远离自己,估计着她心里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才意识到刚刚都做了些什么。倒不是觉得越界,也不会将这次肢体接触归到暧昧的程度,只是一次无比温暖的回忆。
无比的,温暖。
坐在龙崎家门口的时候,其实内心非常忐忑。从部长那里听说三年前龙崎教练病逝的事情,第一反应除了难过和惊讶之外,就全是对她的担心,当年遇事总是手足无措的女孩子面对这样的事情又会是什么反应呢。
大概会哭哭啼啼地蹲在地上吧,谁来劝也没有用,麻花辫垂在地上暴露着主人的阴郁情绪,第二天就会顶着红肿的双眼面对这个残忍的世界了。

可部长说:“龙崎教练的孙女,在龙崎教练去世的当天,没有哭,也没有说一句话。”

所有前辈都到场了,部长接到消息就连夜赶了回来,到日本已经是龙崎教练去世的第二天了,她一个人守在病床前整夜未眠,眼睛熬得通红,就这样静静地坐着。
直到部长敲了敲房门,才稍微有了反应,回头和部长问好,仿佛这些话已经说了很多遍,机械一般地重复:“谢谢您能来,谢谢您对外婆的关心,相信外婆在天堂一定会很高兴的。”

说完这些,便又成了人偶模样。

部长把花放在窗边,明白昔日的好友都已经来看望过,也明白此时说什么话对龙崎都没有疗效,只是深深地叹气,临走前叫龙崎照顾好自己。

踏出病房门的那一刻,他听见龙崎对他说:“手冢前辈,龙马君…越前龙马…您见过他吗。”
可等到他回头,龙崎看起来依旧是刚才的模样,这话,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恍惚间产生了幻听。

当部长把这一切将给自己听的时候,越前龙马就知道,这一定不是幻听,是龙崎在乞求他,是龙崎耗尽了勇气和耐心的最后一声问候。
可他错过了。

于是他回到了日本,直奔龙崎的家,只是突然想见见她,想见见她而已。
果不其然,从见到她的那时候起,她就有意地一直在保持着安全的距离—不和自己有太多交流,不愿意叫自己的名字,不希望把自己的生活过多暴露给自己,看起来虽然是正常的在和自己交流,隔阂却越加深了。

如果自己的坦白能够换来她态度的转变,那么这点骄傲,这点尊严,不要也罢了。
而她,也意料之中地维护着自己的骄傲和尊严。

“龙马君,房间我收拾好了,那个…网球包我放进去了,浴室在楼上,淋雨的话往左边是热水右边是冷水,泡澡的话记得不要水温太高然后还有…”

“龙崎,一如既往的话很多。”

“诶…?”龙崎樱乃从自己漫无边际的散发思维里逃出来,几秒之后唰地红了脸,“龙马君真是的…”

“那我去洗澡了。”越前龙马慢悠悠地上了楼梯,一步一步地走向龙崎樱乃,擦肩的时候,忍不住笑出了声,又在龙崎再一次反应过来之前,拿好了换洗衣服溜进了浴室。

“啊啊啊!龙马君有什么好笑的啊!”
越前龙马在浴室里听见门外略微有点羞耻的叫声,笑得更欢了。

第二天越前龙马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了,平时一直有晨练的习惯,一般都是六点起床,抬手试了试自己额头的温度,果然是发烧了。

“龙崎这家伙,果然是在这方面出奇的擅长。”

越前龙马又想起时隔多年的上一次见面时,龙崎樱乃从包里掉出的那一大堆大凶的签,真是运气“满分”呢。昨晚说小心感冒,今天就真的发烧了。

无奈地下床去洗漱,看到自己的牙具被安置在崭新的玻璃杯中;去厨房倒水,看到水壶边放着一杯牛奶,上面还贴着便利贴大概意思是冷掉了的话叫自己重温一下;开冰箱也总是在最显眼的地方放着几罐葡萄味的Ponta。
总觉得自己在被照顾着,离开日本之后就再也没有受到这样的待遇,所以此刻倍加珍惜。

烧还是没有退下去,龙崎已经去上班了,接下来这一天的时间,该怎么度过呢。




龙崎樱乃关掉了闹钟照往常一样起床洗漱,经过某间房间忍不住悄悄开门偷看,床上的人看起来睡的很好,嘴里还在嘟囔什么,龙崎偷偷笑了一下,想着估计是梦见了卡鲁宾吧。
关上门,将浴室里的物品归置归置,时间是来不及做早餐了,自己也只是拿了两片面包垫肚子,匆匆出门到了公司。

还好今天也没什么工作,策划交上去还要等前辈审批,估计结果要今晚或者明天出来,也就是说自己还有起码一整天的时间能喘口气。
中午拒绝了同事说要一起聚餐吃火锅的提议,来到了从昨晚就一直心心念念的店里,看到店门口的牌子就忍不住鼻酸。
不知道是谁给的执念,不论过去多少年,即使那群当初挥洒着青春的少年早已长成成熟的模样,可每次一来到这里,一切生活上的委屈与压抑的心绪就全数抛在脑后。
掀开门帘,就仿佛是进了哆啦A梦的时光机入口,再睁眼已到年华初绽的时候。

“河村前辈!”龙崎樱乃笑着走进寿司店,看寿司店里三三两两的顾客正心满意足地品尝着寿司,想起原来听说河村前辈还曾经因为做不出美味的寿司而迷茫,现在一切都步入正轨,真是太好了。

“樱乃!真是少见呢,樱乃最近很忙吗?…啊马上就好,三文鱼手握对吗?”

“还好啦。”龙崎樱乃一边回答一边找空位置坐,“还是老样子啦河村前辈~”

“樱乃要不坐到里面去吧,里面有专门留给你们的位置。”

“诶?留给…我们的?”

河村前辈一边跟正在等待的客人说抱歉,一边带着一脸疑问的龙崎樱乃走向里面的房间,到了门口表示要照顾那些点单的客人,便小步跑走了。
龙崎樱乃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门。

“龙马君??!”

“…龙崎?”

本来应该呆在家里的人竟然出现在这里,空气里明显有烧酒的气味,再一看面前的人脸上果然是有微微的红晕。

“龙马君不是应该在家里吗?怎么…?”

“啊…稍微,有点怀念,就过来了。”

龙崎樱乃仍旧是不敢直视越前龙马的眼睛,低着头强迫自己把目光停留在别处,这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进来几分钟了都还没有好好看看这个房间,说是专门为“我们”准备的。
墙壁上挂着一套青学正选的制服,干干净净一点都看不出是很多年前的衣服的样子,旁边陈列着一路以来大大小小的奖牌和奖杯,正中间的墙壁安静地摆放着九个人的合照,大家都是年少的样子,稚气未脱,眉眼间满是对梦想无限的向往和对未来美好的憧憬。

原来“我们”,是青学的大家。

龙崎樱乃知道河村前辈从一开始就打算只在国中三年与网球相伴,毕业后就永远地放弃网球继承自家父亲的事业。河村前辈表现出来的释然反倒最让她心疼,每一次的比赛都拼尽全力,每一次都在为网球做牺牲,除了热爱,别无其他理由。
这样单纯的追逐,也只有那个年纪才存在了吧。

龙崎樱乃脱了外套挂在一边,坐到了越前龙马对面,拿过桌上的烧酒瓶,替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就这样静静地望着对面微醺的男人,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不用那么拘谨,我很可怕吗龙崎?”越前龙马看她正襟危坐的样子,忍俊不禁,挑着眉问。

“也…也没有那么可怕…”龙崎小姐有点害羞。

“…没有那么可怕?就是说…你还是觉得我是可怕的人?”越前先生有点不高兴。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龙马君很温柔的!”龙崎连连摆手,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非常认真地观察着越前龙马的反应,但是之后那人就再没有说什么了。

气氛一度弥漫着尴尬的感觉,直到河村前辈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才得以解决。

“樱乃,你的寿司。”

双手接过河村前辈递来的寿司,龙崎樱乃礼貌地笑笑,知道河村前辈还要忙,便没有多留,说自己会好好享用的。

“那我先去忙啦。”河村前辈挠挠头不好意思地打算离开。
“啊…越前,什么时候和大家一起聚一聚吧,大家都很想…”

“不要!!”

“…抱歉我…我先去忙了。”河村前辈的笑意僵在了脸上,匆忙地关上门离开了。

龙崎樱乃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对面人的脸色,却因为对方低着头,刘海垂在眼前像是有意不让谁看清他的表情,而以失败告终。

“那个…龙马君?你还好吗?”

“……”

“龙马君…?”

“龙崎,我先走了。”话音刚落,面前的人一下子就站起身拿了外套离开了房间,烧酒的香气还缭绕在房子里,一圈一圈,熏得龙崎快要醉了。

门外的雪,似乎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TBC-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