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荼翎

喜欢的cp不逆不拆/有没有人找我玩儿鸭

述情障碍(二)

这么多年想要写的东西
就是要坚持写完才行

02

    在世间,本就是各人下雪,各人有各人的隐晦与皎洁。

 

    龙崎樱乃看清那张脸的一刹那,受到的惊吓绝对比她此生受的加起来还要多。

    一个月的时间足以让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长成略带温柔的中长发,也足以让一个数学回回零分的人进步到及格的成绩。

    何况是八年的时间。

 

    其实在电视上见到过他,关注网球赛事的习惯一直很好的保留着,只是这两年忙起来根本顾不上看电视,毕业论文要写,实习的工作要找,无意也好刻意也罢,龙崎樱乃在努力地将自己的时间排满。

    上一次在电视上见到他是刚上大学的时候,对他的感情还足够浓烈,名为憧憬或是崇拜的感情在见到他出场的一刻便化作为他尖叫的动力,看到他战胜对手扬起下巴对镜头说“还差得远呢”的时候,自己仿佛又回到中学时代,扒着铁丝网那样激动地跳着,叫着。

    而现在在空荡荡的房间里,甚至能听见自己尖叫声的回音,不由感叹自己的愚蠢。

 

    可在电视上见到他,和今天这样的境况,又是完全不相同的。

 

    龙崎樱乃给面前的人倒了杯热水,估计是在这样的雪天里冻了很久,脸颊上被风吹红的痕迹看着让人心疼。

 

    “Thank you,龙崎。”

 

    越前龙马紧紧地握住了装着热水的杯子,试图给自己冻僵的双手回温,却在这之后一言不发。

    俗话说:“敌不动,我不动。”

    龙崎樱乃也没有挑起话题的意思,自顾自地进厨房准备晚餐。多年独居的生活彻底改变了当年连上家政课握着菜刀都瑟瑟发抖的龙崎樱乃,熟练地将饭菜端上了餐桌,脱下围裙后见坐在沙发上的人连姿势都没变,微微叹气,拿过靠在玄关的网球包,用干毛巾仔细地擦拭起来。

 

    “龙马君,可以吃饭了哦。”

 

“啊…好的。” 被叫到名字的人明显颤抖了下身子,将不再温暖的玻璃杯放在茶几上,起身走到了餐桌边。看着面前熟悉得令人怀念的日式料理忍不住模糊了双眼——自己的饭碗边放着自己最爱吃的一杯茶碗羹。

越前龙马突然就想起曾经在书里看到的话。

 

【孤独不是受了冷落和遗弃,而是无知己,不被理解。】

 

他孤身一人在外闯荡,在偌大的网球世界里数次碰壁,又咬着牙爬起来继续前行,在日本攒下的骄傲和勇气几乎消磨殆尽,可骨子里的倔强不允许他在没做出任何成绩的情况下回国见自己的亲人和前辈们,于是这些年一直一个人,一个人坚强地生活着。

在外生活的游子总是对故乡的人报喜不报忧的,只是对他越前龙马来说,他现在的成绩根本没有任何一条能算作喜讯,自然就避开了一切和家乡的联系,包括前辈们,也包括龙崎。

 

“不坐下来吃吗。“龙崎樱乃将干得差不多的网球包放回原地,拉开凳子坐了下来,对面前还沉浸在回忆里的人说。

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越前龙马有点不好意思地想回应些什么,但终究是没想好措辞,略有些尴尬地入座了。饭菜都非常合胃口,不一会儿一碗米饭就下了肚,但对自己的不请自来显然是有些顾虑的。龙崎见对面的人明显在纠结该不该多吃一碗的样子,站起来绕桌子走到他面前,俯下身拿过碗便走去厨房打饭,边走还不忘调侃他。

 

“龙马君也会不好意思吗?”

 

说完才意识到两人根本不是多熟悉的关系,这样的话未免有些越界,于是在把饭打好到端到桌上到吃完这顿饭的这段时间,两人再无任何交流。倒是第一次出现饭菜都空盘的情况,平时都总会剩下一些,龙崎樱乃边想着边站起来收拾餐盘,收拾到越前龙马的饭碗的时候手腕突然被握住,吓得她猛地抬眼正对上面前人的目光。

 

“我来吧。”

 

天知道就这一瞬的时间,龙崎樱乃的心里起了多大的波澜,虽说从两人见面开始就一直故作镇定着,但此时慌张的眼眸终究是出卖了她紧张的心情。

 

“不用了,我来就好。”稳了稳情绪,龙崎樱乃逃开了覆在自己手腕的温柔,端起餐盘朝厨房走去,留下越前龙马一个人,伸出去的手还尴尬地停在原位置,看着在厨房忙碌的背影,低下了头。

 

那算是,算是一次肢体接触吗。迄今为止最亲密的接触是不知道为什么从u17合宿里出走后,拉着自己到游戏城里,因为不小心用网球打到管理员而狼狈地逃开的那次牵手。自己喜欢的人沁着汗的手就这样拉着自己跑了很久,到停下来的时候还在内心回味这样的触感,龙崎樱乃有无数个察觉到自己对越前龙马的心意的瞬间,唯独那几分钟的“逃亡”,这样的感觉最为强烈。

对她来说,越前龙马不仅是她中学生活里偶尔认识的一个朋友。

越前龙马存在的意义,诠释了她仓促青春里的爱情。

 

偶尔会在夜晚里想起,很多次想要放弃了,但又因为次日再见面时重燃的心动而作罢,这样反复的心情在身体的某个地方隐隐作痛,一想到以后的生活将被此折磨,受此煎熬而变得了无生气,就怕了。

在外婆住院之前,都从没怀疑过,喜欢他,是她做过的最好的事情。

 

龙崎樱乃拿着打了洗洁精的抹布擦拭着手里的菜盘,思绪万千。

 

晚上20:00整,挂在墙壁上的时钟过整点报出了时间,一下惊着了两个坐在沙发上各怀心事却不曾讲话的人,一个在想对方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离开,一个在想怎么开口求对方让自己留下来,虽然因为长时间的沉默空气变得清冷,但是气氛却实实在在地焦灼着。

 

“龙马君不回家去吗…?啊,我的意思是,龙马君怎么没有回家而是跑到我这里来呢?地址..是怎么知道呢?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就是….”龙崎樱乃越说到后面变得越加错乱。

 

啊啊,果然还是问出口了,越前龙马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是,落了下来。

 

“抱歉龙崎,我大概要打扰你一段时间,至于原因…”

 

“原因的话,我想我有权利知道,如果龙马君要在我这里居住一段时间的话,以房间主人的身份,我想我也应该知道原因。”

 

话音落下,龙崎樱乃已经开始为自己的冲动而后悔,越前龙马却觉得自己不得不重新审视一下面前这个经过岁月的磨练后成熟起来的女生了。

 

“我和部长打了一场比赛,惨败。”

 

意料之中地看见龙崎震惊的表情,“那不是我第一次输,也不是第一次惨败,但却是我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惨败给故人。”

    

“比赛结束之后,部长对我说‘越前,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原来青学的支柱去了哪里?’”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成了这样,关于网球我再也做不出什么出色的成绩,我希望将最好的一面留在日本,所以我选择努力地回避着日本的一切,没想到还是遇见了。”

“龙崎,我很抱歉,教练生病…我完全不知道,要不是部长告诉我..我很抱歉,真的。”

 

龙崎樱乃看着面前的男人,自顾自地吐露着心事,语气里全是愧疚和自责,看不出一丝一毫当初的傲气,声音也开始颤抖,一滴又一滴的热泪落在裤子上晕开更深的颜色。

她心里的郁结突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她知道她没有办法责怪此刻脆弱得仿佛一碰即碎的男人,那是她一整个年少都视为王子的人,那是她最美好的青春里喜欢上的人。

她突然想抱抱他,抛开一切害羞的情绪,只是作为一个普通的友人,向无助的他施与援手,而她也确实这样做了。

 

“龙马君,我还在这里。”

“你还有我。”



  -TBC-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