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er

/

重来

最近这里有些荒凉 心里也是
所以花了一晚上的时间写下这篇
部分出自王家卫先生的《春光乍泄》
希望嘎尾一切都好

配合bgm:prologu-钟定一 食用更佳




00/

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春光乍泄》

01/

刚认识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喜欢旅游。后来熟悉了,知道他工作真的很忙,忙到我跟不上他schedule的那种程度。所以我们都空闲的时候,我便带他去了彼此都向往的Iguazu瀑布。

我记得他那时候很开心。
非常真实的,有风吹过来的时候他愿意迎着风笑,身上的卡通T-shirt呼啦呼啦地摆动,要不是我们因为没油被迫停靠在荒凉的路边,他真的就像是动画片场景里的人物了。

他竟然没有因为耽误行程而发脾气。
只是耐心地等待能帮助我们的过路人身处援手,绕着车子转,偶尔对着自己的影子笑,偶尔过来牵我的手。

我记得我偶然一回头,他正好站在远处背着手盯着我看,歪头的样子特别可爱,对视的一瞬间他笑了,然后朝我摇摇晃晃地小跑过来,踮起脚揽过了我的脖子,紧紧地搂住了,又侧头吻了我的脖颈,奶声奶气地说没关系,咱不着急。

只是。
这些值得一辈子珍藏的回忆,现在在我的脑海里,暂时是没有颜色的。

我知道我们是不一样的性格,不一样的为人处事,他嫌我冲动,却爱我耿直,我嫌他总委屈自己,却爱他大度宽容。

总的来说,我懂得我们能在一起,是因为互补,非常明显的,像太极那样。

我一直以为我跟他哪里都不一样,原来寂寞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一样。

其实我和他一样,睡眠都很浅,因为公司要求,没有办法,长年累月这样下来,变得跟老人一样了。但他或许一直都不知道这件事,有时候去见朋友的时候还跟他们嘲笑我睡得像死猪一样,我在旁边有点挂不住面子,也就笑笑作罢。

想过告诉他这个秘密,但慢慢发现,凌晨三四点偷偷起身,不开灯就点着烟靠在阳台窗户边上的他,是我唯一能见到的真实的张伟。

他知道我不喜欢他抽烟,在我面前就尽量克制,和他提前打招呼说要回国见面,他就会在来见我的前半个小时喷一次香水。
可他忘记了,接吻的时候口腔里存留的尼古丁还是散发着不听话的味道,味道太浓的时候我就会故意咬他的下嘴唇,意料之中地看见他睁开了双眼瞪我,我看向他,他马上就虚心地闭上了眼睛,讨好似的舔舔我的嘴巴。

现在我站在Iguazu瀑布旁边,突然就明白了尼古丁的好处,真希望手边能有包烟,麻痹了我的痛觉,尽管我不会抽烟,能呛到我落泪也是一样的疗效。
毕竟我现在,一滴眼泪也哭不出来。

02/

我又失眠了。

昨晚录节目到凌晨,好容易在酒店能休息会儿,可躺了没多久就醒了。

刚才好像梦到了谁,想不起来,算了,管他呢。
久远的记忆莫名在半夜三更将我拉进漩涡里,挣扎许久无法脱身。

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在很晚的时候爬起来抽烟,大概三四点,因为那时候的北京很安静,再晚个俩小时,就是一片猩红了,所有人都急急忙忙不知道为什么,或许他们知道要去哪里,但他们一定不知道自己这么费力气是为了什么。

那时候就觉得活着累,没意思,觉得害怕,为什么自己还在夜里这样对着窗外胡思乱想而不是去挣钱。

我知道他偶尔会醒来偷看我。

好歹比他多活那么多年,我当然知道这些,他不和我说为什么,就让他看吧,毕竟也看不了一辈子不是?且看且珍惜。

我很早的时候就想过我们分开的原因,想了千千万种,模拟无数次尴尬的场景,我觉得我一定会很难过,但真到了那一天,那一刻,好像一切都是理所应当顺其自然就必须要发生了一样。

我还是没去成lguazu瀑布,没有那么向往,但因为当初说好要一起去,所以加倍向往,没去成的话,也就加倍失望,加上回忆的侵蚀,折磨我到生不如死。

现在还成,总有另一样东西能填满心中缺失的部分,我用工作来麻痹自己,很幼稚,但有用,他能让我快乐,钱也能。

我一直不是很愿意去承认,我到现在还很想他,尤其是坐在床边的时候,轻瞥一眼,仿佛还能看见他躺在床上偷偷看我的样子。

现在也是,这一刻,很想他。

03/

lguazu真好看,所有方向的水流都顺着各自的流向朝下倾倒,却总是汇聚进一个巨大的漩涡,像是有一个隐形的调酒师同时将许多酒混在一起的样子,缠绵悱恻。
我突然觉得好难过,我始终认为站在这儿的应该是两个人。

我们没有生在同一个年代,却活在同一个时代,一个残忍的,近乎暴虐,却时而带来温煦的日光的时代。

我们没法时刻去沐浴阳光,便在对方身上汲取温暖。

只是半途上出了些问题,他丢下了我,我抛下了他罢了。

喜欢他那段时间,跟他接近得多,我就什么也听不到,只听见自己的心在跳,他一定听不到,因为他从未回应过我。

忘记是什么时候他喝醉了,本来我明令禁止他喝酒,他身体不好,怕他疼,平时走路像小孩子一样磕磕碰碰,总有一些小伤口,我心疼他,不愿意让他被内伤外伤同时折磨。

可他那天实在是…太…太像妖精?就这么形容吧,我找不到合适的词。我把酒重重地放在桌子上,表示我不同意,他就俯下身在我的耳边蹭,应该是察觉到我一瞬间的僵硬,忍不住偷笑起来,咬住我的耳垂一边又想吐露些什么心声,可惜我一个字都听不真切,我们拥抱,接吻,他竟邀请我共舞,我笑着问他会不会,他娇嗔着要我教他。

在房间里,一步一步,踏过了时间的路,却到达不了他的内心深处。

他含了口酒,有些微醺,却执意传染给我,迫切地寻找着我的嘴唇,然后迫切地喂进去,红酒的香气萦绕在唇齿之间,我眯着眼睛看他,他满脸是泪,却对我傻笑着。

我也许是醉了,也许没有,只是心里很难受,堵得慌。

他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表情,我不明白,我越来越搞不懂他,却越来越害怕他要离开。

一切,都如履薄冰。

04/

那千万种境况里,我唯独没考虑过这种--太爱了才分开。

我喜欢自由,很小的时候就为了自由而叛逆,长大了为了自己而叛逆,现在活得越来越没有棱角,环境不允许我叛逆,我以为和他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叛逆,没想到他要束缚着我,像对待笼子里的鹦鹉,熏陶渐染地逼着我按照他的想法活着。

可怕的是,他并没有察觉。

他不让我吃汉堡,油炸的,叫我吃蔬菜。不让我太晚睡。不让我吃太甜的。和他在一起不能吃辣。

不让我和别的男人有任何接触。

你知道,热恋期的人对这些条条框框是非常着迷的,因为这是深爱的证明,这是痴情的筹码,只是越往后,这些东西就越不值钱,反而成了负担。

我们少有碰面的时间,刚在一起的时候就少,但能接受,后来因为生活环境的原因,机缘巧合错过了许多次能长期见面的机会,他有些丧,我更丧,可我得安慰他,告诉他还有下一次机会,可我知道,这个圈子哪来那么多为你准备好的机会,争取不到也就没了。

他接着去发展他的事业,我依旧守着自己的一方天地,我会遇见许多人,会和许多人有来往,会交际,但他不允许。

他生怕我和谁有肢体接触,生怕我和谁留了联系方式,生怕我在他面前不经意间提起了谁。

可我觉得他并不是害怕失去我,只是为了,为了什么呢,我也说不清楚,可我越来越觉得他无理取闹,觉得他自私。

所以我愿意故意在他面前提起别的男人,愿意在节目上和别的男人有接触,他知道了,就会把我关在家里,拿走我一切可以对外通讯的设备,拿走我的琴,夺走我的一切。

所以在我眼里,他是近乎病态的王嘉尔,我丝毫回忆不起任何他会变成这样的征兆,也懒得做这些无用功。

我知道他爱我,爱得深,爱得令我无法呼吸。

只是我承担不起,我选择离开罢了。

05/

很多事情我都没有告诉张伟。

比如喝酒那天,我知道他醉的彻底了,就将他抱到床上去睡,那之后,我一个人在阳台哭了很久。

我知道他要离开我了。
我却无能为力。

我知道自己对他的约束太多,我却没办法控制自己,我从来都没有一个具体的尺度去衡量自己和他之间的关系。

他看起来并不爱我,我是说,大多数时候,我总在想,是不是换一个人遇见他,对他好,用不要脸的态度粘着他,他就会爱上这个人。是不是其实,换了谁都可以呢。

我常常想到这里就停止,我做不到不爱他,只好加倍努力地去爱他。

我也明白自己做错了,但不愿意回头,也回不了头,我希望他能理解我,或许有一天。

可我们最终还是意料之中地走向了尽头,我没资格去后悔,我有些累了。

再比如,其实我接到过一些电话,像是商量好的,他们在张伟的手机里留下联系方式,再打电话给我,问我关于他的事情,大致意思是想要追求他——我们没有公开过,所以我的愤怒有了源头,没忍住回嘴的后果就是被录了下来,成了永远的威胁。

这些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代价不过是自由,我没法选择去哪里工作,也没法推脱任何一项被安排好的工作。

所以我难过的时候,除了见不到他,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觉得自己活得窝囊,我的价值观人生观本不是这样的,只是遇见他之后我突然成了一个卑微的人。

我离开了lguazu。

06/

我是在酒吧遇见jackson的,我来lguazu旅游,带着录音机,要把我的朋友和我自己所有的不开心留在lguazu的漩涡里。

遇见他的时候他手里攥着一瓶酒,迷乱的灯光打在他脸上,映出几条泪痕。我走过去坐在他身边,他拿着酒瓶的手立马往回缩了一下,警惕地瞥了我一眼,我告诉他我在这里的原因和目的,聊了没多久他便敞开了心扉,我明白了他的苦衷,也清楚地看见了他的伤心,我说你可以把不开心录进我的录音机,我到时候会一并留在这里,我劝他回家,我告诉他,他们一定还会在一起,彼此深爱着,怎么能就这么放他们背道而驰。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jackson已经离开了酒吧。

我答应过jackson把他不开心留在这里。我不知道他昨天晚上讲过什么,可能是录音机坏了,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有两声很奇怪的声音,好像一个人在哭。

我来到了lguazu。
lguazu的迷人我无法形容,看到的一瞬间我就知道,那些不开心的事要是留在这里,一定会被卷入万丈深渊,我的朋友们一定会幸福。

还有jackson也是,他们一定会幸福的。

07/

从酒吧出来之后,我沿着公路走了很久,好想走到了当初一起来的那个地方,就是被迫停在路边的那个地方,太阳微微升起,我好像又看见站在那里朝我笑的他。

大概是那一瞬间。

我终于明白,他为什么那么开心在外面走来走去,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有个地方让他回去。

我突然想通了,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小孩子闹别扭的行为,他不愿意被我管着,所以跟我滞气,无论是和别的男人接触也好,互留微信也好,都是为了做给我看,为了让我明白他在不开心。

因为爱我,所以并不在第一时间离开我,而是给足我机会,我却…

想通的那个时刻很痛苦。

发觉自己的愚蠢原来超过自己的理智,发觉自己的爱原来对他来说是这么沉重的负担,发觉彼此的轨迹之所以无法汇集是因为自己太过执拗,发觉原来爱他是这样幸福的一件事,原来一直被照顾的不是他而是幼稚的自己。

我愿意抛下一切去寻找他。

初见的时候我说we only live once,他摇头,可后来某个节目上他说you only live once,现在想起来,被珍惜的那个人,是自己。

他对我的爱并不浮在表面,埋得深,深到我触碰不到,还以为是不存在。

可我做了这样过分的事,要到哪里去寻他?
哪怕我找到了,他还会回到我身边吗?

远处站着的人好像他的身影。
看来我是真的喝醉了啊。

08/

昨天不知怎么的,想要去喝酒。

本来说好和他一起去lguazu,中途闹掰了也只好作罢,可愁绪要怎么理清呢?既然古人都愿意借酒消愁,便效仿一下吧。

好巧不巧地坐在他身边,我拼命克制住自己的情绪,看他拿着一瓶洋酒不停往里灌,也不说话,眼睛无神地望着前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一会儿他身边就来了一个男人,和他攀谈起来,他好像还有点醉,往我这边缩,我怕他发现,就往外闪躲。

他可真是傻,没多久就把一切都告诉了这个才认识没半个小时的陌生人,只是有些事情好像从他的角度来看,我们都没有错。

爱情啊,本来,就是一厢情愿。

他说的这个过程一滴眼泪都没留,想是在讲别人的故事,这让我很烦,我以为他会边说边流眼泪,他应该过得比我颓才对,现在反倒是我一直走不出来了一样,妈的。

那人拿出录音机给他,叫他把想说的录下来,然后起身走了。

他盯着手里的录音机看了很久,终于按下了开关。

一个人可以假装开心,但声音就装不了,仔细一听就知道了。

他说的什么我听不清,只是到最后,他好像哭了。

我马上起身离开了那里,迎面撞见的服务生问我需不需要纸巾,这我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我一下子明白这段感情里没有谁对谁错,我和他都用自以为正确的方式对对方好,只是都没料到,不合适的方法只会徒增烦恼。

lguazu他大概是去过了,可我好想和他再去一次,我回到了当初被迫停靠在路边的那个地方,回想当初那个甜蜜的吻,要是能重来,就好了。

09/

我分辨不清到底是我喝醉了看见幻象,还是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我看见远处那个像极了他的身影摇摇晃晃地朝我走来,蹲在我面前凑过来吻我,他好似说——

“王嘉尔,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评论(17)

热度(55)