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荼翎

/

【高绿】礼物

第一篇高绿文诞生ღゝ◡╹)ノ♡ 是HE啦
好久不写文辣有点笔生了……
请多指教(๑⃙⃘´༥`๑⃙⃘)


00.


每当有沙哑的歌声响起,远方就会有雨下得磅礴,整片森林都摇摇欲坠。
我依旧固执地想把全部的自己,交给你。


01.


高尾早早地就开始了下午的训练,左等右等始终没看见那个手捧着奇怪的幸运物,一本正经地人出现在场内。
虽然在出发去篮球馆之前那人就提前和他说过,要迟一点到,希望他和前辈们打声招呼,并且将他迟到的歉意带到。
可是这也迟到太久了吧,完全不像是他的小真一贯的风格啊。

“喂,高尾。”
“……”
“高——尾——”
“……”
“哟,绿间来了啊。”
“哪里哪里!!”
宫地清志无奈地扶额,并且毫不犹豫地将篮球朝正在左顾右盼的高尾砸了过去。

“呜哇!宫地前辈你做什么啊!”毫无防备就被爆头的高尾吃痛地喊出了声,乖乖地把篮球捡回来,一边揉着脑袋一边质问着。
“啊啊,还问我做什么,从刚刚开始到现在你自己数数你投失了几个球啊?传球也是,要么传偏,要么干脆被抢断,到底怎么了啊??”

“……也没什么,就是,小真之前说要迟到一会儿,但是到现在都还没来训练,稍微有点在意啊。”
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宫地也不知道回复什么能安慰到高尾,一时之间场馆内都沉默不语。

“哟!宫地!”大坪及时地打断了这阵沉默,“愣着干嘛,怎么不继续训练啦。”
“队长!啊…绿间!”
本来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高尾听到宫地前辈喊出这个心心念念的名字,一下子抬起头来,跟在大坪前辈身后的绿间一如既往地捧着巨蟹座今天的幸运物—小熊玩偶,朝他眼神示意自己的归队,随后便放下了幸运物,进了球场。

只是向来敏感的高尾,总归是,察觉到了什么。
有哪里,不太对劲了。

训练因为绿间的迟到稍稍延迟了一会儿,出场馆已经是黄昏了,远处的天空已经蔓延开一片橘红,周边的建筑物也染上了晚霞的颜色。
十一月底,马上要入冬了。

高尾提前出了场地去取板车,现在骑着板车在校门口等待他的小真。
一边散漫地吹着口哨,不成调的音符伴随冷风钻进高尾的围巾里,冷得一哆嗦,不由想起临走前大坪前辈闲聊时说的话:
“啊,绿间那小子啊,今天迟到的份日后会让他补回来的,真是奇怪的家伙啊,竟然是因为被告白耽误了这么久的时间,听说告白的那个女孩子长得非常温柔呢。”

“啊啊,真的是,非常在意呢。”
高尾苦笑着想。

“走了,高尾。”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打断了高尾的胡思乱想,“啊啊,小真好慢啊,和成君要冻死在十一月的尾巴上了啊。”
看绿间熟练地坐在板车上,高尾却迟迟没有出发。

“小真,那个,是给我的吗。”

“你在说什么,高尾。”

高尾忍不住带着戏谑的语调调侃他,“那个啊,多出来的小豆汤。”

被戳中心思的绿间一下子顿住,脸上飘过可疑的红晕,“才…才不是给你的なのだよ!鹰眼是用在这里的吗喂!”

“是是~不是给我的,那和成君就继续接受寒冷冬季的侵害吧~”

“我反正也喝不下多一罐,就勉强给你好了,不是特别给你买的,是我不想浪费粮食而已なのだよ。”

高尾伸手接过绿间递来的小豆汤,不知道是手指彼此的触碰还是温暖的小豆汤本身,高尾和成觉得刚刚那一瞬被结实地烫到了。
热度甚至传达到了心口。

“哟西,出发!”
不留情面的寒风肆虐在两个少年的脸颊上,变红的原因到底是因为冷风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谁知道呢。


02.


喜欢的心情可以展露给除当事人之外的任何人,只要瞒住一个人就好。
但是瞒过他之后,又开始烦恼为什么除他之外的人都知晓只有他不懂。
想你知道,怕你知道,又怕你不知道。
真是苦恼啊。


03.


“小真今天比昨天还要冷诶。”高尾一边喘气一边蹬着板车,还不忘和后座的绿间搭话。
“知道了,高尾。”

“出门之前妹妹特意嘱咐我要戴围巾,啊有个贴心的妹妹真是太幸福啦。”
“闭嘴,高尾,冷风会吸到肚子里去的。”
收到独属于绿间真太郎的关心,高尾乖乖地闭上了嘴巴。

“啊果然还是小真最贴心了!”
果然还是没办法憋住自己开心的心情呢。

“闭嘴!高尾!”
“是~是~”

一节英语课上得筋疲力尽,虽然不是因为听课认真的感到疲劳,高尾着实感觉自己在变老,活力不再啊。
“绿间,有人找!”
本该是在认真温习功课的小真却被门外的女孩子叫走了。
照他高尾的性格应该非常自来熟地搭着小真的肩膀和那个女孩子搭话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那个女生对小真捂着嘴偷笑的样子,就一步也迈不出去了。

“哟高尾,你家小真被别的女孩子叫走了哦!”班级里的男孩子女孩子都开始起哄。
“啊啊饶了我吧,小真也总会有追求者的嘛。”非常自然且完美地回复了这个善意的玩笑,是作为世界第一HSK的自我修养。

上课铃敲响绿间才进教室,其实高尾非常不愿意注意那边对话的情况,但无奈天生的能力使他把两个人的交流从头至尾都尽收眼底。

“小真回来啦。”
“嗯。”
再没有其他可以说的话了。

在绿间专注听课的时间里,高尾和成不争气地红了眼眶。

今天的篮球训练小真倒是没迟到,可训练到一半,就被上午那个女生叫去了,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精巧的盒子。
不说也知道是送的礼物吧。
明明刚热身完的高尾却浑身发冷。
自己珍视的,守护着的小真终究是要离开自己了吗。

“小真今天很快呢。”高尾低头盯着地面上的一颗小石子,随意说道。
“嗯。”绿间也十分随意的回答了。

“是怕和成君在寒风里等太久吗~”
“当然不是なのだよ!”
嘴角是标准的高尾交际式假笑,本想就这样糊弄自己过去,可小真书包里鼓鼓囊囊的那个盒子是真实地刺痛了他的眼睛。

“小真…最近…交女朋友了嘛?”
“当然没有啊笨蛋尾你在想什么!”
虽然是这样明确地表示他没有,但是…为什么要脸红呢小真。
有女朋友这件事连对我也要保密吗…?

“啊哈哈,玩笑啦玩笑而已,但是小真要是有喜欢的人一定要跟和成说哦~”
“干嘛要跟你说なのだよ。”
“因为我要帮你把关啊~我家小真一定要和很优秀的人在一起才行!”
“……笨蛋尾。”绿间的声音闷闷地从围巾里传出来,他看不见背对他的高尾和成皱着眉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04.


习惯是很可怕的东西。
习惯每天早起骑着板车去你家门口等你,除了要接你去学校之外,更希望做每天第一个和你见面的人,习惯做你的专业傲娇翻译,习惯在你和旧友聚会之后接你回家,习惯和你一起训练,习惯…习惯喜欢你。
可是这样的习惯,得不到回应,存在就变得多余。你可以自己去学校,可以自己和别人交际,可以自己在聚会之后打车回家,可以没有我。
现在…已经有了别人。
我对你,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05.


还有十天就过完这个月了。
学校里的树叶一夜之间都散落到了地上,不知不觉间已经和小真认识这么久了。
今天还是起的很早,只是没有骑着板车去接小真,而是自己慢悠悠地晃到了教室,戴了围巾也没什么用,还是被骤降的温度冷到瑟瑟发抖。
一切是该结束了,既然是长久形成的习惯,那就再用长久的日子把习惯改掉就是。

小真进教室的时候与往常没有什么不同,也没有质问自己为什么今天没有去接他上学,只是正常得不能再正常地开始一天的学习。
午饭也没有和他一起吃。
训练也没有等他就自己先去了。
啊啊,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

“好歹问问我啊混蛋。”
“就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吗。”
“…小真。”
高尾和成坐在更衣室胡乱拿手擦着自己的眼泪,越是努力不让它流下来,就越是遏制不住地流着。

自己也弄不清楚是不舍得离开小真还是不舍得小真和别人在一起了。或许两者都有,连自己都没意识到,已经喜欢小真到这样无法自拔的地步了。

以后…小真要和别人一起上学,或许还是手牵手的,一起去饭堂吃饭,买小豆汤的时候会为了她多买一罐,根本不需要和别人交际,只要和她交流就足够…
不能再想下去了,再想下去就真的回不去了。

高尾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打开了衣柜门。
“…!!?”
小真那天收到的礼物就这样安安静静地躺在自己的衣柜里?!

“生日快乐笨蛋尾。”绿间真太郎靠在更衣室的门框上,不好意思地推了推眼镜,“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今天早上没来接我上学,我也不好意思问なのだよ…毕竟你来接我又不上义务劳动…但是你中午也没有等我吃饭,训练也…没等我なのだよ…”

“等等!等等小真,你是说,这个礼物是给我的生日礼物吗?”高尾眼角的眼泪还没擦干,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绿间。

“当然是给你的,不然你以为呢。”

“我以为…是那个女生…你们在一起啊。”

绿间的脸唰一下就红了,“谁说我们在一起啊!!她只是…和我说了奇怪的话之后我告诉她我不能和她在一起…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我想…女生对包装礼物什么的应该比较拿手,就请教她帮我挑选彩纸什么的啊。”

高尾此刻抱着怀里精致的礼物,看着绿间一脸慌乱,害羞地解释的样子,脑子里一团乱麻仿佛突然找到了线头,线的另一端是他可爱的小真。

“我果然还是最喜欢小真了!!!”
“啊啊啊笨蛋尾不要贴过来啊!!”


06.


我正在想到欧洲的野牛与天使,颜料持久的秘密,预言家的十四行诗,艺术的避难所。
这便是我想到的,我能够和你共享的永恒,我的小真。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ଘ(੭ˊ꒳​ˋ)੭

评论(7)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