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荼翎

/

述情障碍(一)

《述情障碍》

时间设定 u17之后 大概 


00

    雾起潮生,月明星稀,那时你在远处走,我在后面偷偷望着你。

 

01

    接近黄昏的时候,办公室里的人大多已经收拾收拾准备回家了,岸田桑正和电话那头的妻子商量今晚的晚餐原材料该买点什么,平时对自己照顾有加的柏木前辈也满脸幸福地在和小女儿聊天。

    临近年末,身边所有人都在为这一整年的工作做年末总结,并且满腹期待新年的到来。龙崎樱乃似乎在这种暖洋洋的气氛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刚和女儿互道了再见,等到那边挂断了电话,柏木就拎起了包打算回家,抬头看见自己的后辈眼神飘忽地望着窗外发呆,摇摇头径直走了过去。

 

    “樱乃。”

 

    “…诶?啊!柏木前辈!”

 

    “又在发呆了吗?已经到下班时间了哟,樱乃快收拾收拾回家吧,太晚回去家里人要着急的哦。”

 

    将飞出去不知道多远的思绪收了回来,龙崎樱乃超前辈不好意思地笑笑,承诺自己完成最后一点策划的结尾马上就回家去。

等到策划完成,将电脑关机后她才发觉,办公室又只剩下自己一个了。

 

    走出办公楼不禁一阵瑟缩,头顶有微凉的触感,再抬眼望见片片冰凉。

    雪是越下越大,龙崎樱乃有些苦恼起来,前一晚为了这个月底前必须要交的策划忙到忘我,没有看今天的天气预报,自然也没有带伞,刘海已经湿答答地耷拉在额头上,和自己一样没有精神。可一路走去途经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是红红火火,给她一种整座城市除了自己之外都是热情洋溢着的感觉。

    啊啊,就是这种时候最容易被寂寞的心情侵袭了吧。

    越到年末就越不愿意回家,宁愿在办公室呆坐着什么也不做也不愿意回家面对空荡荡的房间。

 

    三年前龙崎樱乃就是一个人了。

    “一个人”是字面上的意思,也是抽象的那个意思。

    外婆去世的时候也是冬天,窗外飘着不大不小的雪花,倒是察觉不到寒意,病房内一直都是暖和的。隔不了几天就会有人来探望——当年外婆教的那群学生,也是自己的前辈们。大家自从直到外婆的病况后就各自拍着胸脯说有时间定会来探望,前辈们有了各自的新生活,职业各不相同,唯一共同的点大概就是都与网球无关。没想到到了最后,大家的决心都用在了与当初最热爱的网球断绝关系。

    不二前辈做了自由摄影师,菊丸前辈做了幼师,乾前辈在攻读科研试验,大石前辈在攻读医学研究,河村前辈自然是在寿司店做寿司,桃城前辈在健身房做健身教练,海堂前辈选择开一家宠物店。只有手冢前辈留在了网球的领域,一直坚持不懈地努力着,当然,还有他。

    国中全国大赛之后前辈们都去参加了u17的训练营,而最初的分别都是在这里发生,才华显露得最快的人走得最早,青春洋溢的少年们经受着残酷地考验,身体上的负担总归是承受得了的,只是思念的情绪不知不觉间缠绕在各自心中,对友人的不舍也好,对亲人的想念也好,总是在夜晚纠缠不清。

    手冢前辈先一步迈向更高的顶点,离开了合宿,随后是龙马君。

    自从那次见面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了。

 

    合宿中途出走,大概是遇到了什么困难,但龙崎樱乃没有问出口,照她的了解,就算问了,也得不到什么想听的答案,所以越前龙马开口的一瞬间,她就答应了他的请求。即使是在游戏城散心,也总能感觉身旁的人心事重重。

 

    “最后,一定会有好事发生的。”

 

    想要传达的心意,也就只能这样生硬且愚笨地传达了。

    无论是当初写上“全国No.1”的网球还是求了整整一背包的大凶签之后苦尽甘来的一张大吉签。

    毕竟龙崎樱乃是绝对不可能在越前龙马面前说出“我喜欢你”这几个字的。

 

    三年的时间倒是说不上长,但也绝对不短。没有见面的时间龙崎樱乃照旧按着学校的课程安排自己的生活,一切都过得平平淡淡,偶尔会听见小朋说网球部发生的趣事,到新的学期又会听见小朋激动地说哪个新人长得很帅这样的话,按部就班的日子流水一样地过着。

    前辈们也很努力地打着比赛,新人也很努力的练习着网球,放弃的人总是存在的,可坚持的人总是更多。大家都为了遥遥无期的梦想日复一日地苦练,却很少提起已经离开的人,比如,龙崎樱乃再也没有听见小朋提起龙马君。从前每天都在耳边说起的龙马SAMA现在是一句都听不到了。

    毕业那天,网球部的前辈们约好要给当初的一年级们庆祝,地点依旧是在河村前辈家的寿司店,没有拿网球拍的前辈总是温柔的,大家调侃以后他就是寿司店的当家人,他就挠挠头不要意思地笑。没有拿网球拍的,却不只他一人,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放弃了网球,说起来只是一项运动而已,可龙崎樱乃知道,大家放弃的是当初说好的一起到达的梦想。现实,总是那样苛刻地审视着每一个人,逼得我们无路可走。

    那天,龙马君没有出现。

 

    再见面便是大家得知外婆生病的消息,那怕是科研到了最关键时候的前辈也放下了学业赶了过来,自由行走摄影到了遥远的德国的不二前辈得知消息后也立马订了回国的机票,大家都非常担心外婆,这让龙崎樱乃心里掀起不少感触,自从见到前辈们,她的眼泪就没有停过。

    尽管大家都努力抽取时间去陪伴外婆,但病痛就是这样残忍地夺走了外婆的气息。两个月之后,外婆便握着龙崎樱乃的手,嘱咐她照顾好自己,笑得安详地合上了眼睛。

    龙崎樱乃到现在还记得,外婆说:“樱乃,我明白你的心情,很多事情需要大胆地表达,你明白吗。”

 

 

 

    经过路口的时候被小巷子里吹来的风着实地刺激到了,打了一个寒颤,龙崎樱乃终于停止了回忆,将围巾再紧了紧,加快了回家的脚步。在离家不远的地方却发现门口坐着一个人,大雪落在睫毛上略微模糊了视线,再走近些,直到看清那人的样子,龙崎樱乃回过神来才听见自己颤抖地声音。

 

    “龙马君…?”

 

    因为寒冷所以低着头用手臂给自己的脸颊形成一个温暖的区域,越前龙马听到来人的声音,抬起头扯出一个看起来还算正常的微笑。

 

    “龙崎,是我。”

 

-TBC-

评论(7)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