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er

/

生病

病到无法呼吸的我没事儿干写了篇乱七八糟的文出来。



01.

大张伟感冒了。

在室外温度一周七天里有五天都高于三十度的盛夏,他窝在空调房里裹紧了自己的豹纹小棉被。

习惯在家里只穿个裤衩,来人了或者要起身工作就套个浴袍意思一下。既然生病了总得象征性多穿点,于是就套着浴袍钻进了被窝。

现在被浴袍的带子膈应得想骂天骂地骂祖宗但就是提不起力气也懒得动换的大张伟,觉得自己就是太年轻——冲动。

浴袍也并不厚实,因为感冒的缘故,后背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热量向身下的床垫扩散,被浴袍拦住又原路返回,一来二去让他觉得自己怕是躺在炕上了,整个人都倍儿燥。

看着家里满墙饱和度非常高的壁纸,平时看着心里起码是开心的,现在就觉得晃眼睛。他觉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毙,他是三十的男人一枝发,他是最娇艳的玫瑰发,他要为了自己的健康事业奋斗。

所以他毅然决然地掀开了豹纹小棉被,决定去把浴袍给换了。

02.

几乎是掀开被子的一瞬间,空调的冷风就迎面呼呼地打在他身上露在外面和没露在外面的地方,尤其是背后已经被汗浸湿了,凉快得鸡皮疙瘩起一身。

——冲动是魔鬼啊。

缩起了身子左脚踩着右脚的拖鞋一瘸一拐地往衣柜走,黑色镜面反射出自己狼狈又虚弱的模样,他想起前段时间在网上看到自己的照片,自己都觉得自己瘦了不少,这两天多吃了点肉又长回来一些。不赶通告的时候自己过得怎么样可真是一览无遗,头发也乱糟糟,又胡子拉碴的,一点儿也不像自己歌迷眼里那个天真可爱的形象。

真成了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了。

没时间顾影自怜,赶紧拉开了衣柜门,入眼的是一片花花绿绿开心的颜色,一眼扫过去都没什么衣服适合现在的情况,看到最边上有个黑色袖子露出来,想也没想就拿了出来。浴袍脱下来已经湿透了,估计再焖一会儿得馊,嫌弃地把浴袍丢在一边,套上了那件刚拿出来的黑色t恤。

几乎是在皮肤接触到衣服料子的一瞬间,眼泪就积聚在了眼眶。

套衣服的动作尴尬地停在一半,衣服上的味道撞进他鼻腔里,头又晕了一些。

那是王嘉尔上一次来,留在他家里的衣服。

而“上一次”,是三个月之前了。

03.

僵硬地把衣服穿好,本来鼻塞得闻不到什么味道,现在偏偏通气得跟没事儿人一样,那些熟悉却久远的往事随着这衣服上残留的味道一起冲进他的脑海。

张伟又像来时一样狼狈地逃回被窝里,把被子拉得很严实,面朝着天花板,愣是任着顶灯明目张胆地晃他眼睛,这样就能找个借口,澄清此刻他的眼泪是出于生理原因了。

自欺欺人是不对的。

感冒还没那么严重的时候——就是临近晚饭的时间,他还只是有点流鼻涕的症状,以为是哪里的灰尘进了鼻子,也就没当回事儿,他刷微博看见了王嘉尔代言百事的宣传片了,他的发型,脸型,他跳的舞,他做那个什么武术动作时候收尾的姿势,还有他现在已经能把音调都校准的普通话,一切都变得陌生。

原来他还会滑滑板啊。
张伟偏着脑袋想。

刚上来的情绪马上被一个大喷嚏给打断了,满心燥热,他怨念地抬头看着自家空调,恶狠狠地拿起遥控器又调低了一度。

这段时间一直没有见面,怎么说呢,没时间,没机会,没缘分。说白了,两个人本身就不是一条道上的,处的不是同一个江湖,到哪里找相知的秘笈去?

一眼万年这种浪漫的说法已经不适合他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王嘉尔的,也根本没觉得这件事有多重要,有多值得费他两块钱的脑子。

可人家王嘉尔在意。

不知道中了什么邪,突然一天就开始追他屁股后面问:“哥你喜欢我吗!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有多久了啊哥!”

这种语气老让他想起路边儿那些发小广告的,拦着你就一个劲儿问:“有兴趣了解我们的产品吗!就一下下!不耽误时间的帅哥!”

一模一样。

秉承着不麻烦别人也不委屈自己的原则,大张伟选择敷衍了事。小朋友嘛,哄哄就是了。

“喜欢喜欢喜欢啊,嗯,喜欢啊,什么时候…那你得问你妈,你什么时候出生我什么时候喜欢你哈哈哈哈哈,这都是德斯特尼的驱使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王嘉尔去了他家,第二天他醒来屁股疼,俩人就没联系了。

总给他一种,挨了分手炮的感觉。

唯一留给他的,就是这件黑t恤。

04.

怕是在刚刚下去换衣服的那一阵子时间,感冒演变成了发烧,看起来还有愈演愈烈的势头,受不住闭上了眼睛,可呼吸声越来越重,整个房间一点儿声音没有就听见自己的呼吸声了,要死不活的。床边放的餐巾纸都快被抽完了,咳嗽还是一阵儿一阵儿地往上涌,感觉肺已经冲到胸口,蓄势待发地要往外蹦。

咳嗽完就哼哼,这大半夜都不知道找谁给自己送点儿药来,想喝点儿热开水,滚烫滚烫那种,把咳嗽的劲儿压一压,但想了想自己的冰箱,满层甜水儿,很快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这要是搁在从前,王嘉尔能把他当重症病房的患者伺候。

哪儿还要自己下床找衣服穿,他估计能在换衣服之前拿热毛巾把自己身上的汗都给擦得干干净净的,然后会不眠不休地给自己换降温的冰毛巾,为了自己跑到外面去买药,然后扶自己起身给自己喂药,再把自己放平躺好,在自己额头上亲一下,说“哥我看着你睡,别担心,没事的。”

妥妥的偶像剧男主角没跑了。

可现在,自己就跟条被浪打到岸上快干死的鱼一样,呼哧呼哧睁着眼绝望地等待死亡降临。

要真是这样,那他可太不是东西了,临死之前脑子里竟然想的不是把自己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爸妈,而是一个小屁孩儿。

罪过啊。

伸手拿过手机,熟练地输了王嘉尔的生日解锁——是上次不知道什么时候王嘉尔逼他加了个锁,自己一直懒得搞这些东西,王嘉尔却说这个重要,没得弄。

通讯录里一个能用的人都没有,定眼一看时间,嚯,都两点多了。

这下可真得自己熬着了。

喝酒脸红,生病也脸红。那是不是同理可得,喝酒壮胆,生病也壮胆呢?

大张伟滑到王嘉尔那一栏,备注是“王嘉尔老师Ꮚ˘̴͈́ꈊ˘̴͈̀Ꮚ⋆✩”,上次录完大侦探改的,本人表示很满意,自己也挺开心。

停在那一栏很久,久到手机屏幕黑了又亮了,亮了又黑,反反复复好几次,终于是下了决心。

“王嘉尔,我在家,发烧了。”

05.

王嘉尔最近很忙。

有新的综艺在筹备,公司那边的演出从来都没有断过,还有即将在大陆出售的solo新专,行程被塞的满满当当,没留给他喘气的机会。

每天都得忙到凌晨三四点才能休息两三个小时,马上又要去赶第二天的行程。

所以收到短信是非常,十分,极其出乎他的意料的。

本来在核对音轨,手机响了以为是什么广告信息,自然而然地瞥了一眼。就这么一眼,看到信息的那一刻简直觉得自己是在做梦,颤抖着手输了0831解锁,一再确认短信是张伟发来的,二话不说就打的去了他家。

坐上的士之后才开始抱怨自己的冲动,就带了手机,还是快没电的状态,也不知道他要不要见自己,这么三个多月的时间一直没见面会不会很尴尬。

司机先生显然有点犯困,一连打了三个哈欠,王嘉尔又一本正经地对他说:司机哥哥,不要疲劳驾驶,记得睡觉。

嗯,司机先生被这句“哥哥”吓得瞬间清醒不少。

“小伙子,这么晚打的,去干嘛呀。”司机揉揉眼睛,开始出租车司机与客人套近乎流程里的交谈第一步。

“去…见个人,他病了。”王嘉尔仔细斟酌了言辞之后说。

“女朋友啊?”

“算是吧。”

司机看王嘉尔欲言又止的样子,没忍住笑出了声,“年轻人,我一看你就是和女朋友吵架了的,这个时间去看人家女孩子,又不是去医院,是不是她告诉你她病了啊?”

“诶哥哥你怎么知道!!”王单纯非常激动,有如见到神算子。

“哈哈哈,我是过来人了,吵架没事,要看吵完之后怎么解决问题对吧,人家女孩子都告诉你她生病了,就是很好的缓和矛盾的借口嘛,好好把握!年轻人!”

短暂的聊天给了王嘉尔莫大的勇气,尽管三个多月的时间两个人如同失联,但说实话,对张伟的喜欢一直都是只增不减,哪怕这次去他已经不喜欢自己了,也没关系了。

带着司机刚绕远路买的退烧药,王嘉尔伸手敲了敲门。

06.

短信显示对方已接收,然后张伟就开始后悔了,越想越后悔,总觉得自己这种行为属于直截了当的邀约,要不是因为自己真的是病到没辙,这种行为就可以直接分类到约/炮里面了。

后悔就后悔吧,满脑子又都是担心害怕,万一他已经睡了怎么办,那第二天自己已经熬过来了他才看到信息得多尴尬?万一他看到信息当作没看到怎么办,那自己岂不是要一个人咬牙熬过今天晚上?万一他回信息说不愿意来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就这么握着手机握到出了一手汗,手机都差点滑下去。

他听见了敲门声。

敲了几次之后,还听见门外传来的王嘉尔的声音,“哥我来了,你睡了吗?”

睡你奶奶个头。

拖着疲惫无力的身躯光着脚去开了门,以非常尴尬的形式见了面,没想到王嘉尔见到他的表情竟然这么惊讶,是自己太帅了还是怎么的?努力把已经死机的脑子重启用了用,发觉到自己现在是穿着他的衣服站在他面前。

诶卧槽,还是继续让脑子死机吧。

“你别多想,我是,我是随便扯了一件…”一张口就是心虚地解释,不过王嘉尔没给他继续掩饰的机会,在看到他是光着脚站在冰凉的地板上,并且空调开到了二十四度制冷的那一刻,脑子里的怒气大军就迅速集结,吹响了冲锋号。王嘉尔一把抗起了还在组织语言的大张伟,用脚带上了房门,把人摔在床上塞进被窝里,转身关上了空调又烧上了热水。回过头坐在大张伟床边,一脸严肃地盯着他。看他眼神闪躲拼命往被子里缩,就把他拽出来,他再缩,他再拽…

极度令人难堪的场面以水烧开了作为结束,王嘉尔倒了杯热水呼呼地吹成微微有些烫的程度,扶他坐起身,把药递给张伟,看着他吞下药,再把他放平,看他躺好了就打算关灯离开。

被一把拉住了。

07.

大张伟用尽力气扯住了王嘉尔的衣角,眼泪汪汪地看向他。

“别走。”

感受到王嘉尔的僵硬,但还是死活不肯松手,怕一松手,他就再也不会回头。

王嘉尔慢慢地回过身来,扶着额头深深地叹了口气,又重新坐在床边,伸手去摸张伟的脸颊,擦去他肆意的泪水。

“好,我不走。”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谁都不知道下一句该接什么。

王嘉尔本来是想看着大张伟睡着就走,现在看来,他是不会乖乖闭眼睛睡觉的了。

“你为什么不理我。”大张伟问。

“没有不理你啊。”王嘉尔说。

“那你为什么不找我。”大张伟又问。

“你也没有找我啊。”王嘉尔回。

非常尴尬且没有营养的对话。

“你过得很好吗王嘉尔。”
“我看你有代言上综艺还要发专辑。你为什么老脱衣服,你一脱衣服歌儿就唱得特别好听,你跳舞怎么这么好看,你还会滑滑板啊,我都不知道,我原来也想学来着,我太笨了学不会,还老摔跤…”
“你看起来过得很好,王嘉尔。”
“尤其是和我分开之后。”

大张伟边讲边哭,开始王嘉尔还拿着纸巾给他擦,但他一直躲,还越哭越凶,王嘉尔也不知道怎么办。

只好拿嘴堵住了他的嘴。

满意地看他闭上了嘴一脸被强/奸的表情,王嘉尔开了口。
“我过得不好。”
“离开你之后,每一天都过得很糟糕。”
“我反倒觉得,分开之后你看起来很快乐,综艺一个接一个,合作的人都喜欢你,你看起来也喜欢他们,他们抱你你也不会拒绝,甚至会主动抱他们。”
“相比之下,我每次抱你你都看起来不那么开心。所以我,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我从开始就误会了什么,我委屈你了…”

一层一层窥探着彼此的内心,总算是有这样一个绝好的机会让彼此都坦诚地吐露心声,也没白费这么久不见面的日子。

结论就是两个傻逼明明彼此相爱却硬是分开了这么久都死撑着不主动开口。

王嘉尔不忍心看他掉眼泪,俯下身吻他耳朵,张伟不乐意,问他为什么不像刚刚一样亲嘴,他说为了不被传染好照顾他。
张伟就马上不好意思了。

张伟其实真的挺感谢这次这么久的分别,这种类似分手的冷战能给他足够的时间扇自己巴掌,让他去反思自己的作为,让他意识到自己有多过分,也能让他认清自己有多爱王嘉尔,有多离不开他。

未来还是会有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两个人确实走的不是一条路,可只要不是平行线,就一定会有相交的时候,总能遇见的不是吗。

之前王嘉尔问的那个问题,他大概知道答案了,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呢,在他第一次发“哥,我想你了。”的时候吧。

08.

第二天一早,大张伟就醒了,看着床头放着的粥和小菜,边上还留了个纸条,写着

“哥,我还有行程先走了。”
“我爱你。”

大张伟的病好了。












评论(12)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